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ITMIG 2017 | 登高而招,顺风而呼——记第8届国际胸腺肿瘤协会年会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陆小雁
关键词:

编者按:由国际胸腺肿瘤协会(International Thymic Malignancy Interesting Group, ITMIG)举办的第8届年会于2017年9月21日-23日在意大利都灵 (Torino, Italy) Lingotto会议中心圆满召开。国际胸腺肿瘤协会是世界范围内在胸腺肿瘤临床及基础研究领域最权威及最具影响力的学术组织。本次大会由意大利Pier Luigi Filosso教授担任大会主席,吸引了来自全球20余个国家或地区超过150名胸腺领域的知名专家参会。AME编辑团队也携今年创立的新刊Mediastinum杂志亮相本届年会。“登高而招而见者远,顺风而呼而闻者彰”,ITMIG聚集了一批全球最顶尖的专家学者,站在胸腺肿瘤研究的前沿和制高点,同时顺应罕见病需要加强国际合作的潮流,联合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研究者,促成多学科、多领域的合作,AME也有幸为协会传播最有价值的研究成果提供学术平台,让研究者的声音被更多的人听见,也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胸腺肿瘤:如何让你认识我

会上Giuliano Maggi教授的演讲中提到,在1934年,Mary Walker医师在伦敦郊区医院照顾一名56岁的重症肌无力的女病人时,询问神经病学家:什么是重症肌无力? 得到的回答是:这就像中毒。当时人们对这类疾病的认识极其有限,也没找到“解药”。

据AME学术记者、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翁文翰医师的报道和统计,本届大会内容涵盖了胸腺手术历史概述、胸腺肿瘤的临床及基础科研、胸腺神经内分泌肿瘤、胸腺肿瘤的放射治疗、胸腺手术相关研究、胸腺研究的转化医学、胸腺肿瘤的免疫治疗及靶向治疗进展、局部晚期胸腺肿瘤治疗进展和真实病例讨论等多个板块,共进行专题讨论10个场次、个人发言40人次、壁报展示38人次。Mary Walker医师的问题,在大会上能得到内涵更广、也更全面、更科学、更具体的答案。

图1A. Giuliano Maggi; B. Meinoshin Okumura; C. Mirella Marino; D. Joshua Sonett

在胸腺手术历史概述环节,来自意大利都灵大学的Giuliano Maggi教授介绍了意大利重症肌无力胸腺切除术的历史,分享了经颈胸腺切除术(Transcervical thymectomy)的近30多年的意大利经验。 来自日本大阪大学的Meinoshin Okumura教授则介绍了日本胸腺肿瘤诊治方法的演变。来自意大利罗马的Mirella Marino医生介绍了胸腺肿瘤病理分类的演变。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Joshua Sonett教授介绍的是胸腺手术的历史演变,而且还是结合艺术史的发展脉络来展示,大家可以从后面PPT中感受到医学与艺术的结合,满屏的艺术气息。

图2. Sonett教授将医学与艺术结合为大家讲述胸腺手术的演变

图3. A. Mauro Papotti; B. Giovannella Palmieri

在胸腺神经内分泌肿瘤环节,我们可以了解Thymic NETs的病理概况(Mauro Papotti, Italy)、手术治疗方法、以及其他治疗方法的新选择(Giovannella Palmieri, Italy)还有放射治疗在Thymic NETs治疗中的作用。其中“胸腺神经内分泌肿瘤的手术治疗”是中国上海胸科医院的方文涛教授牵头的研究,在AME微信公众号“医学会议”今天的推送——“ITMIG 2017 | 国际胸腺肿瘤大会之中国声音”专题中会专门报道来自中国的研究报告。

图4. A. Feng-Ming Kong; B. 吴开良; C. Marie-Eve Boucher; D. Margaret Ottaviano

临床研究环节,来自美国的Feng-Ming Kong教授提出,术后放射可能对胸腺瘤不利,但不一定不利于胸腺神经内分泌肿瘤,还分享了与胸腺瘤患者生存相关因素的研究,包含一个中心523个病例;复旦大学上海肿瘤医院吴开良主任介绍了不可切除的晚期胸腺肿瘤患者的放化疗同时化疗的II期研究;意大利Giovannella Palmieri医生,来自法国的Marie-Eve Boucher医生,意大利医生Margaret Ottaviano也先后作了报告。

图5A. 于磊;B. James Huang;C. Sukhmani Padda;D. 孙强玲

基础研究环节,美国的Milan Radovich展示的是胸腺上皮肿瘤的综合基因组学研究;中国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同仁医院于磊主任分享了胸腺瘤和副肿瘤胸腺组织差异表达基因鉴定;来自美国MSKCC的James Huang分享的是手术切除局部晚期胸腺瘤后西妥昔单抗和化疗II期试验;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Sukhmani Padda医生的研究是关于伴有重症肌无力的胸腺中通过单细胞测序B细胞自身抗体的表征。

在转化研究环节,日本的Sumiko Maeda医生,德国的Djeda Belharazem医生,中国上海胸科医院的孙强玲医生,意大利的Mirella Marino医生先后分享了来自各自中心的研究。

图6A. Andreas Rimner;B. Alexander Marx;C.仲晨曦;D.翁文翰

在放射治疗环节,来自美国MSKCC的Andreas Rimner医生分析了辐射治疗计划临床治疗的挑战;意大利Andrea Ferraris医生分享了术后放射学结果;德国的Alexander Marx教授分享具有治疗意义的病理特征;来自美国的Charles Simone教授的研究是关于质子治疗胸腺恶性肿瘤。

在外科手术环节,有两个来自中国的口头报告,分别是上海胸科医院的仲晨曦医生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翁文翰医生的报告。

图7A. Giuseppe Giaccone;B. Nicolas Girard

胸腺肿瘤的免疫治疗及靶向治疗进展、局部晚期胸腺肿瘤治疗进展(III期胸腺肿瘤的创新方法)两个环节都给大家呈现了胸腺肿瘤研究最前沿和创新的内容。

来自美国的Giuseppe Giaccone教授在TET中使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研究进展和方向,在第二个演讲中提示大家不要忘记传统化疗。来自法国的Nicolas Girard 则介绍了在TET中使用靶向治疗,包括将TCGA和分子数据纳入TET以便给下一次试验提供经验。

图 8A. Ugo Pastorino;B. Michael Lanuti

意大利的Ugo Pastorino教授分享的是扩展性手术切除术III期胸腺肿瘤 ;美国Sukhmani Padda医生分享的是局部晚期胸腺肿瘤的诱导化疗 ;来自美国麻省总医院的Michael Lanuti教授分享的是不可切除的胸腺肿瘤的诱导化放;Giuseppe Giaccone教授在这个环节再次分享了局部晚期胸腺肿瘤治疗的潜在新方法;意大利Giulia Pasello医生介绍了完全切除Ⅲ期胸腺癌的术后辅助化疗。

胸腺肿瘤研究国际合作:还差一个你

罕见病的国际合作尤其重要。胸腺肿瘤是十分罕见的病种,病例少,专门的研究也十分欠缺,对该疾病的认识和治疗也长期滞后,诊治研究需要每一个学科的参与,以及更多的专业的研究组织、加强地区和国际合作。

国际胸腺肿瘤协会(ITMIG)是世界范围内在胸腺肿瘤临床及基础研究领域最权威及最具影响力的学术组织,ITMIG学术委员会成员、来自美国Yale University医学院的Frank Detterbeck教授等专家在采访中也强调,胸腺肿瘤的研究需要更多的国际关注、合作和努力。前面提到的Okumura教授介绍到,在日本,Akira Masaoka教授创立了The Japanese Association for Study of the Thymus (JART),胸腺手术在日本的推广和进步离不开Masaoka教授推动和领导,完成了关于胸腺切除术与肿瘤切除术(JART02)等研究,但研究的样本量比较小。在中国,有方文涛教授领衔中国胸腺肿瘤协作组Chinese Alliance for Research in Thymomas (ChART),其研究成果在国内外胸腺瘤研究领域也是独树一帜、引人瞩目。会议期间,有不同医生跟编辑谈及如何参与到ITMIG或ChART,胸腺肿瘤研究的合作在吸引着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人。在学术出版方面,AME今年创立的新刊Mediastinum杂志作为第一个专注于纵隔领域的出版物,第一次亮相ITMIG年会。

Mediastinum杂志将不遗余力地给同行相互之间分享宝贵的知识经验提供了一个专业平台、促进纵隔肿瘤的研究的国际交流和合作。

图9. AME在ITMIG年会上的展位,多种多样的杂志书籍,前沿的研究内容,医学与艺术的结合都让读者很是赞许。

图10. AME展位吸引了众多与会者驻足

图11. 参会者手持发表在Mediastinum摘要合辑听课,小册子小巧精致、方便实用。

而且,ITMIG 2017年会主席Filosso教授以及ITMIG协会的学术委员会成员同时也是Mediastinum杂志主编的方文涛教授还组织了本次年会特刊,邀请大会上的讲者会后把各自的演讲展示撰写成文发表在Mediastinum杂志,以飨读者。

A Chinese Publisher?The AME

会议期间,一位来自德国的Jens Rückert医生说,几年前很多同道在会议看到AME会不以为意,可能名字都没记住,粗略知道那是“A Chinese Publisher”,现在,他们会非常熟悉和肯定地说“the AME”。AME编辑团队参会,很多时候已经不需要自我介绍了,在大会上很多专家都是老朋友了。基于此前愉快的合作、建立的信任、对出版社的认可,尽管Mediastinum杂志创刊不久,众多专家也积极参与到这个新平台上。

图12A. 本次年会主席Pier Luigi Filosso教授(右二)获赠Mediastinum编委证书后偕同下属的几位医生与AME编辑合影;B. 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Joshua Sonett教授(左一)与编辑合影

Sonett教授在会上结合艺术史的发展脉络来讲述胸腺手术的演变,令人印象深刻,编辑们送上的Art and Medicine一书其创作理念与Sonett教授的讲课不谋而合。

图13. 来自意大利的Mirella Marino医生获赠Mediastinum编委证书

Marino医生说她拒绝了几本杂志的客编邀请,但是加入Mediastinum后迅速组一期特刊,这是因为她对胸腺肿瘤的研究情有独钟,以及跟主编多年的“革命情谊”,其对AME出版社的信任和认可也见诸合作。

图14. 来自日本的Meinoshin Okumura教授获赠Mediastinum编委证书和Art and Medicine一书

Okumura教授的高效、守时、严谨让人印象深刻。接到编辑部邀请后,他在截稿日期前就把大会演讲的话题写成文章投稿给Mediastinum杂志的会议特刊。

图15. 来自加拿大的Conrad Falkso(右一)也是Mediastinum编委

Conrad Falkso很喜欢手中这本Surgery versus Stereotactic Body Radiation Therapy for Early-Stage Lung Cancer,接下来一周他会带着这本书环游意大利后再返回加拿大。

图16A. 来自美国Yale University的Frank Detterbeck教授;B. 美国University of Maryland的Charles Simone教授;C. 法国的Nicolas Girard教授

Simone教授是AME旗下Annals of Palliative Medicine杂志主编,也给Translation Lung Cancer Research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Translational Cancer Research组过稿或者投稿,也乐于加入新刊Mediastinum,参会时还在回复编辑部的邮件,问他如何能这样身兼多职,是否会不堪重负,他说,”I enjoy a lot”.

图17. 来自美国的Indiana University的Patrick Loehrer教授,来自MSKCC的Andreas Rimner医生和美国Georgetown University的Giuseppe Giaccone教授,意大利的Ugo Pastorino教授采访后与编辑合影。图B和C中的编辑为AME与南方医科大学合作的追梦计划一等奖获得者麦桃丽和黄诗婷同学。

麦桃丽和黄诗婷同学此次作为实习编辑参会,聆听会场精彩的发言讨论,与不同的国际专家交流互动,体验了一次充实而精彩的学术之旅。敬请期待AME微信的后续采访报道。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