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访学意义的联想:论伊比利亚现象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毛旭华
关键词:

15、16世纪,位于欧洲西南面伊比利亚半岛上葡萄牙、西班牙相继由达伽马、哥伦布开辟了前往东方与美洲的航线,从而一跃成为当时的世界强国,并在教皇的授权下力求瓜分世界,这就是伊比利亚现象。

为何是人口百万级的弹丸小国,西班牙、葡萄牙完成了这一壮举,而非欧洲大陆其他更有国力的国家最先开辟出新航线?这一伊比利亚现象产生的原因值得分析与回味。

一 

  伊比利亚现象

论“祸福倚伏”的动态变化

“祸兮福所倚”,当时的欧洲大陆正在战争,东西方贸易的利润也被途中的伊斯兰国家所把控,葡萄牙、西班牙由欧洲往东发展的意图不能实现,所以伊比利亚半岛只能转而往海洋寻求发展,并且该意图有被迫的成分。也正因为两国有当时的困境,才有了孤注一掷以小概率搏高收益的决心,并最终获得成功。

对照我们自身,在发展的过程难免存有不利因素,同时也应知晓“祸福倚伏”存在这动态变化,努力开拓探寻,就有将暂时的不利转变成成功的背景。

论对财富的渴求

达伽马开辟的东方航线从印度半岛运来了巨量的香料,哥伦布从发现的美洲搬走了成吨的白银、黄金。新航线的开拓与使用,说到底也是种权限与技术的垄断,占领新航运航海技术的制高点就能享受相应的垄断利润,这体现了开拓者对财富的渴求。

当下,发达国家的技术水平与我们相比存在势能优势,他们处于上游,我们处于下游。通过访问,很多访学人能够较好地掌握对方的领先技术。我们走出去,学成归国的新技术,即可让自身立于国内技术的高点,技术优势就自然带来收益,而受益的大小与技术高低成正相关,这是新的“财富掌握”。

论多元化的推动力

哥伦布在计划往西开辟新航线时首先求助葡萄牙,被拒绝,又求助了英、法等国,都遭拒绝,但最终说服了西班牙,资助了哥伦布,继而完成了伟大的美洲发现之旅。试想,如果当时的欧洲是个大一统的欧洲,比如还是罗马时代,大一统的欧洲拒绝了哥伦布,他是否还有其他的支持力量来帮助他实现目标?我想,美洲怕是会迟些被发现。由此推出,为何大一统的明王朝,最终否决了郑和再下西洋,从此再也没有人有机会远航,曾经的帝国走向衰落。

所以,推动前进的力量需要多元化,需要兼收并蓄。东方学习背景的学者也应该去西方进行多背景学习,广纳异见,博采众长,才能增加自身进步的动力源。

论企业家式的开拓精神

郑和下西洋更多的是政府行为,不以盈利为目的,缺乏航海者个体的推动力。当国家对高额的远洋成本变得不堪重负的时候,就增加了被否定的概率。而达伽马、哥伦布是以盈利为前提的远航,有着较强的个体天然动力,所以他有持续的动力,当其成功开辟了新航线的时候,这其实也实现了个体收益与国家获利的重合。

对照当下的海外访学,访学经历提升了访学者的个人能力,如科研能力、管理能力、业务能力及思辨能力。这显著地存在个体收益,而个体收益同时提升了访学者所在科室、单位的水平,就继而体现出了个体与集体的双价值。所以,访学中必然含有着企业家式的进取之心。

伊比利亚现象中的插曲

当葡萄牙开辟了东方航线,为何没有一鼓作气再发现美洲呢?在哥伦布寻求援助的时候,首先是向葡萄牙寻求帮助的,但最终被拒绝。当时的葡萄牙被东方航线的带来的巨额收益所满足,既然眼下足够成功,为何要再冒险去承担在新航线建立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高风险呢。而对于葡萄牙的邻居西班牙,看着对方享受着应开拓进取带来的技术与权限的垄断利润,就暗暗下定了决心,由此,哥伦布及其西班牙被载入了史册,那一刻葡萄牙成了失落的背景。那当西班牙也因西航线带来巨大利润时,是否也会步葡萄牙的后尘呢?这就是,祸兮福所倚的另半句,福兮祸之所伏。

现在全球最强大的国家是谁?美国、中国。那当年称霸世界的伊比利亚双雄哪去了?当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被英国打败后,世界的霸权就由葡萄牙、西班牙移交给了英国,最后又由英国转到了美国,继而消失在世界的中心舞台。那在伊比利亚半岛陨落中,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又对我们的学习与交流有何指导意义呢?

  体量的优势与谦虚之心

伊比利亚半岛的国家体量小,世界中心的变迁呈现出这样一种特征,先有百万级人口的西班牙、葡萄牙成为世界中心,而后给予人口千万级的英国,最后过渡到人口亿级的美、苏,那往后呢?人口十亿级国家只有我们和印度。我们是否能成为领航者,这还需要时间来证明。但对于我们,仍应时刻保持谦虚、进取之心,努力学习他人的长处。生活在祖国土地的我们应该是幸运的,要珍惜和平发展的机遇,中国快速崛起,让世界震惊。但同时我们也不应该忘记历史的教训,只有做一位谦虚好学、居安思危的学生,才有机会做一个高水平的老师。

合理消费、正确追求

无节制的消费、资源转化用错了地方,葡萄牙、西班牙从航海大发现中获得了巨量的收益,流入的财富,也带来了较高的通胀,所以两国从国外进口了大量的奢侈品,消耗了巨量的资源,而这些资源原本应该投入国家建设,进行资本积累的。这一现象造成的恶果就是,当国家的财富被消费掉,本国的生产建设还是在原地踏步,这使得两国失去了优先完成工业革命的机会,自然就成就了英国。

对于我们,启发之处就是应该适当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应注意积累与合适的资源转化,就像“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那样,满足了这一层次的需求,就应该往上一层级跃进,访学人员都是相关行业的佼佼者,更应做则为榜样,不能固步自封。

后发优势与华为困境清楚认识

当葡萄牙、西班牙开辟了新的航线后,他们就位于队伍的最前面,后面的国家就具备了一种优势—后发优势,只要循着他们的足迹,就可以到达那被发现的大陆,也能赚取利润,这样葡萄牙、西班牙的建立的权限与技术优势就面临了竞争,同时,葡萄牙和西班牙也陷入了另一境遇—华为困境,建立新的技术优势会面临巨额的试错成本,葡、西两国已经步入了不辨方向的无人区,前方没有了对照,就如同现在的华为公司。

所以,出去访学人员,就如同跟着伊比利亚双雄后面的尾追国家,具有后发优势,前路明确,但是终究我们在实现弯道超车之后,也会如同当年的葡萄牙、西班牙一样,面临一种华为困境,这是访学人员必须认识到的。

结 语

伊比利亚现象的前半章,伊比利亚双雄开启的波澜壮阔的航海大发现运动,弹丸的小国克服了自身的劣势,用勇于开拓的决心完成了角色的升华,值得我们学习,但是在故事的后半章,葡萄牙与西班牙因为主客观的多因素,错过了更进一步的机会,值得我们反思与考量。

我们的国家、自己的故事,正处在崭新的一页上,书写新篇章的我们应富有信心、勇于开拓、注重学习与交流,善于积累,时间终会给我们机会。

国家的兴衰受多因素的影响,因为篇幅有限,仅是从一个小小的视角有感而发,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也许只要多一份虚心,多一点兼听,多一些交流,我们的国家将会更美好。


作者:毛旭华,宜兴市人民医院

责编:江苇妍,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