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WCLC 2017|刘思旸:生物标记物和临床病理特征的联合在二线免疫治疗中的意义:Meta分析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刘思旸
关键词:

编者按:第18届世界肺癌大会将于2017年10月14日-18日在日本横滨召开。广东省肺癌研究所的刘思旸医生将汇报“生物标记物和临床病理特征的联合在二线免疫治疗中的意义:Meta分析”的研究成果,请看以下详细介绍。

背景:PD-L1表达被认为是免疫抑制剂的预测性标记物,然而在二线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临床效果不总与这个单独因素保持一致。PD-L1和临床病理特征联合是否能找出优势人群却未可知。

方法:对于在二线治疗中比较免疫抑制剂和化疗的随机试验,我们进行了Meta分析。提取了包括吸烟、EGFR、KRAS和组织学等数据作为亚组分析以评估抗PD-1/L1的潜在预测因子。

结果:纳入了5项比较免疫检测点抑制剂和化疗药作为二线治疗的临床试验。PD-L1阳性(HR = 0.64,95%CI = 0.56-0.73,P <0.00001)和PD-L1阴性患者(HR = 0.88,95%CI = 0.78-1.00,P = 0.05)均获益于抗PD-1 / L1组。亚组分析提示腺癌(ADC)和鳞状细胞癌(SCC)倾向抗PD-1 / L1组。不吸烟者或许不能从抗PD-1/L1中获益,但现在/曾经吸烟者可以获益(HR=0.70, 95%CI=0.63-0.79, P<0.00001)。EGFR突变的患者不能从抗PD-1/L1中获益,但EGFR野生型可以(HR=0.67, 95%CI=0.60-0.76, P<0.00001)。KRAS突变(HR = 0.60,95%CI = 0.39-0.92,P = 0.02)和野生型/未知型(HR = 0.81,95%CI = 0.67-0.97,P = 0.02)获益于抗PD-1 / L1组。

结论:无论PD-L1状态如何,免疫抑制剂在二线治疗中优于化疗。无伴EGFR突变的现在/曾经吸烟者或可更多从抗PD-L1中获益。可考虑将PD-L1和强相关性临床病理特征相结合来获得抗PD-1 / L1的最佳群体。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