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消化系统肿瘤放疗规范和靶区定义》主编王维虎:用挑战丈量生命的价值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董杰
关键词:

10月13日,《消化系统肿瘤放疗规范和靶区定义》一书于“第八届肿瘤精准放化疗规范暨全球肿瘤放疗进展论坛(2017)”举办期间正式推出。

随着多学科综合治疗模式的广泛开展,放疗在消化系统肿瘤治疗中的作用获得同道的广泛认可,也一定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共识与争议共存的年代,肿瘤治疗的规范性参差不齐。

《消化系统肿瘤放疗规范和靶区定义》一书,基于目前肿瘤放疗的指南、规范、共识以及临床研究进展,集系统性、实用性、指导性于一身,对住院医师的规范化培训、年轻医生的系统化培养、放疗医生的专业素养提升,均具有深远意义。

作为该书的主编,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主任王维虎教授有着怎样的医路故事?今天,就让我们走进这位医者。

“越是难做的事就越有意义,就越想挑战,越能在努力拼搏后享受到成功的喜悦。”

“没有艰辛,没有挑战,如何体现价值所在?”

“我喜欢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奔驰的感觉,一旦出发便不能停下来,甚至不能慢下来。停下来或慢下来,就会被后面的车超越。不进则退,想原地踏步是不可能的,不努力就是退步。”

……

在对王维虎的采访中,发人警醒的话语时时可见。这些话语绝非朋友圈中泛滥的“鸡汤文”,而是王维虎教授27年从医生涯的真实写照。

从“学霸”到放疗科医生

“从事放疗后,越做越热爱。”  

在王维虎求学的当年,能够被医科大学录取的,都是尖子生。作为全年级排名前三的王维虎,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如其所愿,他成功考取了西安医科大学(今为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在专业选择上,与大多数学医的男生一样,外科是浮现在王维虎脑海中的第一选择。

然而,与西安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今为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放疗工作者的几次偶然交流,在王维虎心中埋下了放疗的种子。在他们眼中,放疗是门技术性很强的学科。“技术性越强意味着专业性越强,在未来的工作中挑战就越大,也就越能体现出医生的价值。”

那时肿瘤发病率较高,但总体上肿瘤的治疗有效率低,国内肿瘤治疗水平与整个国际水平相差甚远。西安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家综合医院,其放疗科在全国有一定影响力。王维虎在耳濡目染中,对放疗投去了“芳心”。

1991年毕业后,王维虎被分配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疗科工作,此前埋下的种子在这里生根发芽,经过二十多年的阳光、风雨润泽,成长为一颗茁壮的大树,枝繁叶茂。他曾先后到日本、美国研修学习,主持多项省部级科研课题,并获中华医学科技二等奖和北京市科学技术三等奖……

王维虎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农民的儿子”,可以想象,在医学奋斗之路上,他付出过比常人更多的努力。

随着放疗工作的逐渐深入,王维虎对于放疗的热情也愈加深入。在自己技术水平不断提高的同时,也会有越来越多未知的事物等待着去探索。“作为肿瘤专科医院的医生,如果我们不去努力、不去创新、不去回答这些未知的问题,谁去做这些工作?”在王维虎心理,探索未知、解决肿瘤患者的疾病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从主治医师到主任医师

“我这个人骨子里只要认准的事情就会坚持去做。”

2003年,王维虎晋升为副主任医师,开始独立管理患者。此时,他陷入思考,自己今后的定位在哪儿?“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这样一个好的平台上,如果不能做点事的话,我觉得愧对了这个平台。”怀着满腔的斗志,王维虎决意挑战肝癌的放疗,而这也成为他医学生涯中的重要节点。

然而,挑战肝癌绝非易事,当时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鲜有人开展肝癌的放疗,难度可想而知。过硬的技术和患者来源成为摆在王维虎面前的两大难题,但王维虎就是有股不怕困难,不服输的劲儿。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为了解肝癌,王维虎从阅读大量文献开始。同时,由于大部分肝癌患者在外科和介入科治疗,王维虎便向外科和介入科同仁学习,了解他们的进展及存在的问题,努力寻找肝癌放射治疗的“切入口”。

对于肝细胞肝癌,介入治疗是手术治疗以外应用最广泛的手段。由于大多数肝癌由肝动脉和门静脉双重供血,而介入治疗仅阻断肝动脉供血部分肿瘤,存在门静脉供血肿瘤的残留。因此,是否可以通过包括放疗在内的综合治疗来提高疗效呢?

王维虎进行了尝试,通过认真细致地确定治疗范围、治疗剂量,一位介入治疗后、原发肿瘤16 cm大小的III期肝癌患者,完成放疗后病变显著缩小,转氨酶下降,逐渐恢复正常的生活。

这位成功的病例为王维虎建立了自信,使他攻克肝癌的道路更加坚定。探索的道路总是充满荆棘与坎坷,面对质疑声,他说,“对于目前的现状,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我为什么不去搏一下呢?为什么不带患者去努力一下呢?”他暗自努力,用确切的疗效来打破质疑声。

王维虎认为,医生对自己从事的领域有深入的了解,同时也熟知本专业的不足,通过多学科协作,可以充分地利用其他学科的进步来弥补本学科的不足。唯有如此,才能整合整个行业,使患者得到当下最佳的治疗。

通过不断的总结和提升,如今在肝癌治疗中,王维虎已有相当的建树,带领团队在肝癌治疗中做出大量开创性的工作。如通过介入治疗联合放疗,提高患者治疗率和生存率;手术联合术后放疗,使无法进行根治手术的肝癌患者,取得与根治手术同样的效果……

“不同的人生节点其实有不同的难点和不同的喜悦。但不管怎么样说,一路走来,真心感谢患者对我们的认可,感谢兄弟科室对我们的支持。”因为肿瘤治疗需要多学科充分的协作、充分的信任,王维虎心存感激。

从医科院肿瘤医院到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来到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要将这些年深深刻在骨子里的优良品质更好地传承和发扬,在这片优渥的土壤中,进一步提升。”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是全国知名的肿瘤医院,放疗科亦是全国优秀的放疗中心,引领着全国放疗行业的发展。在这座享有盛誉的医院,王维虎工作和生活了二十多年,骨子里深深烙印进了这里的精神

今年年初,王维虎从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调到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离开后,促使我更多地去思考、去认识它的优点,愈加觉得宝贵。”

在医学实践上,它是数代人努力的结果,从最早的谷铣之教授,到后来的殷蔚伯教授,余子豪教授,徐国镇教授,再到如今的李晔雄教授,代代主任都是佼佼者,打造了放疗科优秀的团队和优良的传统。他们从专业能力,到为人处事,都令人称赞。

对于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为其提供的发展平台,王维虎倍感珍惜。他立志将优秀的文化进行传承,使整个团队形成积极向上、不断学习、追求卓越的氛围,打造技术上领先、有文化涵养、团结向上、懂得感恩的团队,尊重科室每位成员,充分挖掘每个人的优点和闪光点。

做全国放疗领域的引领者——这是王维虎对科室的定位,并使每位成员牢记自己的使命与责任。“别人做不了的我们能做,别人能做的我们要做得更好,这样才能与肿瘤专科医院的地位相匹配。”

如何实现?创新必不可少,王维虎说,“这就好比盖一座大楼,要想比别的楼高,就要打好地基。”他开展调研,征询大家对科室未来发展的意见;筹建电子图书馆,提出阅读文献的基本要求;鼓励医生参加多学科查房、参加国内外的大会及培训,与国际最新进展接轨……各项工作如火如荼地展开。

王维虎认为,创新不易,创新是个系统工程。对于同一位患者,不同医生的治疗策略会有不同,而这个差异恰恰是需要我们交流、思考、讨论的地方,或是开展科研的地方。通过开展科研,积累数据,明确哪种方案是最佳方案,这也是创新的过程。

他努力为大家营造创新的土壤,创新的文化。在他的团队中,不分年资,任何人只要有想法,就可以设计研究,当PI来执行。方案一经科室通过,便会以全科的力量来推动项目完成。

 对话 • 王维虎 

寻找疗效好和毒副作用轻的平衡点

AME:临床上对于放疗是否存在一些误区?

王维虎:我始终认为误区是不存在的,如果有误区恰恰说明做得其实并不好。对于放疗科医生,包括其他专业的医生,努力的方向无外乎有两点,第一是更好的疗效,第二是更轻的毒副作用,但往往这两点是矛盾的,医生想要平衡好这两点非常不易。

放疗在肿瘤治疗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很多人仍会对放疗的疗效和安全性提出质疑。因此,回到我们的原点,规范很重要,对于该治疗的范围,放疗剂量要给足,不该治疗的范围,要充分保护。找到疗效好和毒副作用轻的平衡点,为每位患者提供最佳的治疗。

学会感恩

AME:您多次强调要感恩患者,为什么?

王维虎:成为一名好医生,首先要做一个好人,要学会感恩。感恩时代给予我们这么好的条件,使我们能够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人生轨迹。

感恩患者,正是因为有不同患者的存在,才让我们有了认识和治疗不同疾病,提升自我技术水平的机会。医生的成就感,所拥有的十八般武艺,均得益于患者的信任,为医生提供的机会。甚至我们在做科研时,在做学术交流时,虽然患者不在我们面前,也要感恩患者。

在当前医患关系紧张的环境下,我们更要强化这一点,要站到患者的角度思考问题。“我们要多想想,在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一名患者的情况下,他内心的复杂、挣扎。”所以,从言谈、举止、治疗、疗效的评价、毒副作用的预防等方方面面,都要多为患者着想。在患者困难时,医生的一句安慰,都可能使医患关系多一份和谐。

与患者融为一体

AME:每次出门诊,您看每个患者的时间都不短?

王维虎:那当然。要详细为患者解释,不要只关注看了多少患者,量只是让人有一个时间的概念,量的概念。重要的是给多少患者解决了他的实际问题,这才是本质所在。要尽自己所能,把患者的问题解决好。

AME:现在您还是习惯要去病房看看患者?

王维虎:那必须。不管我多忙,还是患者自己有一些难处,门诊治疗过的患者,一周必须要找我看一次。这一次要看什么呢?通过询问患者蛛丝马迹的变化,包括血象的变化、肝功能的变化、症状的变化等,在恰当的时候为患者进行相应的治疗。

患者治疗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副作用,不到一定程度患者一般不会说,但是一名真正好的医生要预见可能出现的副作用,提前预防,为患者做出处理。而非出现严重的并发症时再想如何去治疗,这样不仅治疗效果差,还会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

AME:有一些患者,离开医院后不来复诊了,您可能还会打个电话?

王维虎:这是我的另一个习惯,一件事做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完全与患者融为一体,成为好朋友。每当疲劳时,或坐车时,我就会想想哪个患者很长时间都没来?经常发个短信问问近期的状况。有时还会主动加患者微信,或者把自己的电话留给患者。

言传身教

AME:这么多年,哪些老师令您印象深刻?

王维虎:我们整个人生过程要不断地去学习,不断思考,才能有进步。殷蔚伯主任曾经教导,“要把你的知识覆盖、推广到整个肿瘤中心,带动下面一批人去进步。”当时的我年资尚轻,未能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经过二十几年的实践,我逐渐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深刻内涵。一名医生不仅要自己做得好,将自己的技术和理念推广出去也非常重要。

李晔雄主任治学严谨、大气包容的心态,渗透到我的骨子里。当了主任后,我也成为了老师,在平常生活中关心团队成员的同时,我也特别注重言传身教。学无止境,一路走来,收获丰硕,要感谢的也很多。

想对年轻医生说的话

AME:对年轻医生您有哪些话想说?

王维虎:我不认为目前的医疗环境阻挠了对医学行业的选择,从医27年,我始终认为医学行业是社会进步最需要的行业之一,也是社会非常尊重的行业,不要因为别人一些暂时的不理解,就放弃对理想的追求,要充分大胆地去学医。

从事医学要比别的行业付出更多的艰辛,但艰辛其实本身就是自身价值的体现。没有艰辛,没有挑战,如何体现价值所在?这听起来似乎有点矛盾,但恰恰因为有矛盾、有难点,才要去努力,攻克了它不就是收获吗?

选择了一个领域,不要因为暂时的不知名,或受到挫折,就停止对理想的追求,只要经过充分思考和论证,认为这个行业可做,就要坚持不懈地做下去,不轻言放弃,就一定会有收获。

要敢为世人先,有敢闯禁区的决心和担当,才能真正地在某个领域深入探索,才能不断地去前进。医学不可能一蹴而就,尤其在患者面前,我们要敬畏生命,要有担当,才能不断地推进整个行业的进步。


 

专家简介

王维虎,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主任。擅长于腹部肿瘤的放射治疗,尤其在肝癌的临床及基础研究方面有相当的建树。

先后在日本、美国研修学习。

发表论文100余篇,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国外和国内核心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

主持省部级科研课题多项。

获中华医学科技二等奖和北京市科学技术三等奖。

担任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肿瘤防治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放射肿瘤治疗学分会肝癌放疗学组候任组长、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青年委员、中国老年学会老年肿瘤专业委员会肿瘤放射治疗分委会常委。北京市肿瘤治疗质量控制和改进中心专家委员会专业委员。


采访编辑:廖莉莉 AME Publishing Company 

写作编辑:董杰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剪辑:麦雪芳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