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ERAS & Tubeless | 对话赵天力:先心病微创之路,一路前行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编者按:第一届中国ERAS & Tubeless多学科高峰研讨会于2017年9月8日到10日在广州召开。会议期间,AME出版社有幸邀请了心血管分论坛演讲嘉宾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心外科副主任赵天力教授接受采访(图1)。

人物聚焦

赵天力,男,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小儿心血管外科副主任,外科学博士,医学生物学博士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附属儿童医院访问学者,硕士生导师,湖南省第六届胸心外科学会委员。

从事胸心外科工作21年,自2004年开始主攻小儿心血管外科,迄今主刀完成各种胸心外科手术近5000台,其中包括婴幼儿法乐氏四联症、右室双出口、肺动脉闭锁、完全性房室间隔缺损、主动脉缩窄及主动脉弓中断根治、Rastelli术、Fontan术、Switch术、Ebstein畸形矫治、完全性肺静脉异位引流矫治等复杂先心病手术。尤其擅长先天性瓣膜病成形和微创手术。带领团队在国内较早建立了完善的超声导航心内介入治疗技术,迄今为止已完成3000多例手术,是国际上完成手术量最多的手术团队。发表论文41篇,SCI收录15篇,参与论著编写一部,主持并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省级课题多项,获省级和校级奖励多项,获实用新型专利一项。

先天性心脏病不但发病率高,而且严重威胁患者的生命。为了让患者以更小的代价得到更好的治疗,二十多年来,赵教授一直没有停下探索和追求的步伐。赵教授从“先心病微创的历程”说起,详细介绍了传统外科开胸手术,内科介入技术,超声导航下心内介入技术的发展以及优缺点。每个技术都有它的适应症和禁忌症。赵教授认为DSA技术和超声导航下心内介入技术是一个互补的关系,后者,将是今后微创领域中的一个趋势。谈到3D打印技术,外科医生能够利用心脏模型来练习复杂的手术,制定手术方案,为医生和病人双方都带来好处。但目前还存在局限性,不能完全满足临床需求,需要结合多个影像资料来进行评估,获取更大的价值。

图1. 赵天力教授接受AME编辑采访中

Q1

请您简要介绍一下先心病微创的发展历程。

关于先心病微创治疗技术,内科和外科医生都在不断探索。1967年, 首例动脉导管未闭的经外周血管的封堵(patent ductus arteriosus, PDA)获得成功,开启了先心病介入治疗时代。到了80年代,开始出现胸骨下段小切口心内直视手术的外科技术,后来又发展到侧切口或腋下切口的手术技术。还有学者开始在心脏不停跳下进行心内修复手术。腔镜技术的出现,有力推动了先心病微创治疗技术的发展。在先心病介入治疗领域,从1967年第一例PDA封堵成功到1988年室缺封堵成功,经过了21年左右时间。至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介入技术比较成熟,成为内科和外科之后的第三个临床诊疗技术。传统的介入技术是基于DSA平台,这个技术平台存在的几点局限:首先是存在X线放射性辐射,对儿童和医生都会造成危害;其次,在介入过程中,需要造影显示病变的部位,而造影剂也存在过敏和肾损伤的风险。另外DSA技术对于心内结构的显示清晰度欠佳。

上世纪末,美国学者开始探索超声导航下介入技术。本世纪初,该项技术在中国得到外科学者的大力推广。该项技术的优势在于没有辐射损伤;也不需要造影剂;而且超声对心内结构的显示要优于DSA平台。十年来临床应用结果表明这种介入技术是安全而有效的,并且拓宽了传统介入手术的适应症。

现阶段超声引导下经外周血管介入治疗成为了介入技术的发展新趋势。经过探索和发展,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以及二尖瓣狭窄的介入治疗都可以采用超声引导经外周血管路径来实施。

Q2

经外周血管介入治疗过程中,超声是不是可以替代DSA?您觉得这项技术会得到普及吗?

新技术出来出来以后,它的发展过程不可能是一帆风顺,难免会受到非议。我看到这次会议邀请函里有一句话形容的很贴切:“中国微创医学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到遍地开花的过程。医疗界的前辈在在重重非议中砥砺前行,坚守本心,钻研推广,才换来了我们现在高速发展的微创技术。”那么回到这个问题,技术发展了以后,是不是传统的DSA技术就会消失,或者说超声会替代DSA。我想说的是每个技术都有它的适应症和禁忌症。基于我们近十年的临床应用结果,我们认为对于大多数的简单先心病是可以在单纯超声引导下来进行介入治疗,无需依赖DSA。但超声也有它的劣势,比如声窗窄、器械跟踪性欠佳等。而DSA则可以提供全程跟踪,起到一个很好的导引作用。因此,这两者,我认为更多的是一个互补的关系。

超声导航介入治疗是一个资源节约型技术,便于在基层开展,该技术无需昂贵的大型放射线造影设备,以基层医院现有的普通超声机就能开展,可以籍此实现分级诊疗的目的。

Q3

今年,您成功运用3D打印技术,完成左心室流出道梗阻疏通手术。谈谈您对3D打印技术运用于先心病治疗的看法。

近年来,3D打印技术的临床应用在医学领域是一个热点。我们心外科医生,更多关注的是心脏结构性的问题。目前,超声,CT和核磁共振三种技术评估手段,都只能在屏幕上提供二维画面,医生仍需研究和计算患者的心脏及影像数据,并在自己头脑中二次加工,重建成立体构型。而3D打印技术则可将患者的病变心脏模型呈现于医生眼前,并可提供更多信息,便于医生分析诊断以及手术规划,从而有助于手术医生缩短术中的决策时间和手术时间,这样病人的心脏受到损伤就会更小。但目前3D打印的模型大部分以CT数据为基础建模,重建模型是静态的,尤其是瓣膜结构和功能并不能在心脏模型上得到很好地体现。所以,我们还是需要结合多个影像资料来进行评估,这样才有更大的价值。

Q4

贵科室建立了完善的先心病超声导航介入治疗技术体系,能否分享一下您的心得体会?

超声导航介入治疗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我们一开始也没预料到。因为我们是传统外科医生,通常采取开刀,直视下做修补。随着介入技术的发展,传统外科技术受到挑战。越来越多的患者更倾向于选择介入治疗。鉴于这种技术可以达到与外科手术相媲美的效果,我们从2006年开始尝试做介入治疗技术研究,一开始我们开展了超声导航下经胸小切口介入技术,从房缺单一病种,逐步发展到室缺、动脉导管未闭、肺动脉瓣狭窄以及部分复杂心内畸形的介入治疗。在此基础上,我们又在思考,怎么去进一步完善这项技术呢?没有切口能不能做?于是,我们又开始研究经外周血管和经胸壁穿刺等不同路径的超声导航心内介入手术技术,并逐步完善整个超声导航下心内介入治疗技术体系。经过这些年的探索和体验,在我看来,超声介入治疗技术符合后现代医学的治疗理念,将是今后微创领域中的一个趋势,可以给人类的医疗卫生事业带来不可估量的贡献。

采访编辑:刘小妹,AME 出版社

文字编辑:王惠,AME 出版社

摄影编辑:宋纪松,AME 出版社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