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WCLC 2017|Rafael Rosell:对知识的渴求和对人类的激情是我不断前进的动力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何朝秀
关键词:

编者按: 2017年10月14日至18日,第18届世界肺癌大会(WCLC)将于在日本横滨隆重召开。作为肺癌研究领域最大规模的学术会议,世界肺癌大会一直受到全世界众多从事肺癌研究的相关学者的广泛关注。值此盛会,AME联合国内肺癌医师,推出WCLC 2017专题系列报道。今天,让我们走近“肺癌大神” Rafael Rosell教授,领略肺癌研究者的魅力。

专家简介

Rafael Rosell博士是西班牙巴塞罗那巴达洛纳Germans Trias i Pujol医院加泰罗尼亚肿瘤研究所癌症生物学和精准医学项目主任,首席科学家,巴塞罗那Pangaea 生物科技的主席和创始人,Quirón Dexeus的General de Catalunya和圣心圣殿大学医院首席医疗官和Rosell博士肿瘤研究所所长,(巴塞罗那和圣库加特德尔巴雷,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Yj97Gr39A),巴塞罗那分子肿瘤学研究基金会创始人和会长。他是西班牙肺癌合作组(SLCG)国际关系项目的创始人及主管,欧洲胸部肿瘤研究组指导委员会成员之一(ETOP)。

Rosell博士的贡献在肿瘤转化医学,尤其着重于非小细胞肺癌EGFR突变领域,已得到国际认同:2013年被柳叶刀杂志认为是欧洲肺癌领域最权威专家;因其在2012年的癌症研究成果,他获得了国际癌症治疗大会(ICACT)颁发的Raymond Bourgine奖;2011年因其在科学和临床/实验室研究取得的毕生成就,他被欧洲肿瘤医学学会(ESMO)授予Hamilton Fairley奖,2008年Bonnie J. Addario肺癌基金会授予他研究先驱的“Asclepios”奖。Rosell博士也被阿根廷科尔多巴大学聘为荣誉教授,是美国乔治亚州埃默里医科大学Winship癌症研究所的著名临床学者,因其在肺癌方面工作的杰出成就被意大利巴里市授予Silver Caravel奖。

图. 采访结束后,Rafael Rosell教授与AME编辑合影留念。

AME:您在肺癌研究领域是著名的专家。当您回顾自己还是学生时,是什么驱动您成为医生和科学家?

Rosell教授:真是个好问题,实在难以回答。对我来说,主要是对知识的渴求和对人类的激情。

AME:据我们所知,您的研究团队在肺癌领域做了许多工作,您能分享一些开创性的研究发现吗?

Rosell教授:25年前,许多大医院工作为同一网络的一部分。1994年,第一项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New England Journal Medicine)的研究证实了,肺癌患者术前化疗可持续获益。之后的几十年内,我们发展了许多新内容。在欧洲我们第一个完成了最大的EGFR突变筛选临床项目。2009年,我们是首先使用非创伤性液体活检技术完成基因诊断,不仅限于EGFR突变,而且适用于可以检测循环DNA的其他突变。现在我们的兴趣在于一些在临床实践中尚未应用的信号传导通路。现今,不幸的是医学肿瘤领域仍存在许多不明确的方面。这仍有些不足。治疗是在不了解或未跟踪变化的情况下进行的,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可出现许多癌症生物学相关的变化。为了提高临床实际水平,癌症生物学知识是必需的。我们多年以来一直所努力的一些实际的发现开始得到认可,这点是好的。癌症信号是十分重要的,这是我们经常说的一件事。

AME:当您的研究成功时是十分振奋的。但当您发现一系列研究出现方向错误时,一定十分沮丧。您是如何克服负面情绪的?

Rosell教授:有一些非常智慧的研究者。然而,没有任何组织能够仅凭一己之力就取得重大的研究成果。与不同领域的专家合作对取得重大进步是十分重要的,这也是唯一可以缓和甚至避免你在无法达到预期目标时所产生的沮丧情绪。而且很难保证没有沮丧的时候,因为研究经费的筹措事宜也会给研究者带来很多挑战。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避免这种负面情绪,既然你不能仅仅是期待要满足什么。调查报告也十分重要,它基于复杂的知识,而现今人们对它没有激情了。生物信息学者,工程师,所有人都为不同疾病的共同目标而工作,而这是不够的,除非你有常识。否则,知识就浪费了,这是一件令人不愿看到的事。最难的是:仔细地阅读寻求最新的东西,然后将所有的信息集中起来,评估哪些研究线是可行的。确保团队成员不出现沮丧的情绪是我的责任。你要避免易错性。许多医生疲于看病人。肿瘤科医生不得不承认其99%的时间都忙于病人的事情,因此许多专家和几个我的同事及朋友很少有时间去阅读,因而对癌症生物学更新的知识了解有限。

AME:我知道尽管您在肺癌研究领域取得了如此多的成就,您对此科学研究领域仍富有激情。这有什么秘诀吗?

Rosell教授:这方面我十分钦佩Professor Cao。如今,你需有研究团队,你需要实验室,需要去合作,因为从技术上来说都是很困难的,因为你可以做很多事,但不是所有的。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正在考虑与一所南京大学的Prof. Peng Cao合作,我们认为与来自不同学科的人合作是极好的。我并不担心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和背景,因为我们有对知识共同的好奇心、激情和渴求,能促使我们不断前进。

AME:正如我所知,即刚才我们提到的,如果发现研究方向错误会令人非常沮丧。这些年来您是怎样保持研究方向一直正确的呢?

Rosell教授:对的,这是个很好的观点。作为人类,我们很容易被各种事情所分心烦恼。在医学上一些导致失败的事只是让你停止你正在做的事,然后开启新的方向。然而,失败有时也可激励你做得更好,并且再接再厉。不要仅盯着某一个特定的领域,因为现在的科技和信息可拓宽你的视野,扩大研究范围。这点很重要。你问的真是个好问题。

AME:谢谢您。我觉得这次采访一定对年轻的研究者来说非常有帮助。

Rosell教授:是的,今晚将要同许多来自医疗行业的外国友人讨论我们的回应。同时也能提高我们继续研究的热情,获得好的结果。如今,越来越多年轻的肿瘤医师会在实验室学习一到两年。最终,我们会有必要的工具并开始研究癌细胞里有什么,病人身上发生了什么。这才是真正的创新,使我们的同事获得教育也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把科学的贡献和热情结合在一起。

AME:您是我们新书《肺癌精准医学》(Lung Cancer Precision Medicine)的主编,您认为是肺癌精准医学最有前途的是哪个领域?

Rosell教授:这也是个很好的观点,因为如《肺癌精准医学》(Lung Cancer Precision Medicine)是我自己编写的,许多优秀的作者都贡献了许多章节,使读者容易接触到更多的信息。很荣幸成为贵社的主编。这是一项优秀的工作,因为此书的信息管理非常棒。《肺癌转化研究杂志》(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简称TLCR)也是一本优秀的杂志,因为它在国际的科学会议上得到了充分的认可。这次合作需要花费三个月时间撰写,像这样的书投入的时间是巨大的。当你们发起这样的行动时,我为你们的倡议和出版机构感到非常骄傲。我想这可能是一个全球性的工作的开始,可以让过度忙碌的医生通过学习,掌握很多知识。 只有最优秀的出版社才做这样的工作,将所有的信息按统一的风格整合起来。这对于忙碌的医生甚至患者都是十分有用的。它可以帮助患者和亲属了解什么是科学,什么是医学。现在,病人和亲属的信息越来灵通,甚至他们不需要有医学背景也能理解这些话题。有时候他们能理解得比我们的同事还要深入。虽然,我们的同事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具有医师资格,但是没有时间去理解癌症药物是如何起作用的。但这些信息可以在本书中找到。总之,祝贺你和你的出版社。

AME:我们很感谢您的支持!谢谢您教授!

Rosell教授:谢谢。

采写:何朝秀,AME出版社

翻译:贾卓奇,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院胸外科

责编:张开平,AME出版社

声明:本文为中文译本,可能存在翻译误差。点击下方链接,可浏览发表在AME旗下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简称“TLCR”杂志)杂志的英文原文。http://jtd.amegroups.com/article/view/1603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