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志存高远,脚踏实地——“2017年肝脏、肠道菌群和学术论文写作研讨会”精彩回顾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编者按:2017年9月8日至9月9日,由北京协和医院、AME 出版社、Hepatobiliary Surgery and Nutrition杂志、芝加哥大学全球外科部、芝加哥大学外科学系和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联合举办的“肝脏、肠道菌群和学术论文写作研讨会”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顺利召开,来自国内外的数十位专家参加了会议,会议精彩纷呈,待笔者一一道来。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九月的北京秋高气爽,坐落在海淀区的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于9月8-9日迎来了“肝脏、肠道菌群和学术论文写作研讨会”。

本次研讨会共分为四个小节,包括肠道菌群、肠道菌群与肝脏疾病、困难的恶性肝脏疾病和学术写作技巧,来自国内外的数十位专家参与了此次会议并围绕会议主题相继发表了精彩的演讲。与会嘉宾和讲者包括:瑞典隆德大学外科学的Bengt Jeppsson教授;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Wexner医学中心的Timothy Pawlik教授;北京协和医院肝脏外科的毛一雷教授;美国芝加哥大学外科学的J. Michael Millis教授;代表上海锐翌生物科技公司首席科学家秦楠博士而来的巫萍博士;中国量化健康的创始人、CEO赵柏闻;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外科住院医师胡丹旦博士;法国巴黎Paul-Brousse医院肝胆外科中心的Jamila Faivre副教授;美国哈佛医学院Beth Israel Deaconess医疗中心消化和肝病科主任Simon C. Robson教授;美国芝加哥大学普通外科住院医师Sara Gaines博士;南方医科大学病理生理学系的陈鹏教授;代表东芬兰大学临床营养学公共卫生研究所的Hani El-Nezami教授而来的香港大学博士后Murphy Wan;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肝胆外科的沈锋教授;美国芝加哥大学医院外科主任 Jeffrey B. Matthews 教授;上海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的黄鹏羽教授;代表中华医学杂志编辑部陈新石主任而来的霍永丰编辑等人。

图1. 部分与会者合照

肠道菌群——最新进展以及对疾病的启示

开幕式上,大会主席之一、北京协和医院肝脏外科的毛一雷教授进行了致辞,他向在场的嘉宾和观众表示欢迎,会议由此拉开了序幕。首先是本次会议关于肠道菌群的主旨演讲“微生物群和外科疾病在外伤和手术方面的启示”,讲者是来自瑞典隆德大学外科学的Bengt Jeppsson教授,他为我们介绍了微生物群和微生物组的定义、功能和结构,更以实验研究说明益生菌的使用会促进微生物多样性以及其对重症患者的利与弊。Bengt Jeppsson教授的演讲引起了参会者的热烈讨论,有的针对实验提出问题,有的以医院案例对教授进行提问。

图2. 上为毛一雷教授,下为Bengt Jeppsson教授。

接下来是代表上海锐翌生物科技公司首席科学家秦楠博士发言的巫萍博士,她的演讲信息量十足,除了以众多的实验研究结果进行论证说明人体微生物组学研究进展,提出肠道菌群与消化系统疾病、代谢类疾病、自身免疫疾病、心血管疾病、精神类疾病、婴儿出生有一定关系,还介绍了许多人体微生物组学的研究转化和产业应用。

中国量化健康的创始人、CEO赵柏闻的发言“基于宏基因组测序分析的临床科研解决方案”亦十分有意义。他提出了:1)肠道微生物组直接或间接影响人体健康和药物药效;2)利用粪菌移植技术定向修复肠道微生物组,可有助于精准治疗相关慢性疾病;3)基于信息分析的肠道菌群检测在未来的用途将会很大。此外,他还讲解了宏基因组测序分析的流程。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外科住院医师胡丹旦博士则为大家介绍了时间限制性进食(TRF)及其作用,TRF的定义为每日进食时间限制在8-10小时之内,剩余14-16小时零卡路里摄入,而食物的营养组成和总量不受限制。通过实验,她提出于成人而言,TRF能通过肠道菌群促进健康,但儿童却呈现截然相反的结果。现场专家评论认为,关于时间限制性进食,仍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去做更多的研究工作。

图3. 左上为赵柏闻CEO,右上为胡丹旦博士,下为巫萍博士。

肠道菌群与肝脏疾病

大会第一节的肠道菌群专场结束后,便是第二节的“肠道菌群与肝脏疾病”专场,主要研讨肠道菌群与肝脏疾病的关系、预防策略及治疗方案。本次专场由大会主席之一、芝加哥大学全球外科副主席J. Michael Millis教授进行主持。首先演讲的是法国巴黎Paul-Brousse医院的Jamila Faivre教授。她提出1)在慢性肝病患者的早期就存在肠道菌群失调;2)来自失调的肠道菌群的细菌成分 (LPS, DCA)能在小鼠体内促进肝细胞肝癌发生。同时她也指出我们需要对慢性肝病和肝细胞肝癌患者的肠道菌群开展更多宏基因组学和代谢组学研究。

哈佛医学院Beth Israel Deaconess医疗中心的Simon C. Robson教授在他的演讲中十分详尽地用众多实验数据图表为观众讲述粪便移植技术在各种疾病中的研究和临床效果,提出了1)来自宿主或细菌的核苷酸/核苷对实验动物模型的炎症和免疫反应有重要作用;2)CD39基因多态性对肠道和肝脏的免疫介导性疾病有作用;3)免疫细胞差异表达的CD39能在体内调节炎症和免疫反应。

图4. 上为Jamila Faivre教授,下为Simon C. Robson教授。

芝加哥大学普通外科住院医师Sara Gaines博士发表了题为“细菌作为吻合口漏的主要原因—机制、启示和预防策略”的演讲,提出了基于磷酸的治疗可以抑制术后的细菌毒力,但不影响细菌生长,即保留肠道菌群,她表示想要细菌完全无害,并不需要杀死细菌。

下一位讲者是南方医科大学病理生理学系的陈鹏教授,他提出1)肝脏疾病,特别是慢性肝脏疾病的进展,依赖肠道微生物群;2)肠道泄漏是肝脏损伤进展的重要促进因素;3)炎症是肠道菌群失调时调控肠道通透性的主要调节者。他认为,我们下一步工作是把“肠—肝轴”理论转化到临床,研发更多针对肠道或肠道菌群的治疗方法。

代表东芬兰大学临床营养学公共卫生研究所Hani El-Nezami教授进行演讲的是来自香港大学的博士后Murphy Wan,她通过实验研究结果指出1)益生菌能在小鼠体内抑制肿瘤生长,抑制血管生成;2)在肿瘤内抗血管生成的作用与Th17和血管生成因子减少有关;3)摄入益生菌能够重塑肠道菌群;4)肠道微生物群落的极性从分类学和功能方面都朝向合成短链脂肪酸的方向,因此减弱Th17分化。

图5. 左上为Sara Gaines博士,右上为Murphy Wan博士,下为陈鹏教授。

困难的恶性肝脏疾病

第二天的会议在J. Michael Millis教授的主持下拉开帷幕,上午的会议主要集中于对困难的恶性肝脏疾病的讨论。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 Wexner 医学中心的Timothy Pawlik教授就肝内胆管癌诊治策略的进展发表了主旨演讲,他介绍了国际肝癌协会关于肝内胆管癌的实践指南在流行病学危险因素、分子发病机制、肝内胆管癌的临床诊断、肝内胆管癌的分期系统和治疗方法等方面的新进展,并针对未来的研究方向提出了建议:1)迫切需要针对肝内胆管癌的随机对照试验;2)试验应该有足够强的统计学效能,以确定标准治疗方案;3)今后的研究应该关注标准化选择标准,以及在肝内胆管癌的同源患者组内选择评估全身治疗的对照组;4)需要有新的分子标记来对肝内胆管癌群体中的同源队列进行定义。

紧接着,来自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沈锋教授就肝细胞肝癌手术中的微血管癌栓问题发表见解,他详细阐述了微血管癌栓(MVI)的定义、分类、发生率、机制,MVI对预后的影响以及MVI对手术的意义和肝细胞肝癌(HCC)术后辅助治疗。他指出,虽然进行了大量研究,然而肝细胞肝癌中微血管癌栓的机制仍不明确,其形成应为多个步骤的生物学过程,涉及许多因素。他在演讲中提到术前诊断或预测MVI可能对HCC外科治疗更有帮助,尤其是早期HCC,并展示了由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和空军医科大学细胞工程研究中心共同进行的研究及基于此研究得出的结论:1)MVI是HCC的重要病理特征;2) MVI的存在预示肝切除和肝移植后预后不良;3)病理学确诊的MVI可用于指导辅助治疗; 4)针对MVI的准确术前评估对手术决策非常重要;5)将影像学检查、新的生物标记物和液态活检联合起来,可以改善预测准确性,并进行及时的早期干预 。

图6. 上为Timothy Pawlik教授,下为沈锋教授。

随后,J. Michael Millis教授就经动脉放射性栓塞(TARE)在治疗肝细胞肝癌中的作用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实验表明:1)如果增加剂量,TARE可能延长门脉癌栓患者的生存期;2)对于多灶性HCC,TARE = TACE;3)TARE对侧肝叶增大非常缓慢,但对同侧肝叶的肿瘤控制很好;4)肝段性TARE正在不断进步,可以为很小的肝组织提供非常高的剂量,但其生存益处可能会被肝硬化肝脏的多灶性病变进展抵消;5)TARE有希望治愈某些疾病,但大多数患者仍然无法治愈。

来自上海科技大学的黄鹏羽教授则就CRISPR/Cas9系统在肝脏疾病治疗和研究中的应用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和他的科研团队通过小鼠实验证明,MMEJ介导的基因编辑方法具有:1)与广泛应用的HDR技术相比,效率更高;2)可对不分裂细胞进行基因编辑;3)可实现体内基因编辑;4)与NHEJ技术相比,MMEJ技术可实现精确修复等优势。

图7. 上为J. Michael Millis教授,下为黄鹏羽教授。

学术写作技巧——发挥影响——分享学术理念

会议的最后一节主要围绕科研论文写作以及学术理念等方面展开。来自芝加哥大学医院外科主任Jeffrey B. Matthews教授虽然没有来到会场,但他通过视频演讲的方式为与会者详细介绍了杂志同行评议的过程。

代表中华医学杂志编辑部陈新石主任发表演讲的是霍永丰编辑,霍编辑带来了题为“医学科研与论文的发表—— 论文撤稿给我们的启示”的演讲。针对各个撤稿案例以及今年尤为轰动的107篇论文撤稿事件,国内外专家们对此进行了激烈的探讨。有人认为论文造假的原因是医生迫于晋升的压力,有人认为是由于非法市场的存在,以及卫生部和科协的监管问题,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个综合性问题,不应该将矛头指向制度或一味地批评制度,而应该责问投稿人本身。在讨论中,毛一雷教授说到:“无论论文作者编造审稿人和同行评审意见是出于何种缘故,造假就是错,造假就是不应该!”得到了与会者们的高度认可,场内掌声雷动。

图8. 上为Jeffrey B. Matthews教授,下为霍永丰编辑。

此后,J. Michael Millis教授和Timothy Pawlik教授分别就学术生涯中的伦理观和好的研究理念从何而来发表了自己的见解。Timothy Pawlik教授引用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的名言:“要通过问题,而不是答案,来判断一个人”开始自己的演讲,他提出了撰写外科论文的“6P”原则,即: Pretty good idea,Plan,Partners(collaborators, biostatistics help),Personal involvement  (you and your mentor), Punctuality (have a timeline!),和Perseverance / Persistence,引起了与会者们的强烈共鸣。而紧随其后的Simon C. Robson教授则就科研论文的写作分享了非常宝贵的经验,从论文的构思,到摘要和引言等各个部分的措辞,再到怎样使文章具有可读性,整个过程妙语连珠,内容引人入胜,博得了热烈的掌声。

不知不觉间,会议已进行到了最后。来自芝加哥大学的Sara Gaines博士作为第四节的最后一位讲者,讲述了成为一名外科医生科学家的必经之路。她建议后来人要成为一个实验家,从错误和失败中学习。

图9. 会议现场专家们展开热烈讨论

志存高远,脚踏实地

笔者作为非医学专业人士,第一次参与此类专业的研讨会,获益匪浅。场上一位年轻医生的话尤其让笔者记忆深刻,他说到:“作为一名普通的年轻医生,我愿意在科研的路上慢慢走,扎扎实实地走,不把重点放在增加发表文章数量上,而是努力找准自己的研究方向,然后埋头苦干,我相信,研究十年甚至二十年,总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笔者相信,正是由于各位医学科研领域的专家们对科研的执着与热爱,还有这种扎扎实实埋头苦干的精神才使得每届研讨会都成功举办并富有成果。每位科研人的思想与经验就像一盏盏明灯,研讨会将它们串联起来,使科研的夜空灯火辉煌。

采写编辑:黄雅兰,现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陈纬雯,现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大三学生。

两位同学因参加 “AME-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追梦计划” 第二届英语演讲比赛,并获二等奖,故获得 AME 出版社资助,提供见习机会,随 AME 科学编辑团队参加“肝脏、肠道菌群和学术论文写作研讨会(2017·北京)”。

指导编辑:江泳施,AME 出版社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