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曾国华:微创泌尿外科引领者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宋纪松
关键词:

编者按:第一届中国ERAS & Tubeless多学科高峰研讨会将于9月8-10日在广州召开。会前,AME出版社有幸邀请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曾国华教授接受采访。曾教授介绍了其与团队研发的“中国式Mini-PCNL”技术和“Super-Mini-PCNL”技术,并对“微创”这一概念提出了自己的理解。访谈末尾,曾教授还与笔者分享其下一步的研究方向和重点。

专访人物:曾国华

专家介绍:

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兼海印院区院长,广东省泌尿外科重点实验室主任,广州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委员兼结石学组副组长,广东省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主任委员兼结石学组组长,国际尿石症联盟主席兼秘书长,欧洲泌尿外科学会结石学组国际委员,美国腔内泌尿外科学会认证fellowship培训项目 主任、《中华泌尿外科杂志》、《现代泌尿生殖肿瘤杂志》编委,Urolithiasis  与BJUI编委 ,《中华腔镜泌尿外科杂志(电子版)》常务编委。在国内中文核心期刊以及SCI收录期刊共发表论著142篇,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论著120篇,其中SCI收录54篇;主编及参编的书籍14部,其中主编与副主编书籍4部;获得实用新型专利12项;承担科研课题17项,其中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项,广州市科技计划项目(民生重大科技专项)2项,卫生部科技教育司项目(子课题)1项;获得科研奖励10项,其中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广东省科技进步奖1项,广东省科学技术奖2项,广州市科学进步奖2项。

微创之我见:并不是手术切口小就叫微创

广东省泌尿外科重点实验室主任、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微创外科中心主任、2016年度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奖获得者……拥有多项头衔的曾国华教授可谓当今名副其实的微创泌尿外科引领者。当问及微创技术在泌尿外科的应用情况时,曾教授说道:“泌尿外科是较早使用微创技术且应用较好的学科之一。从尿道、膀胱、输尿管到肾盂、肾盏,整个泌尿系统亦可以称作‘管道系统’,它是一个自然的通道,沿着此‘自然通道’可便于内窥镜的操作和使用,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就为开展微创技术提供了便利之处。”

“但是,并不是手术切口小就叫微创。”曾教授就“微创”这一概念分享了自己的见解,“很多人认为手术切口大就是不微创,切口小甚至没有切口就是微创,这只是字面上的理解,评价一例手术是否微创更重要的是看手术效果。例如肿瘤切除术,做开放性手术,把肿瘤切得干干净净,且术后不复发,但做腹腔镜术,却没有把肿瘤切干净,这也不算真正的微创治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评价指标是术后并发症,如果手术切口很小,但术后患者出现较多且严重的并发症,这当然也不能叫做微创。”

微创三大难:如果微创做得不好,就会变成重创

当提及微创技术在推广过程中还有哪些难点时,曾教授提到了三大要素:理念、培训、器械。

“推广之初,理念的羁绊是最大难题。很多医生开放手术做得好,不愿意尝试微创,认为其同样是把肿瘤切下来,或把结石取出来,没有什么区别。其实对患者来说却十分不同,一个成功的微创手术能减轻患者的疼痛,使其快速康复。因此外科医生要慢慢改变观念,接受微创。”

“其次,熟练掌握微创技术是有一定难度的,有一定的学习曲线。我们业界有一句口头禅:‘如果微创做不好,就会变成重创。’什么意思呢?当微创做不好,术后并发症可能比开放性手术术后并发症更可怕,更难弥补,可能使患者承受更大的创伤与痛苦。例如输尿管切开取石术,做开放性手术不会有太多并发症,只不过患者切口长一点。但使用输尿管镜技术,如果操作不当,有可能把输尿管扯断、甚至把整段输尿管粘膜翻出来,造成很严重的问题,可能要切肾、甚至要用肠子去替代输尿管,这就使微创变成了重创。解决这个难题需要建立完善的培训机制,对外科医生进行系统的培训与考核。”

“第三个难点就是器械。微创手术需要用到的器械,例如腹腔镜、机器人等都十分昂贵。过去基本依赖国外进口,现在慢慢国产化了,我相信这个矛盾在3-5年内会明显缓解。”

 从中国式Mini-PCNL到Super-Mini-PCNL,从追赶者到引领者

吴开俊教授、李逊教授、曾国华教授,三代广医微创人以及他们的团队共同创建了独特的“中国式Mini-PCNL”,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Mini-PCNL近30000台次,并取得了良好临床效果。在Micro-PCNL与UMP的基础上还发明一种新PCNL技术,称之为Super-Mini-PCNL,即SMP,具有创伤少、结石清除率高、肾盂内压低等优点,并应邀到法国、意大利、土耳其、德国、西班牙等进行手术演示。一路走来,广医微创人使中国泌尿外科技术实现了从追赶者到同行者,再到引领者的逆袭。

中国式Mini-PCNL

谈及其与团队共同创建的符合中国特色的“微创经皮肾镜取石术”,曾教授开心地说道:“当时是吴开俊院长带领我们团队共同研发改进此项技术。以前国外医生做经皮肾镜取石手术,一般是做一个10-12毫米大洞,肾作为一个血管很丰富的器官,打这么大的洞就容易造成大出血。为了减少出血,我们就把这个切口缩小到一半,约5-6毫米,在这个过程中就发明了一些特殊的器械,例如碎石工具与灌注泵,慢慢地形成了中国特色(经皮肾镜取石术)。在经皮肾镜技术最低潮的时候,我们就用这项技术度过了‘困难时期’,实际上现在我们也一直在坚持运用此技术,做了近30000台次。这个月在加拿大举办的世界腔镜大会,主办方还邀请我就此技术做大会发言。”

中国式Mini-PCNL推广开后,曾教授及其团队并未停止前进的步伐。“是不是可以把6毫米的切口缩得更小?使出血量也更少?”带着这样的初衷与信念,历时5年,Super-Mini-PCNL诞生了。

Super-Mini-PCNL

谈及Super-Mini-PCNL研发历程,曾国华教授不禁感慨万千。“国外学者在2011年就尝试用1.6毫米针式肾镜,打进肾里面,把石头打碎,但碎石却无法取出。这时就有专家尝试开3-4毫米的切口,把结石取出,然而较大的结石仍然无法取出。于是又想到用水将结石冲出,但水充进去的多、出来的少,灌注压力加大可能导致术中肾盂内压增高而引起返流,导致术后发热以及尿源性脓毒血症。这一系列问题都是超微通道PCNL所遇到的困难。”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就想到一个解决方法,通过接一个吸引装置将结石吸出来的同时把灌进去的水也吸出来,以此来减少灌注压力并吸取出多余的碎石。有了想法后,我们很快就将吸引装置设计出来了。”然而,新的问题接踵而至。“因为我们的镜子很迷你,只有2.3毫米左右,灌进去的水量也很有限,没有水这个介质,即使有吸引器,很难把结石吸出来。”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转变思路,传统经皮肾手术是从肾镜里面灌水,我们是不是能够不从镜子里面灌水?因此我们把吸引鞘做成双层,在鞘夹层里面灌水,在鞘里面把碎石屑经吸至体外!”这一创造性的发明加快了手术进程,降低了术中肾盂内压,还极大减少了术后尿源性脓毒症的发生,一系列问题就此迎刃而解。

“Mini-PCNL是6毫米左右的切口,我们这项新技术将切口缩至3毫米,比mini更加mini,是不是就可以叫Super-Mini。”这个历经千辛万苦诞生的新生命就此有了自己的名字。

从诞生,到推广,再到被接纳,这一路的历程依旧艰辛。“当时我们把研究成果投去英国的一个杂志,他们对国人还是有偏见的,认为中国不足以完成重大的技术革新。为了投稿成功,我们想了很多方法,录视频,请杂志主编到医院进行实地观摩,最后终于被接受,文章顺利发表。从此以后,很多国际性会议邀请我们去演讲和做手术演示,介绍SMP技术。今年10月份欧洲结石大会,我们还被邀请去做手术演示,其实中国医生很难被邀请在欧美主办的大会上进行手术演示,这证明我们技术被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学者所认同。”曾国华教授骄傲地说。

图.曾国华教授于部分学术会议剪影

大爱无疆,新疆义诊感与悟

2012年曾国华教授在新疆参加会议时得知南疆地区小儿泌尿系结石患病率很高。“为什么那里会有那么多小孩得结石?我能为他们提供哪些帮助?”带着疑问和信念,曾教授从2012年起,每年都会带领自己团队奔赴南疆进行1-2次义诊工作。

“我刚去的时候,发现真的很多小孩有结石,最小甚至才两个月。当时那里技术也不先进,都是行开放性手术来取结石,给小孩造成很大创伤与痛苦。我们去了之后,把SMP、输尿管软镜术等微创技术开展起来,并对当地的医护人员进行培训,使他们也能掌握并应用这些微创技术治疗病人,从而减轻当地患者痛苦。”

但是,治好一个患者后,还会继续出现另一个患者,为了追根溯源,查出小儿结石患病率高的原因,曾教授团队于去年在喀什地区开展了流行病学调查。“调查发现当地1岁以下小儿泌尿系结石患病率高达5.4%,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患病率会下降,我们推断基因并不是导致高患病率的因素。”

“紧接着我们对流调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当地居民对小孩错误喂养习惯可能是造成小孩结石高发的主要因素,父母在孩子出生3天起就开始添加辅食,主要是喂馕。而WHO提倡小孩合理喂养方式是4到6个月后开始加辅食,4个月前用母乳或牛奶替代喂养。得到结论后,我们立即展开行动,与当地医院开展合作,希望把正确喂养理念在整个南疆推广,使小孩结石发病率能够降下来。”

每年去新疆开展1-2次义诊,来往行程费都由曾教授团队自行承担。有一次一家企业赞助了30万元,曾教授团队转而捐赠给当地贫困患病小儿,使50多名交不起住院费孩子顺利进行手术。“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曾教授笑着说到。

图.曾国华教授手术剪影

下一步研究重点:从治疗到预防

“结石微创治疗主要包括体外冲击波碎石、经皮肾镜取石、输尿管镜,这些微创技术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在泌尿系结石病因筛查与预防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治疗到预防,曾教授与笔者分享了其下一步研究方向和重点。

“之前我们团队进行了全国范围内泌尿系结石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我国结石患病率达5.8%,还是挺高的。但有些地区患病率就很低,例如山西,调查了1400多人,才1人患病,这会不会跟当地爱吃陈醋饮食习惯有关呢?我们现在就在进行动物实验,确实发现喂养陈醋大鼠不易长结石,下一步计划进行机理方面的研究,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动物如此,那人是不是也一样呢?接下来我们亦准备进行队列研究,把结石取干净的结石患者,部分人饮食中多加醋,另一部分人自由饮食,三五年后,看结石复发率是不是有区别。醋不是药物,它是一种食物调味品,如果真的用一种食物就能使结石复发率降低,那对于结石病患者是一个很大福音。”

“好莱坞女星安吉丽娜·朱莉因为有基因缺陷,罹患乳癌和卵巢癌风险恐较高,为了降低患癌风险,她进行预防性双侧乳腺切除手术。在预防层面,我们也希望进行类似一些研究。例如,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发现一些指标,当指标异常时,就预示着罹患尿石症风险较高,可以针对性地去预防,将结石扼杀在摇篮里。这不仅可以减轻患者因患结石带来的痛苦,也能节约医疗资源,是一件很有意义事情。”

论专业,曾国华教授精益求精、鳌里夺尊;论品行,曾教授明德惟馨、怀瑾握瑜,无愧于当今微创泌尿外科引领者。

采访/成文:宋纪松,AME Publishing Company

编辑:江苇妍、严斯瀛,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