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独家专访 | 对话CITSAC执行主席高树庚教授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我总说,外科大夫不能一根筋地钻进手术里面去。作为一个好的外科医生,要有全方位的思维。我觉得液体活检将来在病人全程治疗中一定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是不断改变治疗模式进行精准治疗以及愈后判断的一个重要手段。”

——CITSAC执行主席高树庚

引言

5天会期,10位院士,19个国家和地区,38位国际专家,257位国内讲者,12项分会,4000听众将于2017年6月28日-7月2日齐聚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参加有史以来中国胸外科界最大的学术盛会——2017国际胸外科学术大会暨第五届国家癌症中心学术年会大会。有了顶级大会,有了知名大咖,还怕看不懂胸外科的未来吗?AME科研时间全新推出【站上CITSAC巨人肩上看胸外科未来】系列人物专访,这一次让我们和巨人平起平坐,近距离接触学术泰斗,倾听医学大家的金玉良言。AME出版社有幸邀请到大会的执行主席高树庚作为本期专访嘉宾,从他眼中还原此番声名鹊起的CITSAC。

受访专家

高树庚,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胸外科分会常委兼副总干事,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外科学组委员,中华胸心血管外科分会肺癌学组委员,北京医学会胸外科分会副主委兼秘书长和肺癌学组组长。从事胸部肿瘤临床和研究工作多年,理念先进,外科技艺高超,尤其擅长肺癌和食管癌的胸腔镜微创外科治疗。在肺癌早期诊断和以外科为主的个体化治疗方面有较深造诣。

 (点击观看视频,视频时长12分46秒)

华丽转身 焕然一新

「本次大会是胸外科领域学术影响力最大的一次会议」

AME:您作为2017国际胸外科学术大会暨第五届国家癌症中心学术年会大会的执行主席,请您谈谈这届大会跟以往相比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高树庚:2017年国际胸外科学术大会,应该是在国内外胸外科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盛会,首先这是一个特点。另外,国际学术讲座创办的非常多,其中就有美国的AATS Focus。而这个会议也在本次大会中,作为一个专场来举办,届时将会有来自美国及其下属学会的众多知名专家开展学术讲座和进行学术交流。还有新成立的亚洲胸外科医师协会(ASTS)也将在本次大会上作为一个专场,举办第一次学术会议的高峰论坛。因此,本次大会是胸外科领域学术影响力最大的一次会议。

另一方面,这次会议内容丰富,涵盖了外科的新技术及创新、医学前沿和创新、转化医学研究、基础医学研究、综合治疗、肺癌的精准治疗、食管癌的全国性会议等。这次会议在培养青年人综合能力上也有所考量,还特别给年轻人搭建了“青年沙龙”、“成功之母”等多个属于青年人的平台。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覆盖面广,国内外专家的支持力度非常大。这次会议的讲课内容,涵盖了近几十年来胸外科以及胸部肿瘤等其他相关学科领域的进展。因此,大会对未来胸外科的研究方向以及技术创新方向,都将有一个具体的规划。如果错过这次盛会,对每一个胸外科医生以及胸部肿瘤相关专业的同道来讲,都可能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所以我们也诚恳地邀请国内外胸部肿瘤相关领域的同道,大力支持并积极参与这次盛会。

「此次病例报告的基调是“成功之母”」

AME:您刚刚提及到一些特色论坛,我们也发现您届时将会在这些论坛上做报告,比如青年沙龙的病例报告,您能给大家预告一下,这个会场的特色是什么吗?

高树庚:不仅仅是年轻人,即使是资历较老的专家,也很值得去参与这次的病例报告。此次病例报告的基调是“成功之母”。常言道,失败是成功之母,而青年沙龙的病例报告就是把一些治疗失败的病例,或者不合理的病例,或者各个地方的教训,在会议上展现给大家。这远比总是展现好的方面,能让大家学到的东西更多,这就是本次会议的特点。一般的会议都是围绕“好、先进、推广”等方面去开展,而该专题则是专门为大家总结失败的教训。为了让青年人积极参与,这个会议不在于“谁”有失败的教训,报告的病例也不一定是自己单位的,哪怕是文献上的,只要是对大家都有借鉴意义的病例,都可以拿出来给大家展示。我认为这是对青年人帮助很大的。

学海无涯 大咖指点

「 目前的胸外科普遍倾向于讨论“高大上”的东西,但是我认为每个单位最基础的数据采集可行性如何,是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

AME:在ASTS这个专场,您将会讲“中国肺癌外科治疗现状”,关于这个内容,你觉得哪些方面是需要特别强调或者注意的呢?

 高树庚:中国肺癌治疗现状,现在有几大特点。首先,目前在中国,肺癌在发病率、死亡率上都是排名第一的。所以胸外科包括其他学科,在这个领域里任务是极其繁重的,责任也是非常大的。第二,肺癌的早期筛查现在还存在着一定问题。第三,对于中早期肺癌,外科治疗仍然是最重要的方法,但是现在也面临了很多瓶颈。比如说生存率难以大幅度提高,综合治疗应该怎么去做这些难题。外科技术在近二十年来进步显著,手术技术精益求精:画面很漂亮,时间在缩短,康复也很快。但快速康复不等于长期生存,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外科的适应症——就是什么样的手术该不该做,什么样的淋巴结该清走到什么程度,大家现在还难以针对一个病人制定最合适的个体化解决方案。另外,我们在重视外科技术的同时,一定要重视每一个病人的个体化治疗。尽管都是早期肺癌,但是接近三分之一的病人外科手术治疗效果并不乐观,大都活不过五年。对于这部分病人,我们通过什么样的研究把解决方法找出来,这也是胸外科的责任。特别是在术后的辅助治疗上,我们应如何针对每一个患者进行精准的辅助治疗呢?以往,我们都是几期以后开始化疗,几期以后开始放疗,其实有效率都达不到50%。这说明一半以上的病人是白受罪、白花钱的。所以我关心的是,我们能够通过什么样的研究,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还有一点就是,迄今为止,整个胸外科数据库的建设怎么进行,将来又怎么完成。我们现在普遍倾向于讨论“高大上”的东西,但是每个单位最基础的数据采集可行性如何,这本身就是一个现状,是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所以从整个外科技术,到临床研究、到数据库建设、再到如何参与转化医学,这些都亟待我们去思考:要通过怎么样的路径一步一步、稳稳当当去落实。

「我觉得液体活检将来在病人全程治疗中一定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AME:在肺癌精准诊疗论坛,您将会谈“以血液为基础的早期肺癌的诊疗研究进展”。怎么会想到要谈这个话题呢?

高树庚:由于现在肺癌,特别是肺腺癌的发病比率越来越高,庆幸的是,肺腺癌发现的靶点也越来越多,所以肺腺癌是目前所有肺癌的病理类型中最有希望实现精准治疗的。但是若要实现长期跟踪、全程实现个体化治疗,不断通过手段查明改变的靶点是个很重要的保障。如果像以前那样靠外科活检,像传统的穿刺,甚至微创手术,每次复查发现问题都做活检,这不完全现实,病人会很痛苦,费用也很高,也占用了医生过大工作量。现在采用体液活检,包括血液、唾液,以及其他一些身体上比较容易获取的相关液体,我们能够从中发现一些基本上与活检符合率很高的标志物,也能发现一些突变、一些靶点,包括血环肿瘤细胞,CTDNA,CTRNA,以及一些蛋白的改变。液体活检对于病人的损伤是比较小的,可靠性也相对较高,我相信这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我总说,外科大夫不能一根筋地钻进手术里面去。作为一个好的外科医生,要有全方位的思维。我觉得液体活检将来在病人全程治疗中一定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是不断改变治疗模式进行精准治疗以及愈后判断的一个重要手段。

「我一直在思考,做外科手术除了做得漂亮,另外一个重点是用最简单的方法去解决问题,这更是一个外科大夫应该努力的方向」

AME:除外,您还会有三个在外科技术方面的讲座,包括在胸外科新技术高峰论坛的“解剖性部分肺段切除术”,在胸外科前沿创新沙龙的“肺癌外科治疗质控”,以及中国胸外科微创及加速康复论坛上的“VATS肺叶切除之医肿经验”,选择这三个题目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高树庚:关于胸腔镜手术,我现在找了几所大的研究中心来介绍自己的经验,也是为全国的同道展示在这些大的中心,目前的腔镜肺手术现状。我这部分的演讲内容包括手术适应症到底怎么把握,切除范围怎么定,治疗效果怎么样,如何快速康复等等。我会从宏观的方面来介绍一下经验,也给一些相对来讲,接触的病例数量较少,力量相对薄弱的同道借鉴经验,节省了他们再次作总结的功夫,防止他们走弯路,这是我演讲的目的之一。

关于解剖性部分肺叶切除术,我一直在思考,做外科手术除了做得漂亮,另外一个重点是用最简单的方法去解决问题,这更是一个外科大夫应该努力的方向。解剖性部分切除和精准分段切除有一定的区别,它不强调那么精准地、细致地解剖更多血管的分支等等,如果能达到同样的治疗效果,手术时间能加快,大家更容易掌握,这是一个我一直希望实现的手术方法。

最后,谈谈我对于“肺癌外科治疗质控”这个议题的考量。外科大夫做手术,同一个病人,一百个大夫会有一百个不同的步骤,但是怎么样才算做得好,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数据来判断。手术做完以后,疾病的分期怎么样?愈后怎么样?是范围过度扩大了,还是做得不到位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通过细微的数据去分析。单位的整个质量控制,我认为还是要通过数据来进行质控。单独提出要求是不现实的,因为我们不可能盯着每一个人做手术。整个质控在每个单位都是大问题。所以在这个讲座上,我主要讲述在我们科是如何进行质控的。


采访、摄像:廖莉莉、于苑

录音整理:严斯瀛

稿件编辑:陈媛玲

视频剪辑:麦雪芳

相关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