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预印本之争:聊聊互联网时代学术期刊出版的机遇与挑战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Jaime A. Teixeira da Silva 1
1 AMJ
关键词:

预印本时代已来临

Crossref为“预印本”下了一个简洁明了的定义:“以正式出版为目的而撰写的原始文档,包括已投稿但尚未被接收发表的内容”。也就是说,预印本代表尚未经同行评审的原版文件(科研论文、项目报告等),但经修正和投递至学术期刊同行评审后,其可能与最终发表版本非常相似。预印本有可能颠覆出版领域的“英杰芬格”规则;后者建立于50年前,旨在防止生物医学和科学文献重复投稿及发表。事实上,ICMJE(国际医学期刊编辑委员会)等诸多生物医学伦理组织已在相关指南中声明,预印本并不属于重复投稿或重复发表。这主要是因为arXiv或bioRxiv上每个预印本都具有独特的数字对象唯一标识符(DOI),其可区分预印本的不同版本,甚至预印本的原始版和论文发表的最终版。尽管它们内容相似,DOI却各异。某些情况下,预印本也就是论文的最终版本。

DOI相关政策让学者和出版商更青睐于预印本,也让DOI和ORCID(开放研究员和贡献者身份识别码)整合到一起。经咨询委员会成员的初步审核及认证后,学者们即可免费(当今,多数情况下是免费的)公开地发布他们研究的“原始版本”。biorXiv等已具备直接将预印本从服务器转换到杂志的功能;目前已有101本杂志具备这一功能,包括传统纸质版和OA(开放获取)期刊,也包括EMBO、PNAS和PLOS等主要出版社。除了正式的同行评审之外,预印本倡导者和出版商可以通过公布预印本的方法让公众和同行进行额外评审,这与传统同行评审形成互补。与5年或10年前大有不同,当前,生物医学科学家已越来越青睐于预印本,并将其作为常规发表过程中的一部分,但出版前审查与盲审或匿名评审并不相同。传统上,科学和学术质量是由少数科学家所掌控的;然而,在预印本时代,这种绝对的控制被削弱。此外,向更多人展示论文早期版本(即预印本)内容和结果并受到他们监督,可增加研究者对研究内容及结果的自信心,增加研究的可重复性。

预印本之争已开始

随着投资的不断增长,预印本市场也在不断扩张,随之引入了诸多竞争。最初,预印本旨在自由、公开地向大众提供最新信息。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出版商和期刊支持预印本,其最初宗旨被扭曲,导致发表泛滥,甚至造成学术不端。这一窘境与滥用影响因子等学术评价指标所造成的负面影响类似。

2016年5月27日,Elsevier收购了社会科学研究网(SSRN)。2017年5月10日左右,Elsevier推出了自己的预印本服务器,扩展SSRN以收录生物学相关内容,并推出其预印本服务器——生物研究网(BioRN)。同时,传统预印本服务器的维护者(如arXiv或biorXiv)、Elsevier批判者、Elsevier学术交流主管William Gunn以及新兴预印本倡导者(如开放科学中心执行董事Brian Nosek)也在Twitter和博客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讨论。事实上,BioRN并非仅有的预印本服务器。MDPI于2016年5月推出了自己的预印本服务器。PeerJ也具有与bioRxiv类似的预印本服务器。F1000Research也已备受关注,其现在被惠康基金会所用,即将也会被盖茨基金会所用,其预印本服务器仅供这些基金会资助的研究人员所用。SciELO是一所大型OA合作组织,其主要代表着南美和伊比利亚国家研究,也将推出一个预印本服务器。bioRxiv已从陈-扎克伯格倡议行动中获得了大量资助。ASAPbio是一个预印本游说团体,积极倡导和推广生物医学科学领域内使用预印本,提出创建一个集齐所有预印本服务器的中央服务器。在这一竞争环境下,越来越多的出版商、机构、基金会和其他一些私人或政府团体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开发和推出自己的预印本服务器。

预印本:何去何从

预印本的概念已渐入人心,递交预印本的基础措施也已逐渐完善。然而,控制预印本市场之争已拉开了序幕。首先,中央预印本服务器的价值尚有待进一步商榷。其次,那些“掠夺性”出版商将可能滥用预印本,导致新的信任危机。最后,预印本之争可能会让学者沦为受害者。

作者: Jaime A. Teixeira da Silva

译者: 邓晗12、祁兴顺13

1. 沈阳军区总医院 消化内科

2. AMJ Section Editor 硕士

3. AMJ Associate Editor-in-Chief 博士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