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荚卫东:加速康复外科(ERAS)——21世纪人文外科时代的典型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闫梦梦 1
1 AME出版社
关键词:

编者按:2017年6月23-24日,第五届国际肝胆外科肝移植高峰论坛于宁顺利召开。本届论坛聚焦肝胆外科以及肝移植的新发现,新技术,新热点,为广大学者提供了一个高水平的交流平台。会议期间,小编有幸对安徽省立医院肝脏外科荚卫东教授进行了专访。

人物聚焦

荚卫东,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安徽省立医院肝脏外科主任,主要研究方向是肝癌的临床与基础研究,在国内外医学期刊发表专业论文230余篇, 其中SCI论文51篇。

国际肝癌协会会员、国际肝胆胰协会会员、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肝癌学组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肝脏外科医师委员会常委、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 MDT 专委会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普通外科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加速康复外科医学专业委员会常委等。

执笔撰写肝切除术后加速康复中国专家共识(2017版);参编原发性肝癌规范化病理诊断指南(2015 版)、普通外科围手术期疼痛处理专家共识(2015 版)、肝胆胰外科术后加速康复专家共识(2015 版)、肝细胞癌合并门静脉癌栓多学科诊治中国专家共识(2016年版)、胆道手术加速康复专家共识(2016 版)、复杂性肝脏肿瘤三维可视化精准诊治专家共识、肝胆管结石三维可视化精准诊治专家共识、肝门部胆管癌三维可视化精准诊疗专家共识、肝切除术围手术期管理专家共识、计算机辅助联合吲哚菁绿分子荧光影像技术在肝脏肿瘤诊断和手术导航中的应用专家共识、国家卫计委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2017年版)。

ERAS之萌芽成长篇

文化大革命期间提出的“两管一禁”的废除,奠定了加速康复外科的原型。上个世纪90年代,欧洲医学界在心脏大血管的手术方面就已经提出了加速康复外科的概念,后来演变成今天的ERAS(加速康复外科)。之后,由黎介寿院士将加速康复外科的理念引入中国。荚教授团队从2007年开始就在肝脏外科领域开展了康复加速外科的相关研究。继欧洲医学界在2008年发表了第一篇肝切除后加速康复外科的研究之后,荚教授团队在2010年发表了国内第二篇和第三篇的相关研究。

ERAS之指南解读篇

荚教授提到在进行相关的肝切除后加速康复外科的工作的时候,发现临床上缺乏相关的指南/共识来指导临床医生进行相关的工作,所以荚教授和众多的专家结合国内的经验与相关的文献共同制定了中国的肝切除后加速康复外科共识。这个专家共识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术前,包括8条因素;第二部分是术中,包括7条因素;第三部分是术后,包括9条因素。其中,荚教授还提到专家共识中制定了有关病人什么情况下可以出院的标准,这对加速康复外科的临床实施是一个很好的标志。此外,荚教授重点提到,共识所涵盖的术前宣教的内容在康复加速外科中尤为重要。有关这点,荚教授和我们分享了安徽省立医院肝脏外科的一些经验:给每一位住院的病人分发印有宣教内容的小册子,让病人了解到相关内容,可以很大程度的降低因恐惧带给病人的应激反应。当然,荚教授表示如果可以将共识的内容添加到小册子里,那么他们术前宣教的内容就更加丰满了。

荚教授在大会上把术前,术中,术后这三个部分融合在一起对肝切除术后加速康复专家共识进行了详细的解读。并且,荚教授认为加速康复外科在肝脏切除领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并非制定了专家共识,所有的医院都必须完全遵照这个专家共识。在专家共识的执行过程中,还应具体结合每一个病人的实际情况。

同时,荚教授强调肝切除术后加速康复专家共识在临床的实施是一个多学科协作(MDT)的过程。如果没有多学科参与,这个共识也难以实施。作为一名肝脏外科医生,应该是MDT的核心。因为只有外科医生把手术做好了,病人的术后并发症减少了,他才能做到加速康复。如果手术做的不精准,术后出现了并发症,针对这样的病人,无论我们采取什么样的加速康复外科措施,都是难以进行的。

ERAS之未来展望篇

谈及加速康复外科的前景,荚教授表示21世纪是人文外科时代,而加速康复外科恰恰是人文外科的典型。对于病人来说,降低了术后并发症的发生,降低了住院费用;对于医生来说,促进了学科的发展,可以更好的与病人进行交流;对于医院来说,缩短了病人的住院时间,有限的床位住更多的病人,提高了医院的效益。加速康复外科的实际意义和我们国家正在推广的新医改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加速康复外科会一直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


采访 / 写作编辑:闫梦梦,AME Publishing Company

相关阅读:

好书推荐

《加速康复外科——华西胸外科实践》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