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WCLC 2017专访 | David Ross Camidge教授:勇于探索未知,认清问题关键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编者按由国际肺癌研究协会(IASLC)举办的第18届世界肺癌大会 (WCLC)于2017年10月14日至18日在日本横滨召开。是次学术盛会云集来自100多个国家、7000多名从事肺癌研究,临床工作,预防和控制等领域的国际专家。会议内容极其丰富,主题众多,是肺癌研究领域中最大规模的学术会议。值此盛会,AME编辑们诚邀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David Ross Camidge教授进行此次访谈。

人物聚焦:David Ross Camidge

David Ross Camidge,医学博士、胸肺内科医师、教授,现任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胸肺内科学系主任,研究领域专注於肺癌的研究和治疗。他曾担任多个国际性临床试验的课题组长。至今,他在JCO、JTO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著名医学期刊发表了超过150篇文章。

众所周知,Camidge教授是国际知名的胸肺内科专家,我们都对他成为胸肺内科医生的原因很是好奇。他回想在苏格兰爱丁堡当实习医生时,遇到过很多肺癌患者,他们都对自己以往的吸烟陋习而导致肺癌感到懊悔不已,所以他很想从事有关方面的研究和治疗,希望能广泛地帮助肺癌患者。此外,由于他曾修读分子生物学,故他能够结合自己对患者的关心和对科学求真的精神,专心致志地从事肺癌研究以帮助更多的病人。

在访问当中,Camidge教授亦乐于分享他对PD-1和PD-L1的看法,包括生物标志物对抗PD-1/PD-L1治疗、一些在非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使用PD-1和PD-L1该注意的地方以及非小细胞肺癌(NSCLC)治疗的最新发展等,相信定能使读者们有所裨益。

在访问的尾声,当Camidge教授谈到对年轻医生的寄语时,他指出医生们应勇於成为一个开创者、冒险家。“你们可以成为第一个去发现新事物的人 。也许它会是用药後一些难以察觉的副作用或是一个前所未见的疾病。我们必须相信自己,去证明自己确信的事情。我们从孩堤时代起脑海便不断浮现形形色色的问题。遗憾地,在短暂的一生中,我们无法为所有问题配上答案。我们要反问自己该问题的合理性和关键性。 若果你能找到一个合理、重要和有解决方案的问题,经过反复验证后,改变世界的可能就是你。” 其实这个态度不仅仅适用于医生,更是我们为人处世之道。

现场答疑

  1. You are a world-famous thoracic oncologist. What made you decide to become a thoracic oncologist? 

  2.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immunotherapy, which of the targets, PD-1 or PD-L1, is better in your opinion?

  3. What are the current biomarkers used to predict patient’s response to anti-PD-1/PD-L1 therapy?

  4. During the process of NSCLC immunotherapy using PD-1/PD-L1, what adverse events should physicians be aware of?

  5. What are the latest advances in NSCLC treatment? And how do you see the future of it?

  6. What’s your advice to younger physicians who would like to engage in the field of thoracic oncology?

如欲了解更多详情,欢迎点击观看采访视频:


采访编辑:Brad Li,  AME Publishing Company

写作编辑:Mike Cheung,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剪辑:麦雪芳,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