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文

WCLC 2017特刊 | 王哲海:才不近仙,德不近佛,不可为医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黎畅 刘
关键词:

WCLC 2017 特刊

聚焦肺癌精准医学:专家面对面

古希腊神邸的门楣之上刻着“认识你自己”的箴言,开启了人类探索未知的欲求。人类对于自身的认识,从未停止步伐,一如医学对于恶疾研究所铸就的一座座丰碑所见证的那样。在WCLC 2017启程之际,AME科学编辑走访十余位中国肺癌专家,进行会前深度访谈,记述一群抗击肺癌冲锋陷阵的战士们,他们如何醉心于研发最新的武器,探索未知的敌营,奉献毕生精力不磋。他们或追思既往,予告诫;或微析当下,予鼓励;或构想未来,予倡导。邀赏此刊,与中国学者来一场赤诚相对,在共鸣与碰撞中掀起激烈的思维风暴,对酒当歌,是为人生之几何。

他没有距离感,儒雅的气质让我倍感轻松;他没有豪言壮语,亲切的话语让我倍感温暖;他没有太多的誓言,实际的行动让我倍受感动;他是在平凡岗位上的一个平凡人;他,就是山东省肿瘤医院的王哲海老师。

王哲海

王哲海,山东省肿瘤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促会胸部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化疗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抗癌协会老年专业委员会肺癌分会常委;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医师协会常委;中国医师内科培训专家委员会常委、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CSCO肿瘤营养治疗专家组成员;中国CSCO骨转移专家组成员;山东抗癌协会常务理事;山东省抗癌协会肺癌分会主任委员;山东省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抗肿瘤药物专业组组长。中华肿瘤防治杂志副主编,国际肿瘤学杂志、临床肿瘤学杂志、胸部肿瘤学杂志(中文版)编委。

肺癌治疗:争速度,讲全面,求精准

癌症患者与病魔的斗争是在争分夺秒,“早”是每一位患者和医生都努力追求的。肺癌的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是目前肺癌诊治的重要准则。“时间对于我们的病人来说太重要了”,王老师近些年一直倡导“三早原则”,“任何一个环节的抢先都可能挽救他们的生命。”“但实际上这些年“三早”的推进也着实不易”,王老师叹了叹气,“这需要我们整个社会的共同努力,无论是医疗工作者,政府,媒体,还是民众,都需要加强这一意识。”                         

近十年肿瘤诊断的发展和靶向药物的运用,使得精准医疗逐渐成为主导肺癌治疗的新思路。谈到精准医疗,王老师道出了他的独特见解:“肿瘤治疗是一个综合性的治疗理念,而精准医疗只是肿瘤治疗大范围中的一种治疗形式。我们一定不要因为所谓的精准治疗而把其他的治疗手段忽略掉。”这一见解改变了我这门外汉对于精准医疗的片面认识。

为了让我更好的理解这一概念,王老师做了更详细的阐述:“从治疗原则来讲,我们首先要强调综合治疗的原则。对于一个EGFR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来说,我们能只通过一种靶向药物就将化疗、放疗等手段彻底抛弃掉吗?显然是不能的。因此,综合治疗的大原则是不变的。但是应该强调的是,不同的治疗手段在治疗过程中的所扮演角色的重要程度不同。面对EGFR突变的患者,靶向药物的治疗效果就是比化疗要好,当只有一种取舍的时候,很显然我们将权重放在更有效的靶向治疗上。”

王老师还强调,基于综合治疗的原则,综合诊断的方式也越来越多的应用到患者身上。通过分期诊断、分子诊断、基因诊断等诊断方式,设计全面而精准的治疗方案,不同治疗手段是同时性的联合应用还是顺序性的联合应用,都要因人而异。

TPI类的药物与化疗的先后应用顺序是多数肿瘤科临床医生都会遇到的问题。以EGFR敏感突变晚期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为例,到底是先化疗,还是先用靶向药物,到现在为止,其实都并没有一个标准的临床研究。

对于这一问题,王老师提出了他的看法:“我觉得有两个理念需要关注:第一点,靶向药物是我们目前非小细胞肺癌EGFR敏感突变当中最重要的治疗手段,我们需要保证病人能够把这个最有效的办法用上去。因为肿瘤的治疗同抗生素的用法不同,抗生素的使用从低级到高级,但抗肿瘤治疗一定要把最好的方法优先应用。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这类病人,首先选用靶向药物,是有其共识的合理性。第二点,从综合治疗的角度出发,不同的治疗方式都给病人用上效果会比单一治疗效果要好。先用化疗药物的同时也必须保证患者有机会用上靶向药物。这两点的核心和关键在于要明确靶向药物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EGFR敏感突变患者最有效的治疗手段,具体的先后应用顺序,一定要因人而异,对症治疗。”

说到靶向药物,就不得不提起第三代靶向药物奥希替尼,作为目前唯一治疗EGFR T790M突变阳性转移性的非小细胞癌药物,其问世到临床的使用,给不少携带这一基因突变、且TKI治疗无效的转移性非小细胞癌患者带来了福音。

王老师从事肺癌内科研究工作三十多年,见证着肺癌治疗的飞速发展。奥希替尼的上市,王老师更是感触颇深:“最初我们只能单一使用化疗药物,而现在在一代、二代靶向药物耐药了,我们还可以研究出第三代,还可以控制患者的病情,使其生存期得到明显的延长,这个研究方向是患者的希望。”由此可见,精准医学这条路,是一条充满曙光的大道。只要不断的研究,就能够持续的走下去。

王老师谈起专业知识就滔滔不绝,不仅对癌症治疗的理解入木三分,还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怠”,王老师扎实的医学基础和高超的医术就是“学”与“思”结合最好的体现。

人才培养:才不近仙,德不近佛,不可为医

癌症的诊治不能只依靠一两家医院,山东省肿瘤医院从去年开始就开始关注并开展“区域医疗联合体”的工作。作为山东省肿瘤医院的副院长,王老师十分注重这一项目。在他眼中,医院是一个个团队,每个医院各自独立又相互联系,而“医联体”的开展,正是将同一区域内的医疗资源整合在一起,优劣互补,将资源最大化,为更多的百姓解决看病难的问题。山东省肿瘤医院同各个地级市、肿瘤中心、肿瘤科开展了不少合作,包括肿瘤普查、人才建设、远程学习交流等方面。医联体这一合作模式,对当地医生的科研和治疗水平的提高,大有裨益。“相信在国家的支持和我们的努力之下,能够早日将医院资源整体化,让更多的医生和患者受益。”

同多数前辈一样,王老师对于肿瘤领域年轻医生的培养十分重视,“无论是哪个行业,所谓的竞争,最终都是人才的竞争”。相比于人才引进,王老师认为人才培养更有其优势性,从2015年开始,肿瘤医院就开始实施‘十百千’人才建设工程。每年在医院内通过公开考试,选拔十名优秀的医生派到美国学习和进修。

王老师更强调要培养年轻人自身的素质和能力:“我希望他们首先要有‘医德’。如果没有责任感、没有慈悲心,是永远也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其次,要有‘医术’。要积极的追求新知识,主动的加强对外学术联系,不断的开阔自己的视野,不做一个‘井底之蛙’。第三,年轻医生需要合理、正确的平衡科研和临床的关系。科研需要做,但临床经验的积累也非常重要。尽管我们到了循证医学的时代,但是医学固有的内涵是经验,只懂纸上谈兵的医生,在医学之路上寸步难行。”

“谈到年轻医生的培养,我就不禁想到在我还是年轻医生的时候,于金明老师对我的从医之路的深刻影响。”三十多年的浓厚师生情使得王老师在聊起他的恩师时,更健谈起来,“在他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于老是我们省肿瘤医院的院长,在他的领导下,医院这十几年发展快速。在美国的进修使得他时刻保持敏感的学术嗅觉,我们现在提到的精准医疗,于老在1996年就已经提出过,虽然和现在的概念不完全一致,但在理念上已经很超前了。于老现在即便当了院士,对工作、对学术的追求,依然孜孜不倦。”作为于老的学生,王老师话语中满是藏不住的自豪和感激。

 所谓“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便是于院士和王老师毕生所追求的目标,也是这些前辈对年轻医生的殷切期待。

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王老师的整个学生时代都是一枚“学霸”,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是学习委员。从小养成在学习上钻研、一丝不苟的习惯使得他在医生这条道路上走的越来越远。时光荏苒,天驹过隙,转眼间王老师已从医30多年,他从一位普通医生到主任医师、再到副院长,职位发生变化,可他坚持学习的好习惯始终没有丢弃。王老师的办公桌上堆满了书籍,不仅仅是专业知识相关的书,也囊括了很多与史学、哲学、佛学、道学相关的书。我很好奇为什么王老师喜欢看和佛学、道学相关的书,王老师笑笑说:“工作这么多年,面对无数绝症病人,作为医生,调整好心态是非常重要的,读这些书可以平缓我的心情,将自己放到世界万物当中,就能对生死的理解更加深刻,也能更好的面对我的病人。”

2004年王老师获得世川医学奖学金并赴日本东京都病院进修学习。回想起那段时光,王老师收获的并非仅仅是学习了多少先进的知识,还有整个视野的开阔。“到日本留学,好像突然之间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的很多观念和想法经历了碎裂、重塑。”王老师皱了皱眉,“之后,我成长的很快。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但对我的整个人生有很大的帮助。”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这句话用来形容王老师再合适不过了。这段对话结束后,我才恍然明白王老师身上散发的那股严谨考究,儒雅淡然的气质是从何而来。

生命,是一树花开

2007年王老师的病区来了一个小姑娘,名叫赵静,安静的静,人如其名,温婉安静。“这个孩子非常的优秀,曾进入全国优秀大学生60强,到边远山区支教过一年,毕业就留山东师范大学任教。也就是在这一年,她被查出来了肺癌晚期。”王老师叹了叹气,“当时接诊的时候,她已经两侧肺转移,没法进行手术,只能采取化疗或者维持性的治疗。我们也请了北京的专家过来会诊,但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我们无计可施,从发病到去世,只有八九个月。”

2008年的春节,病区里的病人大都回家过年了,但赵静却坚持留在病区里继续治疗。“她画了几幅油画,把这幅油画就留给我了,当时我还记得她说:‘王主任,我对自己的病情非常清楚,很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这幅画是我专门给您画的,您一定要留着,无论多少年我都希望您能留着。’”十年过去了,但对于王老师来说彷佛依旧历历在目。

这十年,无论王老师的办公室搬到哪,这幅画都会被他放在身边,完好无损。它像一面镜子,时时刻刻提醒着王老师,要心系患者,努力挽救每一位患者的生命。

采访过后,我在这幅油画前驻留了很久很久(图1)。金灿灿的相框,淡灰色的背景,黄色的花篮里画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大红色的,金黄色的,粉红色的,紫红色的,在绿叶的映衬下越发的生机勃勃。缤纷的色彩里饱含着她对生命的希望和热忱。

透过这幅画,我放佛看到了这个女孩在同病魔抗争,在同疼痛斗争,在同时间赛跑的那些日子,也看到了王老师和医务工作者们在病房里来回奔波,为竭力挽回她的生命而付出的辛苦和努力。

有一种专业叫力求极致,有一种追求叫浅行静思,有一种牵挂叫心系患者。人之初心,在于不断的回归,在医学这条路上,王哲海老师找到了自我,找到了目标,越走越坚定。

图1

 对话 • 王哲海 

  • AME:AME Publishing Company

  • 王老师:王哲海

AME:近些年来提倡癌症防治的“三早”原则,您认为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呢?

王老师:癌症的防治离不开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我个人认为,至少应该从四个方面入手。首先,医疗工作者要将“三早”的要义领会,并在工作中得以实践,向周围的人宣传,身体力行这件事情。第二个方面,应该是我们的政府,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政府应该对癌症普查投入更多的支持,加大重视程度。第三个因素是媒体。要正确的引导公众,多做一些公益性的医学知识的普及,而非隐形的广告宣传。最重要的就是我们民众自身,要有预防癌症的意识。定期主动的去做体检、普查。

AME:您现在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什么?

王老师:主要是对呼吸系统的研究,做一些肺癌方面的临床技术工作。

AME:您致力于晚期的恶性肿瘤内科治疗,一直以来您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面对绝症患者的呢?

王老师:我和很多的病人不仅是医患关系,更像是朋友一样。他们的离去,会让我的心情低落。为了调整心情,我经常多看一些讲哲学、佛学、道学的书,从更深的层面去理解人生。在读书的过程中,我的心情也能够得到舒缓。

AME:很多年轻医生在刚进入肿瘤科时难以适应,您认为他们该如何调节自己的心态呢?

王老师:首先年轻医生要对自己的专业本身的发展和现状有清晰的、深入的了解,要清楚的认识到肿瘤研究的现状,树立一个切实可行的治疗目标。对于晚期癌症患者,我们要做的是延长他们的存活期,努力将癌症变成一种慢性病。其次年轻医生要接受我们的医疗现状,不要给自己过多的压力,要学会将压力转化为研究的动力。

AME:当一位晚期癌症患者不认同、不采取您的治疗方案,您会怎么做?

王老师:对于晚期癌症患者,我们的治疗目的无非就是两个: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医生在临床中对于患者身体状态的把握和把控会更清楚,过度治疗、治疗毒副作用大的情况目前已经得到了极大改善。但患者依旧可能会因为自身的各种原因,不采取我们医生建议的治疗方案。这种情况下,首先我会和病人好好的沟通,让他了解清楚我们的治疗方案;如果他还是不认同,那么我会尊重病人的决定。


采访/成文: 刘黎畅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剪辑:麦雪芳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