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张杰教授:做兼具开放性与科学性的外科医生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杨璐璐 , 张哲宁
关键词:

编者按:火热夏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迎来第四届内镜下手术学习班会议,本届学习班增添了精彩的手术演示环节,首次为胸外科与消化内科医生搭建一个可面对面对话的平台,让来自全国各地的领域专家就胸部肿瘤内镜下诊疗进行精彩纷呈的探讨与分享。会议期间,我们有幸邀到来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的张杰教授进行了采访。

人物聚焦

张杰,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2005年获得复旦大学和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联合培养博士学位,2008年获上海交通大学胸科医院在职博士后, 长期从事肺癌、食管癌、贲门癌、纵膈肿瘤等的临床一线诊治,专攻微创手术和内镜下的外科治疗,目前年主刀500台左右胸外科手术。

担任上海市抗癌协会胸部肿瘤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青年组主任、美国癌症研究协会( AACR)、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和国际抗癌联盟会员(UICC)会员、 上海市抗癌协会内镜委员会常委、上海市中西医结合胸外科委员会委员; 获医学专利一项, 第一负责人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上海市科委重点项目等。

2011年,入选上海市卫生系统优秀青年人才培养对象,获得浦江人才计划、上海市新长征突击手和复旦大学“卓学”人才计划资助,2014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人才计划。曾在美国Fred Hutchison 肿瘤中心、华盛顿大学、MD Anderson肿瘤中心学习。2009年,赴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胸外科进行胸外科专科培训1年并师从国际食管微创权威James D. Luketich教授,获得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行医执照和处方权,成为我国普胸界少有的直接在美国从事临床和上台手术的医生。

作为此次会议筹备人之一,张杰教授表示此次学习班独具特色,其一在于它成功召集来自国内各大著名肿瘤医院和部分强势科室的专家,通过专业的学术研讨,为不同病人群体探索出对应的治疗计划;其二,鉴于单个医院病例数较少,此次学习班作为一个多中心研究启动会,顺利搭建了中国首个内镜下治疗青年研究协助组,为未来的多中心合作打下初步基础。

针对“T1b早期食管癌内镜下切除后治疗的多中心研究”启动会,张教授表示内镜治疗后是否需要增加放化疗或食管根治术对于多数临床医生而言,皆为难点。而此启动会,通过对各个参会医院提供的近 200例病例进行分析探讨,共同协力解决此难题。

2009年,张教授获得了去美国匹兹堡大学学习微创治疗的机会,这段珍贵的留学经历使张教授受益终身,为其能够专业精准地处理术后并发症打下了夯实基础。作为我国普胸界少有的获得美国的行医执照和处方权,能够在美国从事胸外科临床手术的医生,张教授结合自身经历从医院培训体系、病人等角度与我们畅谈了中国与美国在医疗上的不同与差距。

“胸外科医生需要兼具开放性与科学性”,对于医学从业者而言,张教授表示仅对新技术、新思想持有开放态度还远远不够,更要注重把握其科学性。而谈到对年轻医生的,张教授表示随着内镜治疗的投入度越来越大,适应症也随之增多,因此,年轻的医生可以选择一个亚专业进行针对性研究,而非盲目追逐当下热点。

更多详情,请猛戳以下视频。

Q

本届内镜下手术学习班已是第四届了,本届学习班与往届比较,有什么新的亮点值得大家期待?

Q

请您介绍一下“T1b早期食管癌内镜下切除后治疗的多中心研究”这个项目的初衷和预期成果。

Q

您在美国多个肿瘤中心和大学学习过,那么在您眼中,中国与美国在医疗上的不同?

Q

我们了解到您曾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接受过1年的胸外科专科培训,师从国际权威食管微创大师Prof. James D.Luketich,请问这些经历对您后来开展工作有哪些影响和帮助?

Q

在胸外科的人才培养方面,请您谈谈自己的想法,给我们年轻的医生分享一下自身的经验。

Q

您曾经获得美国的行医执照,在美国当外科医生,这对于中国医生来说是很不容易的,可否跟我们具体谈谈这段经历以及中美胸外科医生生涯的异同。

采写编辑:杨璐璐 张哲宁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编辑:陈国豪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