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傅小龙教授:乘着科技发展的“加速器”,做精准的放疗科医生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张哲宁 , 周丽桃
关键词:

引言:近日,AME出版公司与上海市胸科医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携手共建“AME-上海市胸科医院国际科创中心”,共同创办国际医学期刊Shanghai Chest,出版中英文医学图书、针对中青年医生开展系统的科研培训、组织疑难病例国际多学科会诊和科研论文国际多学科会诊等五个方面的战略合作,进一步提升上海市胸科医院学科和科研国际影响力。本期的胸科医院人物专访,我们采访到了胸科医院放疗科主任傅小龙教授,傅教授深入浅出地与我们分享了“放疗”的故事。

人物聚焦

傅小龙,男,主任医师,医学博士,教授,博导。1964年出生,1995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获肿瘤放射治疗学博士学位,我国著名胸部肿瘤放疗专家赵森教授是其研究生涯的开门恩师。1999年至2000年访学美国杜克大学放疗中心,从事胸部肿瘤放疗及放射性肺损伤研究。现任上海市胸科医院放疗科主任。

傅小龙教授主要从事胸部肿瘤临床及基础研究工作。擅长胸部肿瘤放疗和综合治疗,主要从事放疗的新技术、时间剂量分割、化疗、分子靶向药物以及手术等综合性治疗,以及功能性影像应用和个体化治疗以及基于图像的肿瘤生物学特性的人工智能识别。承担国家级课题、市科委课题共3项。曾获得上海市临床医疗成果奖三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现任中华医学会肿瘤放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放疗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学专业委员会委员等学术职务,以及《中华放射肿瘤学杂志》等多部学术期刊编委。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论文80余篇。

随着科技发展不断进步的放疗

傅教授指出自1895年伦琴发现X射线以来,放疗到现在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最初它只是适用于宫颈癌,皮肤癌这些肉眼可见的病灶的治疗,后来随着技术的发展,适应症不断拓宽,成为治疗实体肿瘤的最主要局部治疗方式之一。近二十年来,由于肿瘤生物学、计算机和医学影像技术的发展,使得放疗有了快速的发展。就胸部疾病来讲,它可以用于各种类型的肺癌,各个期别的肺癌。

放疗发展的趋势是更精确,更适当和多学科综合

如今大家都在关注“精准治疗”,傅教授表示放疗的精准性已经有了显著的提高,尤其是光子治疗的精准性,无论是硬件条件还是软件平台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以临床上肿瘤的各种形状,以及周边正常需要保护的组织的各种情况为例,通过现代放疗技术可以实现最大程度的照射肿瘤和最好的保护肿瘤周围的正常组织。在六七十年代放疗采用的是两维定位,而随着CT的三维图像出现后,适形放疗逐步被提出并广泛使用。九十年代中期出现的调强放疗,就是指在三维的Z轴上对射线的通量进行调整,更好地实现放疗的治疗效果。傅教授感叹到现在国内绝大多数的医院在硬件设备上都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但掌握好这门技术,实现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在先进的水平并不是一件容易事情。傅教授更是强调反映一个科室的放疗的水平的不仅仅是它拥有什么设备,而是看它的设备在什么环境,条件系统水平下运转,它的质量控制做的怎么样,结果的稳定可靠程度怎么样。

放疗是一门局部治疗学科,而肿瘤在多数条件下往往不是单一通过局部治疗处理就能解决问题的。因此,需要结合肿瘤临床生物学特性和肿瘤所处的位置以及患者内科条件等将放疗与其他治疗手段结合,发挥各自手段优势,克服其局限性,在提高患者生存期、获得很好的生活治疗同时获得最佳成本效益,这些一定是考量临床治疗是否成功的客观标志。

傅教授告诉我们,胸科医院放疗科现在有15个医生,5个物理师,15个技术人员,三台加速器,一个病房, 48张床,今年年底将会再增加一个病房,达到一百张床位左右。胸科医院放疗科一天所做的放疗患者大概在220个左右。从傅教授那我们了解到专科性医院里面病种比较单一,比较集中,但这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它容易更快地在比较集中的范围内掌握好技术,将放疗的精准化做的更细,更到位。此外,傅教授还指出要把临床资源转化为学科发展的优势,这样才会有更多的机会和可能;要把治疗过的每一个患者的疾病情况以及后续随访的信息收集好,加以总结和分析,从而指导你治疗未来的患者。

放疗技术发展是多学科相结合

傅教授明确表示肿瘤治疗并不是一个物理或几何上的问题,它是一个生物学问题。肿瘤未来的治疗方向是希望把物理技术学上的精准与肿瘤的生物学特性相结合,从物理上的精准向生物学上精准的转变,同时考虑多学科,包括影像,病理的信息来确定放疗治疗的方案。

傅教授曾经在美国杜克大学工作两年时间,他告诉我们美国确实科技实力很强,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技术上。尤其是在创新方面,他们从小教育的文化就是创新文化,从小就教育要做leader。傅教授表示这样的一段国外的经历对他未来的工作有很多的启发,也增长了见识。他表示只有知道了国外在做些什么东西,然后思考怎么把我们自己现有的东西和国外的东西整合在一起,才能实现自身和科室的发展。

放疗科的人才培养要紧跟科技的发展

傅教授强调,放疗科的医生首先是一个临床医生,是一个肿瘤科医生,然后才是放疗科医生,即作为一名放疗科医生不仅要掌握放疗技术,更要懂得临床和肿瘤知识。放疗科医生受科技发展影响比较大,头脑灵活非常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很敏感地看到学科前沿的变化,集中精力跟上科技的发展。傅教授特别赞同交通大学的“4+4”培养制度,即本科可以不是学医的,可以是理工科的或其他的,之后再通过医学院的四年培养成为一个医生。这样的培养体系出来的医生具有复合的知识背景,对放疗科来说应该是很好的人选。

放疗科与Shanghai Chest杂志

傅教授感慨当今不仅是在中国,在世界上大家对放疗的认识还是比较局限的。如果长了肿瘤,患者首先会找外科看能不能开刀;不能就找内科看能不能通过药物治疗;没有多少人会想到放射治疗。这可能是由于公众的认知不足造成对放疗学科的理解不够,所以很多患者都是其他科转到放疗科来的。傅教授表示希望放疗科能借助Shanghai Chest杂志这个平台,扩大放疗科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关注和研究放疗这个学科,从而取得长足的发展。

采写编辑:张哲宁,周丽桃,AME Publishing Company

相关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