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独家对话支修益教授:首个《中国胸外科肺部小结节诊疗专家共识》的诞生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引言

2017年8月25-27日,由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河南省抗癌协会、AME出版社主办,河南省肿瘤医院、河南省胸外科肺癌联盟、河南省肺癌诊疗中心承办的“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新技术巡讲——郑州站、AATS、ESTS 2017年会——会后会、河南省胸外科肺癌联盟2017年会、第三届河南胸外论坛”,在河南郑州顺利举行。

本次大会首次发布了中国胸外科第一个肺结节诊治专家共识,首次启动了中国电磁导航支气管镜胸外科专家共识讨论,首次成立了中国胸外科电磁导航支气管镜(ENB)协作联盟,本次大会还首次以会后会的形式分享了2017年AATS、ESTS年会的精彩内容。

图. 2017年8月26日,首个中国胸外科肺结节诊治专家共识在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新技术巡讲——郑州站正式发布

针对这次会议发布的首个中国胸外科肺结节诊治专家共识,我们采访了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主席、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与读者们一起分享中国胸外科第一个肺结节诊治专家共识诞生的过程,以及该共识对我国胸外科临床的指导意义

人物聚焦

支修益教授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副会长

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主席

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胸外科主任

Q1

本次大会发布了中国胸外科第一个肺结节诊治专家共识。为什么要建立这样一个共识?准备历时了多久?其中遇到了哪些主要的困难?

这部由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牵头的肺内小结节专家共识,历时一年半的时间才完成。我们先后在河南、北京、广州召开了共识专家组会议,通过现代化的信息交流手段进行沟通,通过电子邮件和微信一对一地征求全国胸外科专家对共识的意见。经过一年半的时间,中国胸外科学界针对肺部小结节的诊断和处理原则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在《中国胸外科肺部小结节诊疗专家共识》发布前,我国呼吸内科、影像科和亚洲ACCP都已发布了肺小结节专家共识。我们清楚地认识到,肺部小结节的处理应该是由包括胸外科医生参与的多学科合作。肺部小结节需要多长时间进行复查?需要什么时候进行医疗干预?多大的肺部小结节需要外科手术?这些都需要MDT模式—也就是多学科包括胸外科、呼吸科、影像科来共同会诊讨论决定。等真正到了具有手术适应症的时候,具不具备外科手术条件,采用什么手术方式? 这时候主要是由胸外科医生牵头来定夺,这也是我们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启动专家共识的初衷。

2016年4月,在河南举行的河南省胸外科肺癌联盟会议上,李印教授团队出台了河南省胸外科肺小结节专家共识,当时我就认为这个专家共识很不错,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征求全国各省市更多的胸外科专家的意见。如果我们能够在河南省胸外科专家共识基础上,融入北上广和其它省市地区胸外科肺癌联盟的专家意见和建议,出台中国胸外科肺部小结节专家共识应该会更好。2016年9月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的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年会上,来自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的组成单位—中国癌症基金会控烟与肺癌防治工作部、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肺癌学组、中国医师协会胸外科分会、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中国胸心血管外科临床杂志》和《中国肺癌杂志》的权威专家齐聚在北京亚运村国际会议中心,对如何出台一个既有别于呼吸科和影像科学界专家共识,又能充分体现出中国胸外科学界本应该发挥作用的《中国胸外科肺部小结节诊疗专家共识》进行讨论,河南省肿瘤医院李印教授团队针对大家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对共识稿进行了十几次修改。今年六月份在广州胸外科微创论坛上,与会专家们针对已经形成的专家共识稿进行了深入的讨论,针对共识相关章节的编排、外科手术主体部分的描述,包括专家共识中文字的推敲,提出了许多很好的建议。

图. 首个中国胸外科肺结节诊治专家共识发布会在河南郑州启动

今天,这个专家共识最终又是在河南郑州同大家见面了。我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传递,让全国胸外科医生充分了解掌握《中国胸外科肺部小结节诊疗专家共识》。希望中国胸外科能够在未来的几个月甚至一二年的时间里,把这个专家共识解读好,推广普及好,最关键的是要切实落实好。让更多的临床医生关注肺部小结节诊疗原则,最大限度地避免过度诊断,最大限度地减少过度治疗。让那些通过胸部CT初筛发现肺部小结节的患者不要过度恐慌。如果利用液体活检技术和NGS检测技术对肺部小结节进行评估,能够判断出哪些小结节真正需要外科干预,而且必须要让病人能够获得临床受益,这就是我们想达到的正确诊断、科学干预和最佳治疗效果的最终目标。

Q2

这次专家共识的发布主要解决了哪些问题?对临床的指导意义在哪?

这次《中国胸外科肺部小结节诊疗专家共识》的出台,在全国胸外科学界统一了思想,解决了目前临床上存在的一些共性问题。例如,某些地区对肺部小结节的定期随诊安排得太多且太频繁,而某些肺部小结节并没有通过有胸外科专家参与的MDT讨论就直接进行手术,结果许多是肺部良性结节。还有早期肺癌手术切除范围面临的若干问题,包括胸外科小切口、达芬奇机器人系统和胸腔镜肺切除关键的手术步骤,凸显了胸外科的特点。

真心希望通过这次专家共识的发布,让更多地区和省市胸外科肺癌联盟参与解读和普及推广,不管是新疆胸外科肺癌联盟、江苏省胸外科肺癌联盟、河南省胸外科肺癌联盟、山东省胸外科肺癌联盟,还是东北地区、西北地区、西南地区、南方地区以及京津冀地区胸外科肺癌联盟,我们要组织各省市胸外科主任专家学习讨论专家共识,接着要在省市地区胸外科肺癌联盟的框架下去推广解读胸外科专家共识。

希望在专家共识解析和推广的过程中,广泛听取各省市胸外科同道的意见和建议,针对第一版专家共识中的不足之处不断加以完善,使《中国胸外科肺部小结节诊疗专家共识》2018年版或2019年版更加贴近临床,能够切实指导各级医院胸外科医生的临床实践。期待在国家卫计委《中国原发性肺癌诊疗规范》更新的时候,把我们胸外科临床研究与实践中得到的科学数据和循证医学依据写到临床诊疗规范中。这对于规范基层医院胸外科医生和肺癌诊疗相关学科医生的临床诊疗行为尤其重要。希望胸外科医生一定要用好我们手中的这把"手术刀",减少对肺小结节的过度诊断和过度治疗。

其实,这个胸外科专家共识最为首要的目的就是要告诉社会和百姓并非所有的肺内小结节都是肺癌,胸外科医生要慎重地使用好我们这把外科手术刀,让那些通过健康体检胸部CT筛查发现肺部小结节但不是肺癌的"患者"健康愉快地生活,避免民众对肺部小结节过度恐惧。

以北京、上海、广州为例,我们开展了小于2cm早期肺癌进行肺叶切除对比亚肺叶切除的临床多中心研究。目前项目进度、速度和质量可以跟美国、日本相媲美,而临床研究的质量也在不断地提高,在国外SCl刊物上发表的好文章也是越来越多,无论是我们的数据资料,还是转化医学研究,在全世界的肺癌舞台上和胸外科平台上发出更多更强的中国胸外科声音。

Q3

就目前《中国胸外科肺部小结节诊疗专家共识》来看,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解决?

因为这毕竟是第一个胸外科专家共识,发布以后我们也会征求全国更多胸外科专家的意见。其实我们今天只能是说专家共识的发布,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发布跟发表是不同的。发布是把专家共识的信息发布出去,可以通过幻灯片、采访、解析或是共同解读会的形式发布。但要在杂志上发表专家共识,还需要更多的胸外科专家和编辑部编辑进行认真修改,大家要认真坐下来,针对每一段话,每一个措辞进行斟酌,然后按照杂志编辑部的意见和专家共识的固有格式来进行完善,然后发表。我们希望执笔专家团队更多地听取全国胸外科专家的意见,听取专家共识专家组的意见,以及在专家共识发布后根据临床实践找出专家共识还有哪些方面存在不足,哪些地方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接下来还要用两到三个月的时间不断地去精炼文字形成最终的专家共识发表在《中国胸心血管外科临床杂志》和《中国胸部外科杂志》上,让更多基层医学会的胸外科医生能够看到它、学习它并真正掌握它。同时希望通过专家组的巡讲解析,中国胸外科能够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规范诊疗、造福百姓这方面能发出更大的声音、作出更大的贡献,期待着我们的《中国胸外科肺部小结节诊疗专家共识》印刷版本能够早日完成。

采访编辑:何朝秀  AME Publishing Company

写作编辑:何朝秀 徐文珂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剪辑:陈国豪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