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Interest创刊词:严谨的幽默,科学的有趣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邓展涛
关键词:

致我们的8周年

2017年7月8日,是AME创办的8周年纪念日,也是AME旗下新刊 Interest 主编邓展涛大学8年毕业的日子。上一个八年,我们让梦想照进现实;这一个八年,我们将坚守初心,携手前行。少年佩剑,血液新鲜,理想生猛,让我们相约下一个八年!

恰逢七月,正当毕业,虽然早就过了那个多愁善感的年纪,但这个时间自己心里也难免少不了一份淡淡的忧伤与对前路的渺茫,总结在大学里的八年,没有惊为天人之举,也算没有留下太多的遗憾。对于自己选择医学这个专业,虽然有时候也会跟其他青年医生一样抱怨国内医疗环境差、压力大、工作量大、培养周期长等,但我从来没后悔过自己这个一生的抉择。时常想起小时候老师问我们的一个问题:“大家以后长大了当做什么职业?”医生、教师、科学家,这是在幼儿园里能听到的三个最为普遍的答案,有人说,成长中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成为了自己小时候最想当的那个人,在国内医教研一体的大环境下,细细想想,选择医学这条道路,竟然一次性实现了自己孩童时代的三个梦想,这也算是在我选择专业后的一个意外收获吧。

在南京大学八年,这个学术氛围浓厚的校园,见过太多的大师,听过无数的课程,但能在我记忆中留下深厚印象的大师却并不是太多,这有可能跟我的注意力不集中,爱在课堂上睡觉的习惯有关。但从另外一个方向想想,能让我这个在同学眼中“超级能睡”的学生认认真真,一分一秒的听完整个课程或者讲座的老师,我敢说这已经不是能用能力或者方法来形容,这已经上升到了一种人格魅力,而这种人格魅力,就是我们常说的“幽默有趣”。这些大师大都不是师范学校毕业的,没有经过培训的授课技能与教学方法,他们大多是临床上的高年资医生,或者是在科研上勤勤恳恳的科学家,他们就像是绝世高手,云淡风轻间就把绝世武功传授给了我们,而我们则在风声笑语中增长了功力。然而,知识传授固然简单,幽默有趣的人格魅力,却难以培养,有人说赵本山、郭德纲培养出那么多徒弟,他们都很“幽默有趣”,然而我认为,他们这种“幽默有趣”其实属于大众文化、娱乐文化,跟我在大学八年间记忆深刻的大师,有灵魂上的区别。因此,我认为并不存在可以学习传授的“幽默有趣”,老师传授的都是“外功”,是武功招式,而人格魅力这种深蕴的“内功”,则需要几十年如一日的沉淀。

我的大学八年,也恰逢AME(Academic Make Easy, Excellent, Enthusiastic)学术出版公司成立八周年,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尽管我是在2016年才正式认识AME公司,但在刚认识AME公司的时候,他们“欲穷千里目,快乐搞学术”的理念就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很是惊喜,这不正是跟我的理念不谋而合吗?

因此,在成功应聘AME公司的兼职科学编辑的第一次会议中,我就大胆地提出了要办“Interest”这样一本科学幽默杂志,当时就获得了汪道远社长和其他小伙伴们的支持和鼓励。科学研究是枯燥的,同时也是有趣的,但我们往往倾向于将科学研究中枯燥的一面的展现给大家,而将有趣的一面藏了起来,因为我们在科研培养中受到的教育是用实事求是,用数据说话,但毕竟数据实在太冰冷了,冰冷到夏天晚上看文献,竟然能感觉到有开空调的效果。但我有时候想,为什么我们的数据不能是热情的,不能是有趣的,难道冰冷单调的数据真的比热情有趣的故事更能说明问题吗?当然,我并不是否定目前的科学论文写作方式,科学研究有其特定的严谨性和科学性,规范的数据表达和问题陈述有利于研究者间的交流,我只是希望能通过“Interest”这样一个平台,能将科学研究的另一面展示出来。严谨的幽默,科学的有趣,这就是有趣的科学研究在我心中区别于大众文化以及娱乐文化的根本。

八年过去了,我有时候在想,下一个八年后,我做成了一些什么事,有哪些事是我还在继续做的,又有那些事,是我摸滚打爬八年后,仍然没做成的。我希望“Interest”能像小龙女的寒玉床一样,躺于其上则能激发研究者的科学性和好奇心,更能潜移默化培养研究者幽默有趣的人格魅力。我更希望八年后,我翻翻这八年来出版的“Interest”杂志,能让我继续坚持把这件事做八年,八年,再八年。

邓展涛

记于2017年博士毕业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