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黄炯强:好医生要懂得为患者服务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专家介绍

黄炯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广医一院”)胃肠外科主任,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担任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加速康复外科常务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康复协会胃肠外科分会常委,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肥胖和糖尿病外科医师委员会委员,中国研究型医学会糖尿病与肥胖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广东省大肠癌常委,广东省医师协会胃肠外科分会常务,华南遗传性结直肠癌协助组顾问委员,第二届“羊城好医生”。对肿瘤的手术治疗注意根治性治疗原则,术后则强调综合治疗,擅长胃肠肿瘤、肛门疾病、疝及甲状腺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尤其对胃肠道肿瘤的综合治疗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引言

怎么样才能成为一名好医生?2016年获评“羊城好医生”的黄炯强医生毫不犹豫地回答:“作为一个好医生,要有为患者服务的意识。”而要服务好患者,首先,要不断提高技术,更好更快地为患者解除痛苦;其二,要学会跟患者做朋友,“我跟很多患者都保持着非常好的关系,他们很信任我,一家人都找我看病,”黄医生表示。

1、技术乃立身之本

服务好患者的前提是不断地提高技术。孙思邈有言:“世有愚者,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故学者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不得道听途说,而言医道已了,深自误哉!”医者,是一个学无止境的职业。要成为一个好医生,就要不断地提高医术、改进技术、学习新理念,在交流和实践中不断地反思和历练,绝不自满,永不停步。

心怀患者,博济天下,黄医生一直秉承着这样的理念走在行医之路上。

早在2003年,广医一院普通外科按照中华医学会分科建设要求进行分科时,黄医生毅然选择了胃肠外科,因为当时结直肠癌发病率处在上升阶段,他觉得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他去做。至今,他仍专注于结直肠癌的研究,为打倒这个广州“癌老二”做着努力。

当肥胖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影响健康的五大危险因素之一,而随着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肥胖症患者也越来越多时,黄医生也开始关注这一现象。在2011年10月,广医一院正式成立了减重与糖尿病中心,并定期开设减重门诊,并从2013年起相继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的患者教育活动,受到了患者的热情参与和广泛好评。作为门诊负责人,黄医生表示:“病理性肥胖,是无法通过节食、锻练等一般手段减重的,必须进行外科手术。”

“减重手术可以通过3D腹腔镜进行。”据黄医生介绍,借助3D腹腔镜技术,完成一台垂直袖状胃切除加十二指肠空肠绕道术只需要90分钟,而且手术切口小,出血少,术后12小时即可下床,24小时后便可进食。

黄医生所在的胃肠外科,早在2014年已经把3D腔镜技术应用于临床手术,包括胃癌、结直肠癌、减重手术等。对符合手术指征和条件的患者,黄医生尽量都采用3D腔镜开展手术,以期减少手术给患者带来的创伤,加速患者康复。在那“酷酷的”3D眼镜后面,连台手术后的眼睛疲惫不堪,但全心全意为患者的心从未动摇。

“裸眼3D技术是对我们医生眼睛的解放。”采访中,黄医生介绍了他正在应用的一项新技术—— 2015年,裸眼3D显示技术成功地被应用于临床手术,在继承了眼镜式3D技术画面立体、图像清晰的优点的同时,还解决了视觉疲劳、呼吸产生的雾气导致视觉模糊、偏光镜片会导致分辨率的损失、亮度降低50%等问题。“现在我们判断更加准确,尤其是在缝合、打结当中,我们能更加得心应手”,他评价道。

如今,他受邀成为了广医一院——COVIDIEN裸眼3D微创手术高级研习班的培训导师,谈及裸眼3D手术的学习难度,黄医生并不担心:“我们科的每一个组在腔镜手术上都是比较成熟的,运用3D以后没有很大的手术改变,还是腔镜手术,只是更好地立体展示,反而能更加快地适应,不存在很大困难,反而是在2D腔镜,3D腔镜基础上,锦上添花。”

2、学会跟患者做朋友

近年,我国医患关系愈演愈烈,可在黄医生这里,却是截然不同的氛围。在各大就医指导平台的黄医生个人页面下,全是患者自发留下的好评赞扬;广医一院官网上,更有不少痊愈患者发来对他的表扬信。

一位来自台湾高雄的患者曾写道:“三年前,黄主任给我进行微创手术,恢复快,现在很好,真的谢谢黄主任。黄主任有良好的医德,有精湛的技术,在我的整个治疗过程中,能够和我详细沟通,为我制定最佳治疗方案,对我精心照顾,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对此,黄医生认为:“我们服务好患者,患者就能明白我们是为他着想的,也能理解医生的工作,这些都是相互的。”相互理解,正是解决医患矛盾最好的方法。

黄医生还与笔者分享了一个故事:在2014年,一位患者在发现自己便血后前往医院看病,初诊的医院判断他为消化道出血,可治疗一直没有见效。患者辗转多家医院后,遇到了黄医生。“那时候他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尿液都没有了,”黄医生回忆道。在进行了一系列细致的检查后,黄医生确定患者患的不是消化道出血,而是血性腹水。

“当时,腹部血管检查结果显示患者的肠静脉、肠系膜上静脉以及脾静脉都是血栓,情况非常危险。患者随时都会死在手术台上,”黄医生一再与患者家属沟通,反复解释手术方案和风险,取得了患者家属充分的信任,最终进行了手术。

手术过程很顺利,然而术后却并不轻松。患者术后出现了多器官衰竭,几度濒危。但黄医生及整个团队一直坚持和努力,最后将患者从“鬼门关”边缘抢救了回来。出院时,患者家属的话让黄医生久久难忘:“她说以后什么病都要找我看。这种信任让我很感动,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秉承为患者服务的原则,在2014年,黄医生所在的胃肠外科牵头组成了胃肠肿瘤MDT小组。MDT又称多学科诊疗模式,源于上世90年代,即来自多个科室的专家组成工作组,针对某一疾病,通过定期会议的形式,提出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结直肠癌这个疾病要多学科充分讨论,才能得出最准确的结论。成立MDT小组能避免单一学科的认知偏差,还能为患者制定最佳的治疗方案,这是我们的初衷。”

在为患者制定治疗方案的同时,MDT小组还促进了各学科的交流,“我们这个小组里有影像(CT、MRI)、内科、放疗、肝胆外科、胸外科等科室的医生,互相交流,让我们实现了互相学习。”黄医生解释了MDT模式的种种优点。

一转眼,胃肠肿瘤MDT小组已经成立了4年,逐渐步入正轨。“以前我们一个月一聚,现在隔周一聚。”随着患者需求越来越大,黄医生所在团队已经开始考虑将碰面频率改为一周一次。

然而,MDT模式在中国还是面临着种种困难。首先是收费制度不完善,尽管广东省物价局已经设立了收费项目,名义是“疑难杂症会诊费”,然而根据黄医生透露,市级管理部门并未通过,因此MDT模式在各个医院还处在各自为政的情况。再者,各科医生的工作量都非常大,非常忙碌,在这样超负荷工作的情况下还要抽出固定时间会诊,对医生个人而言无疑是一个负担,黄医生就表示:“全靠为患者服务的精神,我们才能坚持聚在一起。”

“希望通过MDT,让我国结直肠癌治疗的水平达到比较高的层次,更加科学,更加准确。”希望与困难并行,黄医生表达了对MDT模式的愿景,“现在还只是在大医院里开展,希望待制度落地后,这个模式能在更多基层医院得到推广。”

3、一辈子都跟医学打交道

被问到当初为何从医时,黄医生回答道:“我选医学这个专业还是跟我父亲有关。”

黄医生父亲也曾学医,但因所处年代局势动荡,最终未能实现行医的梦想。打小,黄医生便被父亲教育着医生救死扶伤的观念,考上大学后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学医,延续父辈未竟的理想。

“假如以后不做医生,我想去做医学科普,”黄医生笑着说,“在这几十年的医疗工作里,我发现一些不良的健康习惯并没有得到重视和纠正,因此我想做一名科普志愿者,向更多人推广正确的健康理念。疾病,预防比治疗更重要。”

及患者之所及,是为好医生。

采访:宋纪松

成文:严斯瀛

责编:李   媚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