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赵珩教授:开好胸外科这艘“航空母舰”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引言:赵珩教授是个非常直爽和健谈的人,有问必答,而且幽默风趣,在采访中不时会为我们举一些有趣的例子,打几个贴切的比方,让我们能更好地理解他所说的内容。他的回答中闪烁着其个人魅力,也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位医者的风范。

人物聚焦

赵珩,男,主任医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教授、上海市胸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硕士生导师,上海市胸部肿瘤研究所气管、食管疾病研究室副主任。擅长气管疾病的诊治,胸壁缺损的手术重建,擅长胸腔镜在胸部疾病中的应用,食管癌的早期诊断和根治性手术治疗。对心肺功能较差的肺、食管疾病患者手术治疗有较丰富的经验,并在国内首次进行了同种异体气管移植治疗长段气管缺损手术。

胸外科的前世今生:“百花争艳”

赵珩教授在采访伊始便自豪地说道,胸科医院是国内最早建立的专科医院之一,其胸外科更是中国心胸外科的摇篮。胸外科底蕴深厚,老前辈们创造了最早的经典手术并制定了相关的手术规范,许多技术更是沿用至今。赵教授向我们介绍,目前胸外科主要治疗并解决复杂疑难为主的胸部疾病,且始终走在专业的前列,努力开创各种新技术。

提起胸外科的优势他如数家珍,胸外科的亚学科中,气管外科在国内病例数量最多,除了手术,相关替代品研究也都在进行;在纵隔外科方面,胸科医院对于胸腺瘤的治疗经验丰富,每年进行700到800多台手术,种类也很多;肺癌微创治疗及机器人手术更是不落人后。“胸科医院并不是在某一技术上一枝独秀的医院,而是在胸部各个领域都全面优秀发展。”赵教授总结道。

如今微创手术在胸外科领域的应用已是非常普遍,我们询问了赵教授使用微创技术与传统开放手术的比例和依据。他告诉我们,微创手术比例目前已达到84%;至于两种手术方式的选择,赵教授认为这不仅要根据国际上的惯例及相关指南,也与技术的革新和疾病谱的改变有关。

微创与传统手术之思辨:“唯才是举”

赵教授指出,国际上微创方法逐渐得到推广是有前提条件的,从前患者的病灶大而复杂,微创在当时根本无从谈起,而现在随着国家经济状况的改善,以及国民对健康意识的增强,疾病发现得早,病灶范围变小,这样才使得微创技术得以使用,甚至进一步发展。

另外,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疾病谱也在发生变化。赵教授为我们举了几个例子,他告诉我们,早期心脏科都在为治疗风湿性心脏病和先天性心脏病做大型开放手术,而这些疾病现在已是少有,许多疾病也都逐渐被攻破。就肺癌来说,目前在病灶极小的情况下便已经被发现。传统手术技术已经不是这些小病灶的最佳治疗方式,基于医生追求对患者的创伤更小且更快捷的治疗方法,微创技术的发展是必然趋势。

“胸外科对于手术方式的选择是根据疾病谱和疾病特点来决定的,”赵教授说道,“一般来说,早期的,简单的并能用微创解决的病灶,我们首选微创;而对于复杂的,晚期的病灶,我们还是选择传统开放手术,并不会一味地去追求用微创来治疗无法彻底根治的疾病。”他一再强调,作为医生,要客观地掌握微创技术,不能滥用,不然就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另外,微创技术的成本普遍高于传统开放手术,患者又普遍缺乏基本的医学科普,只理解字面意思,因此医生要客观地理解每个技术的性价比,为患者把好关,最终达到最好的治疗和预后效果。

在聊到目前被广泛应用的胸腔镜时,赵教授纠正了我们的观念。他指出,胸腔镜与传统开放手术的治疗效果没有区别,目前胸腔镜可以达到传统手术的效果,但并不等于胸腔镜手术就优于传统手术。传统手术几百年的摸索与应用不会轻易被推翻和取代,正如现在空调已经很普遍了但大家还是会用到扇子。但微创的确减轻了传统开放手术给患者带来的创伤和痛苦,这与快速康复的理念不谋而合。

赵教授是国内快速康复的发起人之一。他认为快速康复是一个整体概念,检查快速,住院快速,手术快速,麻醉康复以及术后护理的及时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目前针对快速康复,胸科医院已经实施的措施有减少麻醉药物的使用,减轻插管,微创技术的应用,术后早期下床活动,以及有针对性的护理,比如防止血栓和呼吸道感染等。赵教授也强调,手术对人体生理的影响很大,需要一定的恢复期,所以快速康复是有限度的,“今天做完手术明天就出院不现实!”一般手术后三到四天出院,已是非常快速,并且与国际水平一致。

梯队化人才培养:“韬光养晦”

赵教授非常注重人才培养,他坚信“少年强,则国强”。在专业方面,他提出年轻医生应该先打好基础,掌握好最基本的传统手术方式,包括胸腔穿刺,开胸和一些简单的模式操作;随后再进一步学习高精尖的技术,这样才最扎实,即使未来手术出了意外也不会不知无措。

在团队建设上,赵教授认为在科室中应实施人才的“梯队培养”,做到后继有人。他提出了这一模式的层次,极少数人作为“领袖”,个别人作为“干将”,绝大多数人作为“工作者”。“领袖”应在临床,科研及社会活动各方面都活跃,能把团队带大;“干将”不一定要做高精尖的东西,但能带领工作者把手术做好,有患者和知名度;对于“工作者”,在未来也要从中去培养和提拔“领袖”和“干将”,保证团队人才的源源不断。

在采访中,赵教授和我们聊到,他曾治愈了一位85岁高龄的肺癌患者。对于高龄患者的治疗,这是需要经验积淀和胆量的。他希望科室中的后辈能敢于承担风险与责任。另外赵教授也提出,最主要的是要做到为人正直,这样才能团结周围的人并树立自己的威望。除了在某一领域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还要有拼搏精神,敢于做别人不敢做或想不到的事。

赵教授对自己的团队感到欣慰和满意,他高兴地告诉我们,胸外科已经连续4年在复旦医学管理研究所专科排名中获得第二名,这是包括了临床,科研,教学,社会知名度多方面的综合排名。能连续获此殊荣让大家很有成就感,因为这肯定了团队的辛苦付出,同时也激励着大家继续努力。欣慰之余,赵教授对如何开好胸外科这艘“航空母舰”倍感压力,他希望自己能圆满完成这个有挑战性的艰巨任务。

未来发展与杂志合作:“鸿鹄之志”

日本和美国麻省总院的访学经历令赵教授印象深刻,他也将国外先进经验应用到了日常工作中。他向我们回忆道,日本医生认真敬业,手术细致,带着一种不把事情做好誓不罢休的精神;在麻省总院这个全世界气管外科的发源地,有着非常传统和严谨的教学,患者来源多,善于研发新的技术和特定病例的治疗方案,他所欣赏的也正是麻省总院医生的踏实和钻研精神。他谈到,胸科医院和麻省总院一样,非常低调但具有超强实力。

对于胸外科的未来,他希望胸外科能借鉴麻省总院的理念,不断发展。他提出除了治疗疾病全方位,质量好,规范化外,各个领域包括亚学科都要做研发和新研究。

对于 Shanghai Chest 这本主要聚焦在胸科方面的杂志,他希望杂志专业性强,发表的文章质量高,这样杂志的层次就可以提升。胸科医院与国外多所知名高校和研究所,如日本国立癌研,瑞士伯尔尼大学,苏黎世大学等都有开展食管癌,肺癌及肺移植方面的合作,他希望届时通过胸科医院各位医生和国际化合作的助力,将杂志推广到全世界。

赵教授在采访中与我们分享了科室的工作,他的人生经历和感悟,如同一个师长向你娓娓道来。他将专业的东西用贴近生活的话语来阐述,用有趣的例子来解释。他提到自己的基本工作日程,轻描淡写,不诉一丝辛苦,却勾勒了一个严谨踏实,默默付出的胸科人的模样。

采写编辑:吴晓珺 周丽桃 AME Publishing Company

相关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