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蒋青教授:骨关节炎治疗的发展和未来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黄颖琪 1 , 周丽桃 1
1 AME出版社
关键词:

编者按:在2017年ISAKOS双年会上,我们很荣幸邀请到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运动医学与成人重建外科的蒋青教授就骨关节炎治疗的发展和未来,以及Annal of Joint (AOJ) 杂志的发展愿景做了一个简短的采访。

人物聚焦

蒋青,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运动医学与成人重建外科行政主任,博士后,博士生导师,国内运动医学专业唯一的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并担任本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骨科和康复组组长。是国内第一个在国际关节炎协会(OARSI)任职理事的学者,担任SICOT中国分会基础研究分会副主任委员、国际软骨损伤修复学会(ICRS)中国分会副主委。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分会常委、下肢学组组长、中华医学会再生医学分会委员、软骨修复学组的副组长,本届江苏省运动医疗分会主任委员、骨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创伤分会副主任委员。主要从事运动系统疾病基础和临床研究,共发表中文核心论文80余篇、SCI论文60余篇,包括Nature Medicine, Nature Genetic, ACS NANO,2007有篇论文被评为中国最有影响的百篇国际论文,文章总引用数为852次,单篇最高他引为119次。带领的团队获得多项国家专利,其中包括三维打印技术专利2项,踝关节屈伸运动器专利1项,膝关节置换专利2项,修复关节软骨损伤专利1项。Annals of Joint杂志的主编之一。

我国患骨关节炎现况和规范化治疗

AME:超过80%的60岁以上人群都有不同程度的骨关节炎,请您跟我们谈谈目前我国的治疗骨关节炎的现状。

蒋教授:因为老年化,还有目前喜欢运动以及代谢综合症这一类的患者越来越多,所以患骨关节炎的人越来越多,这个跟西方国家差不多。

目前对于骨关节炎的治疗,大城市的医院相对小城市的医院会正规一些,越是小城市或者是规划比较小的医院,治疗方式越不正规。其不正规性可从以下两个方面体现: 一是过于重视药物治疗,轻视了一些非药物治疗,例如:辅助治疗,二是看重手术治疗,而忽略了一些非手术治疗的方案。

AME:可否请您介绍一下规范化的骨关节炎治疗?

蒋教授:对于骨关节炎的治疗应该要分阶段来剖析。首先,我觉得当患者被确诊骨关节炎,医生就应该跟患者做健康教育和给患者一个理念上的改变。譬如说,给患者一些生活习惯的建议,避免由于饮食和生活习惯而引起肥胖,避免由于高频率的爬山,或已经有明显症状却还在坚持跑马拉松等不合适的运动方式或生活方式加重骨关节炎。

其次,针对早期骨关节炎的患者的用药,目前从循证医学只有止痛药。但是,止痛药也是要分阶梯性使用的。例如,患者一开始症状轻的时候,应该使用局部的外用药,因为它副作用小。当局部外用药没有用的时候,那可以辅助用可服的止痛药。而可服的止痛药,它也有很多不同的选择,像有Cox-2 跟非选择性的抑制剂。非选择性的抑制剂对胃肠道的副作用大一些,而选择性的抑制剂的话, 它的对胃肠道的副作用就会少一些。如果到了已经很严重的晚期,止痛药也控制不住了,那可以选择手术治疗。这就是一个阶梯性的治疗方式。

目前还有存在争议性的治疗方法,如日常临床有很多医生使用局部注射玻璃酸钠,或者让患者口服氨糖。对于这一切,在国外的指南、循证医学依据已经证明了这些方法是没有用的,但在国内,我们还是在用。这样并不是代表不可以,而是医生在使用的时候,必须要跟患者说清楚。任何的治疗方案都是应该结合循正医学的依据还有患者的意愿以及医生的经验。

AME:微创手术治疗在骨关节炎的治疗中担任一个怎样的角色?

蒋教授:目前国外的循证医学指出微创手术治疗骨关节炎是没有用的。事实上,如果是不加选择性的,对所有骨关节炎的患者做微创手术,这个方案肯定是不对的。一般在临床上,哪一类病人适合做这个手术呢?例如患有骨关节炎的患者,同时伴有半月板损伤症状,或者游离体症状的,这是也是可以做微创手术的。因此,并不是说所有的骨关节炎的手术都完全不能做。其实在国内,有很多医生对于这类手术也是非常有经验,可能跟美国人的观念不一样,但我觉得我们需要的是有自己的数据、自己的循证医学的依据,未来进一步确定微创手术治疗骨关节炎的适应症。

治疗骨关节炎的未来发展

AME:您一直从事骨科系统疾病的遗传研究,可否请您谈谈骨关节炎与遗传的关系?

蒋教授:对于遗传,我们可以先建立一个基本的概念。一般有遗传性的病,它都是叫作多基因疾病,区别于单一基因疾病。单一基因疾病是一个基因影响了全身所有的系统。至于多基因疾病,是多基因影响了某一个病。但是,多基因疾病的特点是它除了是遗传因素(基因)影响以外,同时也是被环境因素所影响。骨关节炎就是一个典型的多基因疾病。多基因疾病是被遗传因素影响和环境因素所影响。所谓的「环境因素」就是非遗传因素的影响,比如一个人后天的运动、轻微的一个外伤或者是运动方式,甚至是其他的方式亦会造成这个影响,这个就叫做多基因疾病。

其实在临床上,大部份的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等都属于多基因疾病。以骨关节炎来说,例如你的父母有骨关节炎了,那么作为子女,可能就成为了骨关节炎的高发人群,但是这并不代表其子女一定也会发病;如果你的父母本身没有这个病,作为子女的,也不一定就不会患上骨关节炎。所以说,如果你的父母那么不幸有遗传病的话,可能作为子女的你,在遗传背景上比别人多一点点,所以在后天上就需要注意一些。反过来说,如果你的父母遗传基因十分好,但是如果子女后天不够注意,如体重特别大或者是整天不适当的运动的情况下,也是会有机会发病的。

AME:您如何看待未来骨关节炎的治疗的发展方向?

蒋教授:我个人认为,从药物治疗上,应该是要发展可以改善疾病的药物,我对这一点抱有希望。此外,在生物治疗上,骨关节炎将来是很有希望的,例如是现在通过干细胞刺激软骨再生,这些研究在未来有非常好的前景和希望。

给未来骨科医生的愿景

AME:作为Annals of Joint(AOJ)杂志的主编之一,您对AOJ的发展有什么构想以及发展目标?

蒋教授:对于这本杂志,我的想法是把它定位为将来在这个领域上顶级的杂志。我想以基础研究为主,临床为副,这样的话才能够把杂志内容的层次提高。就跟我们当初创刊时一样,把这本杂志定义为跨领域,把基础研究与临床还有遗传学科、材料等各方面的研究都放进去杂志。我希望可以做到成为我们这个领域裹大家都公认的一流的杂志。

AME:您对年轻医生的骨科医生,寄予怎样的厚望或给与怎样的建议?

蒋教授:在我国整体的经济和科技水平快速提高的大环境影响下,对于年轻的骨科医生,我觉得这个时期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最好的时期,也是一个最坏的时期。因为机会很多,一是在医疗水平上,有很多医生都能掌握更多更新的技术;二是由于经济急速发展,患者的经济能力可以承担国内外更多新的器械和药物治疗实现更好的治疗效果,同时也给予了医生更多的治疗方案的选择。可是也是最坏的时期,因为我担心的是年轻医生一昧地追求做手术而忽略了自身对于整个临床知识全面的培养,以及其他方面的科研工作,所以这就是我说也是最坏的年代。

采访 / 写作编辑:黄颖琪 周丽桃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推荐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