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马千里:螺旋式上升的医师生涯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宋纪松
关键词:

编者按:AME-Medtronic 2017年国际胸腔镜手术视频大赛正在接受报名。期间,AME出版社有幸邀请到2016年第四届AME-Medtronic单孔胸腔镜肺叶切除or胸腔镜肺段切除手术视频大赛非单孔组“Award of Best Demonstration”获得者——来自中日友好医院胸外科的马千里医生接受采访。采访过程中,马医生分享了几位对他的医师生涯产生深刻影响的医学领路人,同时为后辈提出些许金玉良言,并表达了对本届大赛的期望与祝福。

人物聚焦

北京大学医学部胸心外科学博士,中日友好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曾先后两次赴美国Duke大学医学中心接受胸腔镜微创外科和心肺移植专项培训。能够出色完成肺癌、食管癌、纵隔肿瘤胸腔镜手术以及肺移植临床诊疗工作。主要研究方向为肺癌的分子分型、分子分期及肺移植边缘供肺的维护。在The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Journal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 《中华胸心血管外科杂志》、《中华外科杂志》、《中国肺癌杂志》等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31篇(一作23篇,SCI5篇,累计影响因子10.277),参编、译胸外科著作5部,实用新型专利4项。现担任人社部留学人员科技活动项目1项,院级课题1项,作为科研骨干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青年科学基金、国际合作项目等课题。获得院级奖励9项,区市级奖励2项,全国级奖励4项。国内大会发言25次,国际大会发言4次,国际大会壁报展示2次,接受北京晚报采访1次,健康报采访2次,参与北京卫视养生堂肺移植节目录制1次。

袖式切除术的手术难点与优点

马医生去年参赛的手术视频是胸腔镜下右上肺叶袖式切除术,采访过程中,他为笔者详细介绍了与传统肺叶切除术相比,袖式切除术的手术难点和优点。

“手术在开放情况下进行已经比较困难,转到胸腔镜下,会显得更加局促,难于把控。缝合过程中进针、出针、打结等操作步骤比较多,缝线也容易发生缠绕,对术者的耐性是很大的考验。另外,进针、出针的角度和力度难于把握,需要有一定的经验积累和足够的韧性才能顺利完成。最后,缝合的时候在间距和宽度把握上有一定困难,可以看到,这个手术虽然做得成功,但还不完美,在每一针间距和宽度的把握上还存在一些差异。”

谈及袖式切除术的优点,马医生介绍其不仅具有切口小、患者恢复快、疼痛减轻等传统胸腔镜微创手术的优势,在术野上还有局部放大作用,清晰度得以提升。另外,进行此术式对于教学来说非常有帮助。“现在肺癌疾病组发生变化,这种病例越来越少,很多本科生、甚至研究生都不知道袖式切除术是什么,对它的认识只局限于教科书上的描述,但是通过观看手术视频,他们的认识会更直观。”

致前辈:前行道路上的盏盏明灯

作为一名青年医生,前辈的提携与帮助至关重要。马医生也列举了几位对他的外科生涯产生深刻影响的医学领路人。

  • 对每一位患者的情况都精确把控

“刘德若教授是我在临床上的启蒙老师,作为一名顶尖专家、大外科及胸外科主任,他的日常工作繁重,但依旧能做到不管病情轻重,都对每一个患者的情况进行精确把控。”

马医生和我们分享了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我曾接触过一个一日化疗的患者,刘教授当时向我询问其血常规情况,但我只记得患者的白细胞数值正常。当他继续追问患者的血红蛋白、血小板等指标时,我一时答不上来,含糊地说:‘应该没问题吧。’刘教授却严厉地回应:不行!不能用‘应该’,你要去查看化验单,知道确切的结果。当我看了最终的检查结果后发现,患者血小板计数极低,不宜进行化疗。正因为刘教授的严谨、细心,才避免了一次可能发生的医疗事故。”

“除此之外,刘教授高超的手术技艺也使我叹服。在做局部晚期肺癌、食道癌等高难度手术时,他作为顶级外科专家的水平就突显出来。手术速度不但不会减慢,在选择分离层次和结构时都能够准确地绕开被病变侵犯的组织,选择的手术切口、入路、手术器械的角度都会因手术难易度、个体差异而作出调整。”

“正因为刘教授积累了丰富的手术经验以及术前对病人情况的精确把控,才使得手术顺利进行,将并发症的发生风险降至最低。”马医生坦言。

  • 医生的三大法宝:手术刀、药物、言语

“王辰院长在跟全院青年医生讲课交流时,有句话使我记忆犹新:医生治病救人有三大法宝:手术刀、药物和言语,它们同等重要。与患者沟通得好会减少术前或术后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甚至能减少并发症的发生。”

在此之后,马医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慢慢纠正了原先只重视外科技术,而忽略与患者交流的工作方式。“王院长的智慧与看问题的高度使我钦佩。”

  • 规律性的时间安排与把控

D’Amico教授是马医生在美国杜克大学学习期间的老师,其身上有两点特质使他受益匪浅。

“一是他在做手术时不畏艰辛、勇往直前,哪怕有一点希望都不会放弃。对于一些高难度手术,其他医生都会选择开胸等保守的手术方式,但他依然可以在胸腔镜下顺利完成。不管多么复杂的手术,在他手上一点一滴、一步一个脚印地进行,就把肿瘤切下来了。”

“二是他有极其规律的时间安排与把控。作为癌症中心和胸外科的领导,还兼其他行政职务,工作繁重。但他依然坚持每天早上5点多就到医院,7点正式开始做手术,工作效率之高、作息之规律,让人惊叹。”

据马医生介绍,在美国杜克大学学习的一年时间里给予他最大影响的,就是同事们早起的作息习惯。“不管前一天的手术进行到多晚,当地的医生都会在第二天5点就起床,6点半之前一定会赶到病房查房。不仅如此,下级医生更要比上级医生提前1小时到达病房,先查看患者情况,思考应对方法,等上级医生到病房后再进行汇报,接受他们的指导,这样交互式的学习方式可以使年轻医生主动参与临床工作,快速提高自己的水平。”

另外,这段进修经历也使马医生深感在临床研究上,我国与欧美发达国家尚存在不小差距。“标本库是进行科学研究的基础,它的功能不仅仅是存放一些冻血冻肉,其建立和维护需要大量金钱、时间、人力等资源的投入。实验室亦是如此,我国的实验室大多都是科室的附属产品,而国外的实验室是通用的,其硬件、软件、管理人员等都是综合在一起,运行效率很高,我们也要借鉴这种模式,整合小实验室成为多功能的综合性实验室。”

  • 问题导向型科研思维

“赫捷院士的科研思维给予我很大震撼,他不仅是一名外科医生,更是一位大科学家。其从事科研工作的正规化流程,已经可以和国际接轨,甚至超越国际水平。”

“除此之外,作为中科院院士,他看问题的高度、对全局的精确把控更是值得我们这些后辈为之学习。”

  • 手术流程精细化管理

“高树庚教授行云流水般的手术技术亦令我叹为观止,在处理淋巴结、肺动脉、肺静脉这些重要结构时亦是驾轻就熟。从术前、术中到术后,整个手术流程都精细化管理,追求完美,对其中的每一个步骤都实施严格的质量控制,确保手术顺利完成。”

除此之外,70多岁高龄、退休返聘的葛炳生教授的敬业精神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马千里医生。他们犹如盏盏明灯,助其在外科道路上少一点羁绊,多一份通畅。

致后辈:会做、会写、会说

马医生曾被评为医院的优秀青年教师,谈及与学生之间的相处模式,他说道:“首先是双方参与式,不能上级医生说一,下级医生说二。其次是问题导向式,上级医生要主动发问,引导下级医生去探索、去追根溯源。最后亦是最重要的是朋友般的交流方式,年轻医生比较内敛,不敢放开做,只有像朋友般对待他们,他们才能迸发思路、放开行动。”

马医生亦为后辈提出了些许金玉良言。“一是树立‘临床与科研并重’的观点,尽快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做多方面的积累,包括临床资料、阅读文献、观点和语言上的积累等。二是认真对待自己在培养过程中接受的每一个考核,决不能出现半点马虎和懈怠。三是要对从医这条道路充满信心。医生的职业生涯是螺旋式上升的,要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有持续性发展的准备和动力。四是做到三会——会做、会说、会写。会做手术,手术技术过关是基础;其次,口才不可或缺,即使医疗水平很高,但不能有效地表达,也是徒劳;最后,会写论文,通过书面表达,把自己和所在的单位向外界推介。”

赛出友谊、赛出水平

采访最后,马千里医生与笔者分享了上届大赛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通过比赛,我发现中国青年医生的手术技巧都非常棒,每个手术视频都有其亮点,值得我去学习和借鉴。大赛的专家评委实力雄厚,所给予的评价非常中肯、有说服力。另外,从赛前通知、视频收集和评审到最终颁奖,组委会都办得有条不紊,为你们点赞。”

谈及本届大赛,马医生更是表达了极高的期望和祝福。“希望本次比赛能秉承以往的优良传统,同时期待有新的亮点出现,博得更多人的眼球,产生更大的吸引力。最重要的是,赛出友谊、赛出水平,更多的同行能够通过这个平台相互结识,为将来开展多中心临床研究奠定基础。”

采写编辑:宋纪松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责任编辑:江苇妍,许梦杨 AME Publishing Company

相关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