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记忆总是历史,我们更期待未来——记2017 WCLC《聚焦肺癌精准医学:专家面对面》专刊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10月16日下午,日本横滨,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天气冷得不同寻常。从世界肺癌大会(World Conference on Lung Cancer, WCLC)主会场到AME展位所在的Hall B,要穿过一个半露天的空中平台,即便是走路风风火火的医生,也需要在风雨中步行5分钟才能到达。

大约2时起,AME展位便陆陆续续迎来了本次《聚焦肺癌精准医学:专家面对面》专刊的受访专家。尽管在这次大会上他们各有职责和任务,无法在这停留至发布会开始,但他们仍穿过风雨来到展位,与新鲜出炉的专刊一起拍照留念,提笔写下对AME及本次专刊的寄语。

图1. 专刊受访专家来到AME展位与专刊及AME同事合影留念并写下对专刊的寄语,从左至右,从上至下依次为吴一龙、张力、SpringKong和谢聪颖、简红、马克威、李峻岭、陈元、范云、周清教授

图2. 国内外专家对AME及专刊寄语

3时半,发布会准时开始,早早已经来过展位的上海胸科医院简红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李峻岭教授百忙之中去而复返,与本次特刊的客座主编,西班牙巴塞罗那巴达洛纳Germans Trias i Pujol医院加泰罗尼亚肿瘤研究所癌症生物学和精准医学项目主任、首席科学家Rafael Rosell教授一起参加了发布会。

会上,Rosell教授为专刊发布致辞:“本次特刊融汇了中国各位专家对医疗系统、医学组织、发展规则的看法,他们致力于让这个国家的医学发展的更好,使更多人远离疾病。”并在随后的手写寄语中表示,特刊展现出了人类为延长生命和提高癌症可治性所做出的努力。同时,简教授和李教授皆对本次专刊给予了高度肯定。李教授多次表示,专刊远超他的期待,让他非常感动。

图3. 《聚焦肺癌精准医学:专家面对面》专刊发布会现场(第一排左一为RafaelRosell教授)

随着发布会完满落幕,这个“不一样”的项目落地了,一种新的合作模式也宣告诞生。

源起

“这一次,希望能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因为AME出版社社长兼创始人汪道远的一句话,趁着WCLC之势,我们决定来一点“与众不同”。

中午简餐的半小时,是AME出版社上海办公室负责人王三花为这个“不一样”最初争取到的时间。要在半小时内说服合作伙伴跟我们合作,就必须要把握住他们的真实需求。他们需要一个具有创新的活动,建立与专家之间的联系,而科研和学术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这,正是AME的优势之所在。

“AME的愿景就是在中国和国际间建起一个桥梁,把中国医生推向国际舞台。我们以内容为王,用国际期刊来承载优质内容。这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希望通过这次项目所能达到的目的。”汪道远表示,“在中国和一些英语非母语的国家,语言是科研论文撰写与发表的一大障碍,导致很多成果和工作无法得到及时发表,从而难以得到其应有的重视。因此,我们希望通过另外一个方式,从另外一个角度,对临床一线专家进行深度访谈,把中国专家在肺癌研究及诊断治疗领域的实践、思考和智慧凝结成文,让各国同行都能看到中国在肺癌精准医学领域取得的成就,希望能够带给同行以思考与启迪。”

以AME创办的第一本杂志——Journal ofThoracic Disease(《胸部疾病杂志》,简称JTD)为平台,以英文专刊形式,在国际大会上发布,这种从未有过的形式打动了他们。合作伙伴用“新鲜感”描述了整个项目带给他的感觉。“这对专家来说是一次回顾,在这样一个国际学术平台上,也可以给专家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于是这个强强联合的项目开始了,以世界肺癌大会(WCLC)为契机,定位中国肺癌领域专家,来一场面对面的深入访谈。

约见

这次项目囊括了AME海内外10个办公室,项目部与编辑部联动,到访济南、长春、北京、西安、上海、杭州、南京、温州、南昌、武汉、广州11个城市,专访16位国内肺癌领域顶尖专家。

“这是AME第一个比较大型的跨区域跨部门项目,但从接受任务到完成,我们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AME出版社社长助理黎少灵是这次项目执行的具体负责人。

时间是最大的挑战。项目涉及到约访谈—现场深度采访—整理采访稿—跟专家确认稿件-—安排翻译英文—编辑校对—客座主编审核稿件—英文稿定稿—排版—proof校对—上线—印刷等整个流程,需要在一个月内全部完成。然而当时正值国内外会议高峰,预约时间紧,单就与专家确认采访时间这一项就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

AME北京办公室策划编辑王仁芳还记得第一次踏进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肿瘤科主任胡毅教授办公室时那“胆战心惊”的场面。胡教授见面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不是十分钟的采访吗?”然而,那几页纸的采访预案最少也需要一个小时时间。胡教授听后当即摆手道:“没有那么多时间,事儿真的太多了。”王仁芳边暗怕胡教授真的只给10分钟采访时间,边努力平复心情,抓紧时间开始采访。最终,按王仁芳的话说,她们“死皮赖脸”地成功“抢占”了胡教授的时间,顺利完成了采访。结束时,连胡教授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聊了两个小时。

而南京办公室的科学编辑王嘉慧对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刘安文教授的采访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刚与刘教授碰面,她便率先把厚厚一叠资料递给了王嘉慧。原来,刘教授根据早前发给她的采访预案,事先已经把答案准备好,方便我们后期稿件整理。王嘉慧原担心采访会因此而很快结束,但刘教授仍然耐心地回答她的提问。在轻松愉快的交流中,采访持续了近两个小时。在采访后记中,王嘉慧写道:“聊天中,刘教授的严谨敬业、对患者的用心、对医学的热爱,以及刘教授对父亲的浓浓深情,无一不感动着我们。深耕医学,推动学科建设,造福患者,刘教授一直在路上。”

图4. 部分采访花絮照片,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分别为谢聪颖、陈元、张贺龙、李峻岭教授

撰稿

每一位编辑从采访到成稿,平均只有3天时间,要在短时间内完成高质量文章,除了加班赶工,别无他法。拿到初稿后,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马克威教授感慨道:“嗯,我会保存下来,毕竟我也有人物传记了。”成稿的质量也远超广东省人民医院周清教授的期待,她看完稿件后,开心地发了一条微信语音给负责专访她的科学编辑何朝秀:“哎,朝秀,写得很好。”当得知稿件还将翻译成英文后,她还担忧地表示:“我觉得这个中文写得这么好,不知道英文能不能也表达得这么好。因为我觉得这中文确实写得太好了,我自己都想收藏一份。”听到周教授这一席话,何朝秀顿时觉得这几天的加班加点都是值得的。

周教授的担心,黎少灵也早已考虑到。从确认采访时间到成稿已经花费了大半个月时间,留给翻译到英文定稿的时间只剩下10天左右,而翻译却偏偏是一个急不得的工作。

16篇中文稿件,108241字,10天时间。为了保证翻译质量,AME悉尼、香港、台北三地办公室的科学编辑“临危受命”,担起了这个重任。

这是一场斗志斗力的紧急战斗。据香港办科学编辑Brad Li介绍,在保证高质量的情况下,他每天大约只能翻译2000-2500字,完成一篇稿件平均需要3-4天。除了自己的任务,他还要负责review同事的翻译稿件,修正语法错误,修饰英文表达,细究一篇稿件也需要约一天时间。周末连续加了两天班,他才终于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任务。

什么样的翻译才是高质量翻译?台北办的科学编辑施童伦表示:“主要还是紧扣‘信雅达’原则,真实、流畅、文雅。”在翻译过程中,首重对全文的理解,秉持“不悖离原文、表达像英文、写成篇好文”这三个原则去翻译。对他来说,晦涩的医学术语与陌生的医疗学术机构是一个难点,不仅要一一查阅,保持翻译准确,还要注意表述顺畅,不能出现“中式英文”。

悉尼办的科学编辑Bella Poon则在翻译中感受到了中英文写作上的差异。她表示,翻译时要还原中文原文的文采是一项挑战,如一些对专家形象及风度的描写,如果逐字逐句直译原文,成文并不符合外国读者的阅读和表达习惯,难以让外国读者产生共鸣。

翻译是挑战,更是一种享受。唯一遗憾的,便是时间的限制,让他们难以对稿件进行更精细地打磨。但有时候,遗憾,也是一种对未来的期望。

图5.  WCLC会场AME展位上的《聚焦肺癌精准医学:专家面对面》专刊

待续

当读过16篇稿件后,合作伙伴感觉项目的成果远在他的意料之外。“最终的反响比我们想象的更好,因为我们开始想象的只是单纯对新进展或者学术方面的访谈,跟我们之前理解的其他媒体采访一样,只不过是更专业一点,以英文形式呈现。但是最终做出来的要更加的人文化,所以这个是超出我们预期的。”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你们的执行还是比较快的,动作很快。项目很赶,访谈又特别深入,需要的时间和精力是需要你们全员配合才能做得到。”但他觉得还是有不甚完美的地方,“不过这个更多是因为时间仓促的原因,所以我也不存在遗憾了。”

对王三花来说,这个项目的结束标志着一个新模式的诞生,不过是链条中最开始的那一环。未来,这种新型的访谈模式还将继续开展下去。随着每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定位不同的侧重点。这次是肿瘤内科,下一次或许会是胸外科,是MDT,逐渐涉及肿瘤的全流程;这一次亮相WCLC,下一次或许便在ASCO,在ESTS,在AATS。每一个项目间都将相互交映,把经典的理念与新兴的模式串联起来,延绵不绝,最终形成一个整体。

 “这次访谈中,16位肺癌领域专家谈古论今,聊诊疗,讲科研,说教学,讲述自己的成败得失,讨论最新的科研进展,分享自己的观点和态度,笑谈困难与阻碍,立体地展现出了中国医生独有的形象特点。或许,在分享中,一些专家提出的观点还没有循证医学依据,一些预测判断还无法得到数据支持;或许要在一二十年后,在看到某篇最新发表的科研成果时,大家猛然想起这本特刊,翻到里面某些专家提出的观点,恰好与之一一印证,才能得到最后的对错答案。”汪道远社长在给《聚焦肺癌精准医学:专家面对面》专刊的序言中如此写道。

“我们中国有那么多那么好的医生,有那么好的资源,要运用AME的力量把他们推出去,让世界见证中国专家对医疗事业的贡献。”他表示,这正是AME开展这一系列项目的终极目标,也是我们永恒不变的追求。

正如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在对专刊的寄语中写到的那般:“记忆总是历史,我们更期待未来,JTD永远和大家在一起。”

图6. 吴一龙教授亲笔写下对专刊的寄语

图7. 本次WCLC AME参展同事合影


采访:廖莉莉 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成文: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特别鸣谢:感谢Rafael Rosell教授、每位受访专家、本次项目合作伙伴、社长助理黎少灵、上海办公室负责人王三花、北京办公室负责人廖莉莉及每位参与本次专访项目的同事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