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循证杂谈020 | 网状meta分析的批判性阅读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作者:周支瑞,李博,张天嵩

尽信书不如无书!这句话用于对临床研究报告的阅读再恰当不过。无论是常规干预试验的系统评价/meta分析还是网状meta分析,其研究结论是来自于对原始研究的总结,是一种二次研究的证据,所以原始研究的质量决定了二次研究的质量。这如同我们炒菜做饭,质量好的食材才有可能烹饪出可口的饭菜。最重要的事情我们最先说,所以对于网状meta分析批判性阅读的首要原则:原始研究的质量决定了网状meta分析的质量!从另外一个角度提示我们,阅读网状meta分析的报告需要去看其有没有对纳入的原始研究的偏倚风险评估。

曾经有朋友与笔者讨论过这样的问题,他准备做一个网状meta分析,但符合纳入标准的随机对照试验仅有2篇,其他大部分都是回顾性研究,这种情况还适合做网状meta分析吗?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可能有些专家认为可以,有些保守的学者可能认为不可以。从统计方法上来说即便纳入回归性的对照研究也是可以计算网状meta结果的,但如此计算的结果会不会引入更多的偏倚?直接比较的结果尚可接受,间接比较与混合比较的结果还可靠吗?笔者对此持有保守的看法,对于网状meta分析批判性阅读的第二原则:网状meta分析纳入的原始研究应该是随机对照试验,而不应纳入回顾性的或其他类型有重大偏倚的研究。

接下来读者可以与我们一起思考下面这个问题,假定我们有两篇系统评价,第一篇常规干预试验的系统评价纳入了10个随机对照的原始研究,比较了A vs. B的疗效,最后结果证明A优于B;另外一篇网状meta分析纳入了25项研究,比较了A、B、C、D、E五种干预措施的疗效,其中也报告了A vs. B的混合比较的结果,A与B疗效没有差别。有些读者可能质疑这是我们杜撰的例子,现实中也许并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事实是这样的情况时有遇到,直接比较的结果与间接比较结果或混合比较结果不一致。请问读者朋友们,这种情况该如何做出选择?我们到底该信谁呢?笔者在此提出网状meta分析报告批判性阅读的第三原则:当直接比较结果与间接比较或混合比较结果有矛盾的时候,直接比较结果往往更可信。换句话说,直接比较结果的证据级别要高于间接比较或混合比较结果。

以上情况列举了直接比较与间接比较或混合比较不一致的情况下该如何取舍。有时,我们可能遇到更为特殊的情况,比如仅有一篇原始随机对照研究评估了A vs. B的疗效,而我们通过网状meta分析得到了一个可能较为“精确”的结果,但不幸的是间接比较或混合比较的结果与单个原始研究的结论不一致,那我们该怎么办呢?这种情况下,第三原则仍然是适用的。这时,读者也许会产生怀疑,那网状meta分析的作用在哪里?读者朋友请不要悲观,我们在前面的科普文章(什么是网状meta分析?》)中已经明确介绍了网状meta分析的价值,当没有直接比较存在的情况下,网状meta分析填补了这个真空,聊胜于无!此外,我们此处罗列的情况并非是常态,如果既有直接比较也有间接比较,而且直接比较与间接比较或者混合比较一致的情况也很常见,这种情况往往是我们“喜闻乐见”的。

以上是一些网状meta分析批判性阅读的基本原则,往往比较大而化之,有没有更细节性标准或者规范来评估一篇网状meta分析报告的优劣呢?答案是肯定的。网状meta分析的报告规范2015年全文发表在《内科学年鉴》杂志上[1]。这一声明与常规干预试验系统评价报告规范PRISMA声明有很多类似之处,但又具有其网状meta分析报告规范的显著特点,读者可以比照阅读。该规范全文总计27个条目,国内两个循证医学中心团队分别独立对此贵发进行了翻译[2, 3]。我们把这两个团队专家翻译的结果展示如下表1所示。笔者在此提出网状meta分析报告批判性阅读的第四原则:一篇高质量的网状meta分析应该报告以下条目中的全部或者绝大多数条目。

表1. 网状meta分析的PRISMA条目与内容

(点击图片放大,可查看清晰文字)

综上,我们对网状meta分析的批判性阅读的一些简单原则做了总结,至此我们介绍网状meta分析的三篇科普文章就全部结束了,希冀对读者朋友们有所启发。

参考文献

[1]Hutton B, Salanti G, Caldwell DM, et al. The PRISMA extension statement for reporting of systematic reviews incorporating network meta-analyses of health care interventions: checklist and explanation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15; 162: 777-84.

[2]李志霞, 杨俊, 叶欣, et al. 系统综述与网状Meta分析的PRISMA扩展声明. 中国循证心血管医学杂志. 2016: 656-60+65+79.

[3]田金徽, 葛龙, 赵晔, et al. 网状Meta分析优先报告条目:PRISMA扩展声明解读. 中国药物评价. 2015: 266-72.

前情回顾: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