微信直播

WCLC 2017专访 | Dr. Luigi Ventura:要把在上海市胸科医院进修学到的宝贵经验传播到意大利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张开平
关键词:

编者按:10月15日-10月18日,WCLC 2017大会在日本横滨隆重召开。会议间隙,AME有幸邀请到上海市胸科医院胸外科的意大利帕尔玛大学医院进修医生Luigi Ventura(图1),为我们分享他在方文涛教授指导下总结的入选WCLC 2017上的壁报研究和在中国进修的心得体会。

人物聚焦:Luigi Ventura

Luigi Ventura, MD (Thoracic Surgery)

Thoracic Surgery, Surgical Unit, Department of Medicine and Surgery, University Hospital of Parma, Parma, Italy.

Dr. Luigi Ventura is a Resident in Thoracic Surgery at the University Hospital of Parma. After graduating from Medical School at the University of Parma, he spent one year of Internship Training Post Degree in the Thoracic Surgery Unit and then, he started his Residency. 

Currently, he is a Clinical Fellow at the Shanghai Chest Hospital under the guide of Professor Wentao Fang.Dr. Ventura’s work is focused on Thoracic Oncology and on the surgical treatment by minimally invasive approach. In this period, together with Prof. Fang, he is study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VATS lobectomy and phrenic nerve injury.

He is member of SICT (Italian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ry), iMig (International Mesothelioma Interest Group), ETOP (European Thoracic Oncology Platform), IASLC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Lung Cancer. 

图1. Luigi Ventura医生(左)与AME 编辑在其WCLC 2017会上的壁报处合影。

Ventura医生来自意大利帕尔玛大学医院胸外科, 目前在上海市胸科医院方文涛教授处做访问学者。此次WCLC 2017大会上,Ventura 医生有关肺手术后膈神经损伤、题为“Phrenic nerve injury after lung surgery: an underestimated problem”的研究入选了大会壁报。这项壁报是其来到中国后,在方文涛教授的指导下完成。在壁报交流现场,笔者看到对此项研究感兴趣并与Ventura医生交流的国际同行非常多。采访中,Ventura医生向我们介绍了这项研究的主要成果,并分享了他来到中国,来到上海市胸科医院做访问学者的收获。

图2. Luigi Ventura医生(左二)与AME编辑们在WCLC 2017会上合影。

团队协作出成果:

胸腔镜下肺叶切除术后膈神经损伤被低估

计算术后膈肌抬高比例可实现简便判断

Ventura医生强调,肺癌手术中的膈神经损伤(无明确膈神经切除或损害)是胸外科医生都了解的情况,但由于有关肺癌手术的膈神经损伤相关研究较少,并且用传统方法并不容易做出明确的膈神经损伤诊断,所以目前许多医生对于手术中是否出现了膈神经损伤其实并不知晓,也对肺癌手术中它的出现占比情况不了解。

Ventura医生表示,他非常感谢方教授提点他要对这个问题予以重视并且指导他完成了研究。这项研究无论从设计、患者招募还是数据收集,都是在上海市胸科医院胸外科进行的,也都是和方教授团队成员一起完成的。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专业优秀的团队,这项研究是不可能完成的。

这项研究的目的是找出一个容易可行且确切的方法诊断膈神经损伤,然后评估施行了胸腔镜下肺叶切除的肺癌患者膈神经损伤的比例及影响。

研究发现,可以通过计算术后膈肌抬高的比例[(术前肺尖到膈肌的高度-术后肺尖到膈肌的高度)/ 术前肺尖到膈肌的高度]x100%来对胸腔镜下肺叶切除术患者膈神经损伤进行简便判断。另外,术中不经意的膈神经损伤被低估了——753例接受了胸腔镜肺叶切除的肺癌患者中,56例(7.4%)患者有膈神经损伤。再者,统计分析发现,膈神经损伤可能与患者术后肺功能显著下降有关——膈神经损伤患者FEV1、FVC、DLCO的下降比例明显高于没有膈神经损伤的患者。

与上海市胸科医院方文涛教授结缘的故事

问及Ventura医生因何与方教授结识,Ventura医生毫不掩饰他对方教授的崇敬。大约在2年前的欧洲胸外科医师年会上,他见到了方教授。之后回到意大利,他开始搜集有关方教授及上海市胸科医院的资料,但当时因为两国语言完全不同,得到的信息比较有限。后来在他帕尔马导师Luca Ampollini教授的帮助下,Ventura医生终于得以了解比较详细的情况。

说到这里,Ventura医生略带自豪地提道,当时不只他一人想来方教授这里进修,科里好多医生都想来,竞争其实挺激烈的。他谦虚地称“可能因为方教授看到我想来学习的愿望最为强烈吧,他对我们都很亲切欢迎,特别是我”,最后只有他一人获得了来方教授处进修的机会。

在上海市胸科医院胸外科进修的收获

Ventura医生表示,他将在上海市胸科医院进行为期一年的进修,目前已有半年余。刚开始时,由于两国生活方式、工作模式、语言不同,一切对他来说都不太容易。但随着渐渐熟悉,他开始喜欢上上海这座“在这里什么都能买到”非常现代化的城市。更多的,是他可以在这里向方教授学到很多东西,“我需要有像方教授这样优秀、比我经验丰富许多的前辈来指导我进步”。

谈到这半年多的收获,他表示,这半年多的进修改变了他许多,也正在并将继续改变他的人生轨迹。现在,他的想法和来之前有了很大不同,他的手术经验、学术背景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他用“I am another person after this 6 months”来形容这半年。

他在对上海市胸科医院的印象里提道,这是全世界最大的研究中心之一,如果你想要取得进步,无论是手术水平提高,还是面对未解决问题的态度和思维,那么你就应该来上海市胸科医院。他认为他的这段进修经历可能从一个人几十年的生命里会显得并不那么长,但却为他整个职业生涯奠定了重要基石。

进修结束是另一个开始,要将在中国学到的东西带给意大利同道

Ventura医生充满斗志地向笔者介绍了他回到意大利后的计划。一方面,他表示,回到意大利后,也仍会和方教授保持交流,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继续取得更多进步。

另一方面,Ventura医生打算改变自己的手术风格,并且也将致力改善他们科室的手术风格,“我会努力把我在方教授这里获取到的新想法传达给我在意大利的团队伙伴们。在意大利,我们的想法和观点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包括指南、手术方式等等,我希望将中国的观点和经验与意大利的进行整合,达到一个对患者最有利的结果。我在这里获得了非常宝贵的经验,我相信我能做到将两个国家、中心进行整合,不仅是手术层面,还有临床层面”。

另外,上海市胸科医院胸外科中心的水平非常非常高,Ventura医生很希望向他在意大利的同事和朋友们介绍上海市胸科医院,推荐他们也来这里学习。

最后,Ventura医生表示,接下来会继续努力,“step by step, little by little”,争取做出更大的贡献。


采写编辑:张开平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