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UPMC傅浩强教授:学习永无止境,切忌一技走天涯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如果你认为你什么都懂,这正是问题所在。(That's a problem if you think you know everything)” 这是傅浩强教授(Prof. Freddie H. Fu)在一次与AME的专访当中,铿锵有力的诉说他多年来身为医者和运动医学界领导者的心得。

对他来说,即使他已发表了逾500篇文章,完成了接近8000例前十字韧带(Anterior Cruciate Ligament,简称ACL)手术,培训了超过8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医师,获取接近200个授勋与殊荣,他仍坚信:“我仍在学习,学习是永无止境的。(I'm still learning. Learning never stops!)”

到底,这位拥着一颗虚怀若谷的心的医学界名人背负着什么耿介拔俗的医者理念?

人物聚焦

傅浩强(Freddie H. Fu),于香港出生,后来移居美国生活。现任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矫形外科主任,匹大体育系主管队医,机械与材料科学、复健、卫生和体育活动部门教授,UPMC Rooney Sports Complex(原名Sports and Preventive Medicine Institute)的创办人,乃骨科手术和运动医学领域的先驱和权威。

傅浩强于不同学术团体和协会担任职务,当中包括美国整形外科协会、康复协会、骨科研究与教育基金会(OREF)等。2008年被任命为美国骨科运动医学学会(AOSSM)主席;2009年担任世界关节镜、膝关节外科和骨科运动医学协会主席;2010年获匹大医学院授予“Distinguished Service Professor”的最高荣誉,成为首位获该殊荣的华裔教授;2011年获取美国矫形外科医生学术界的“Diversity Award”,成为该奖第九位得奖者及首位亚裔美国人得奖者。

科研方面,傅浩强致力从生物学、生物力学与生物动力学等方面广泛研究运动损伤处理的相关问题,并发表或编写大量同行评审文章、书籍及教科书。

傅浩强同时十分关注医师的培训,不但主力监督美国顶尖的骨科住院医师培训计划,更于2010年捐助100万美元成立“Freddie and Hilda Fu Endowed Fund”,资助匹大骨科的教育和培训 。

进步需持之以恒 切忌一技走天涯

自1982年起,傅浩强教授就职于匹兹堡大学医学院。30多年来,傅教授完成了近8000例前十字韧带手术同时,勇敢地面对各式各样从技术到知识层面的重大挑战。

由最早期的传统开放性手术——手术长达3小时、宽大的手术切口、漫长的康复期……以当时有限的技术,施行手术可谓举步维艰;1986年,医学院开展了关节镜辅助前十字韧带重建技术,缩短手术时间之余,侵入性亦较浅。但当时,他们所采取的是非解剖学的方法,虽然大大提升了患者的康复进度,但长远而言,临床追踪显示部分患者仍不乏出现膝部旋转稳定性问题;自千禧年代起,随着知识层面逐渐扩大,医学院开展了双束重建技术,采用解剖学理论,为每个患者度身订造独一无二的重建方法。

这些年来,ACL手术从单纯技术升华至一种对体内结构富有深度认知的“个性化”概念。傅教授认为ACL手术最大的改进是医学界对ACL更深的认知:“我们认识了ACL的解剖学原理,明白到ACL其实是拥有像心脏般的动态结构,其蕴含干细胞、神经、血液供应,与膝骨形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跟一切生命结构一样,有衰老的特性,而不同人的活动程度和状态均不同,因此关键在于‘求变’。医学的未来发展同样注重‘求变’,倘若你想以一技应万变,你必定会犯错,所以我们切忌抱着这种想法。”

承认错误 放眼未来

说到“求变”,傅教授恰恰就是“求变”的佼佼者。被问到如何为不同患者制定适合不同需要的重建手术,他认为首要条件是“反思以往所作的,承认自己所犯的错(Look at one you have made in the past. Admit that you make mistakes )”

从技术层面看,医生需在磁共振成像中搜集胫骨大小、膝骨形态以及热力分布等资讯,制定一套手术方案。例如,前十字韧带的重建范围大小不一:小如腘绳肌腱(hamstring tendon)的,单束重建足以应付;中型如髌骨肌腱(patellar tendon),可考虑单束或双束重建;大如四头肌腱(quadriceps tendon)的,必须考虑双束重建。

此外,一般ACL重建手术为了确切定位骨隧道位置,多会清除残端,但保留残端(remnant preservation)有助恢复患者知觉与移植肌腱的愈合,因此,是否保留残端也成了手术中的一大考虑因素。

运动期间,前十字韧带能伸延20%,身体继而自行修复滑液膜软组织及受损细胞。因此,ACL在未来的最大议题是,如何修复受损的前十字韧带组织。在未来25年,傅教授展望从解剖学、生物学和生物力学三方面改善手术成效。在提升成效同时,他认为制定一套客观的结果测量方式势在必行。

至于如何界定手术成功与否,傅教授道:“我会从两个角度判定:‘解剖学’及‘个性化’。不论是单束重建、双束重建、保留残端、修复组织,还是选择移植方式,仅以为患者提供最合适治疗方式为目的。复原需时,切勿操之过急。”

终身学习 病人第一

怀着一颗“医者父母心”的傅教授,为了让更多患者得到适当治疗,在1985年创办了UPMC Rooney Sports Complex (原名Sports and Preventive Medicine Institute)。

创立初期,中心只有1000平方英尺,可谓摩肩接踵。1988年,中心范围已拓展至15,000平方英尺,并增设游泳池、复康中心及诊所。至1998年,中心再下一城,空间大幅扩建至50,000平方英尺,与多个专业团队紧密合作,提供足球运动引发的创伤治疗。

去年,运动与预防医学中心更于20英里外增设另一中心,主要提供曲棍球及冰上曲棍球等运动所引发的创伤治疗。两所中心共耗资1.6亿美元,缔造集手术、治疗(当中包括脑震荡治疗)、科研、培训、营养学、心理学等多个范畴于一身的综合中心,在国际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傅教授对中心的前景充满信心:“除了运动中心,我们拥有很好的生物动力实验室与机械技术,可借助仪器客观地观察患者膝部关节在跑步或其他运动时的活动情况。而我们身后是一班很专业的研究人员,从生物学、生物力学与生物动力学三方面着手进行科研,每年发表大量文章。集合以上因素,我认为我们的前景一片光明,可以贡献的亦数之不尽。”

携手合作 筑梦未来

作为Annals of Joint(AOJ)的主编之一,傅教授对能够参与其中感到欣喜若狂。他认为中国应创办更多高质量的期刊,如The Journal of Bone & Joint Surgery(JBJS)、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AJSM)及Knee Surgery, Sports Traumatology, Arthroscopy(KSSTA),促进中国与各国专家交流,讨论不同医学议题,缔结更多医学奇迹。他期望AOJ能慢慢发展,维持高质量文章与专业编委,一步一步争取更多订阅和读者,成功将指日可待。

在这万里长征当中,我们仅记永不言败,一起学习傅教授的成功之道:“经常问自己:如何给病人最好的治疗,我犯了什么错,如何做得更好……永远把病人放第一位。若然你认为你什么都懂,这正是问题所在。学习是永无止境的,我们要终身学习!(Always ask how we can get better care for patients, what I have done wrong, if there is anything I can do better……The key is to put patients number one. That's a problem if you think you know everything. Learning never stops. Learning is forever!)”

最后送上精彩的采访视频,一睹名家风采

采访:周丽桃,AME Publishing Company

成文:Brad Li,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麦雪芳,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