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ESTS 2017 | 亮点抢先睹(十):Mixed Thoracic Ⅱ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狄守印 1
1 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胸外科
关键词:

编者按:欧洲胸外科医师学会(European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 ESTS)第25届年会将于2017年5月28日至31日在奥地利历史文化名城因斯布鲁克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本专题包含6篇报道,分别涉及了slide气管成形术在儿童狭窄中的应用、扩大肺叶袖状切除术在中心型非小细胞肺癌中的应用、表面活性蛋白D是反映术前肺康复效率的敏感指标、临床T1M1分期价值、由血管与淋巴管构成的免疫微环境对非小细胞肺癌的影响、具备实时触觉反馈的腔镜抓握器可察觉动脉搏动等多个方面。涵盖了既往经验总结,新分期探讨以及新的器械评估等多个方面。

Slide气管成形术在儿童气管狭窄中的应用——国立转诊中心20年经验总结

Nizar Asadi, C. Butler, D. Mcintyre, N. Mcintosh, D. Roebuck, C. Mclaren, C. Wallis, N. Muthialu, R. Hewitt, M. Elliott

Royal Brompton Hospital, London, United Kingdom and 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London, United Kingdom

目的:儿童气管狭窄可能是先天性的,也可能是创伤或长时间气管插管造成的。其中先天性大段气管狭窄严重者可危及生命,而Slide气管成形术(STP)主要用于处理此类大段气管狭窄。本报告回顾分析了我中心在过去20中施行该手术的患者恢复情况。

方法:收集1995年2月到2016年11月在我中心接受STP的患者的相关资料,包括术前、术中、术后情况,术后评估结果,是否有支气管镜干预,以及死亡率等资料。

结果:共136位患者接受了STP。患者平均年龄是6个月(5天-15岁)。93(68%)例患者发生心血管并发症;71(52%)例需要术前机械通气;11(8%)例需体外膜肺氧合。56(41%)位患者存在解剖学畸形,其中31例存在异常右上叶支气管,15例存在气管三岔畸形,10例单肺畸形。29(21%)例患者术前发生软化。术后存活率88%(13例死亡)。66位患者术后接受了球囊扩张治疗,26位患者植入一个或多个支架。多因素分析后发现,术前使用过膜肺氧合,术前发生气管软化以及气管狭窄都与患者预后不良有关。

结论:对于大段气管狭窄的儿童患者,STP较以前的术式而言适用范围广,可靠性高,死亡率低。术前远端气道软化狭窄是术后死亡或支架植入的重要危险因素。

扩大肺叶袖状切除术在中心型肺非小细胞肺癌中的应用——20年单中心经验总结

Tae Hee Hong, J.H. Cho, S.M. Shin, H.K. Kim, Y.S.Choi, J.I. Zo, Y.M. Shim, J. Kim

Department of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Samsung Medical Center, Sungkyunkwa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Seoul, Republic of Korea

目的:扩大肺叶袖状切除术(Extended sleeve lobectomy,ESL)是切除一个以上肺叶并进行非典型支气管吻合的术式,理论上该术式能有效避免肺炎的发生。然而关于ESL的院内死亡率、并发症的类型及局部再发率等临床结果却鲜有报道。

方法:收集1995年3月到2016年4月565位中心型NSCLC并行袖状切除的患者信息。其中63位患者有临床指征并接受了ESL手术(表1)。本研究回顾性研究了患者院内死亡率、术后并发症和局部再发率。

结果:患者分为四类(图1):(A)上叶切除下段并支气管与右主支气管吻合(n=14);(B)下叶切除并上段支气管与右主支气管吻合(n=37);(C)左上叶及下叶上部切除并左主支气管与基底段气管吻合(n=4);(D)左下叶、左舌叶切除并左主支气管与左上叶支气管吻合(n=8)。除2位患者因急性肺损伤发生院内死亡外,30天内患者无术后死亡。8位(12.7%)患者吻合口处发生并发症(狭窄3例,支气管胸膜瘘5例)。2位(3.2%)患者发生肺静脉栓塞,这可能与肺静脉过度牵拉有关。

结论:ESL对术者要求较高,但死亡率并不高于单纯肺叶切除术组。我们认为ESL有助于避免全肺切除,是中央型肺癌的可选手术之一。

表面活性蛋白D是反映术前肺康复效率的敏感指标

G. Che, Yutian Lai

Thoracic Department, West China Hospital of Sichuan University, Chengdu, China

目的:表面活性蛋白D(SP-D)是肺来源的炎症性肺病指标。然而血清SP-D水平与肺PRP关系尚不清楚。本研究旨在探索SP-D与PRP之间的关联,证实SP-D评估PRP效率的可能性。

方法:本研究为前瞻性研究,选取80名存在PPCs风险的肺癌患者,随机分为干预组(IG,n=36)和对照组(CG,n=44)。IG组给予一周的PRP,CG组进行常规术前准备,均施行肺叶切除术,分别取5个时间点的外周静脉血,并用ELISA法检测血SP-D水平。分析SP-D水平变化以及住院期间PPC发生率之间的关联

结果: 14位患者被排除。两组都是与SP-D的基础水平做比。两组SP-D水平随时间推移下降,术前一天,IG组SP-D水平显著低于CG组(6.56±5.30 vs. 1.05±2.79 ng/ml,P<0.001)。IG组PPCs发生率也显著高于CG组(2/36 vs. 10/44, p=0.032)。术后1-4天PPCs发生人次也是IG组高于CG组(5/36 vs. 15/44, p=0.038)。总PPCs发生人次也是IG组高于CG组(5/36 vs. 15/44, p=0.038)。术前1天发生PPCs的患者血SP-D水平高于未发生PPCs的患者(34.07±4.32 vs. 30.30±6.52 ng/ml,p=0.005)。CG组中,入院就有PPCs的患者血SP-D水平也高于无PPCs患者(34.93±4.15 vs. 29.81±7.47 ng/ml,p=0.045)

结论:SP-D可能是评估PRP效果以及PPCs发生风险的指标。

临床T1M1分期价值几何?——关于第八版肺癌TNM分期的探讨

Takeshi Matsunaga, K. Suzuki, A. Hattori, K.Takamochi, S. Oh

General Thoracic Surgery, Juntendo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Tokyo, Japan

目的:在第八版肺癌分期中,cT1mi是指肿瘤直径不超过30mm,同时固相部分(SC)不大于5mm的患者,然而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一标准。

方法:我们评估了2008年-2013年763例cT1N0M0的IA期并接受外科手术的患者,所有肿块皆进行薄层CT扫描评估。肿块只包含GGO (=Tis)或是固态肿块者(=T1a, b, c in ST)排除。最终我们评估了312例肿块中既有GGO又有SC的患者(即part-solid tumor,PST)。我们记录了总存活率、无瘤生存率、淋巴侵犯、血管侵袭以及淋巴结转移情况,进而评估SC≤5mm的PST是否符合cT1mi。并且进一步将PST与ST的T1a、b、c预后进行了比较。

结果:

平均随访时间为53.8个月,各组数据如上表。

结论:在评估预后和肿瘤恶性程度方面cT1mi与cTis无明显差别,SC≤30mm的PST预后甚至优于ST中的T1a、b、c,因此或许可以考虑增设cT1-PST这一分类。

由血管与淋巴管构成的免疫微环境对非小细胞肺癌的影响

Federico Quaini1, G.Armani1, D. Madeddu1, G. Mazzaschi1, G.Bocchialini2, F. Sogni1, C. Frati1, K. Urbanek3, B. Lorusso1, A.Falco1, C.A. Lagrasta1, E. Quaini4, P.Carbognani2, L. Ampollini2

1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Medicine, University of Parma, Parma, Italy

2 Thoracic Surgery Unit, University of Parma, Parma, Italy

3 Experimental Medicine, Second University of Naples, Naples, Italy

4 San Donato Hospital, Clinical Institute Sant’Ambrogio, Milan, Italy

目的:血管再生与肿瘤进展密切相关,也是肿瘤治疗的重要方向之一。淋巴管与血管介导了淋巴细胞转运和向肿瘤组织的募集,然而它们在非小细胞肺癌免疫微环境方面的作用尚需进一步研究。已知不同的PD-1/PD-L1免疫检查点状态对非小细胞肺癌影响不同,那么血管、淋巴管的结构、分布是否与PD-1/PD-L1免疫检查点状态有关呢?

方法:我们收集了50例鳞癌和42例腺癌的标本,采用免疫组织化学的方法检测毛细血管(vWF)、动脉(α-SMA)、淋巴管(D2-40)。PD-1/PD-L1免疫检查点则是采用免疫组织化学法进行评估。1)肿瘤PD-L1表达水平;2)PD-1阳性细胞;3)PD-L1阳性细胞与PD-1阳性细胞比值。

结果:与鳞癌相比,腺癌中血管和淋巴管更为丰富。免疫组化检测发现,由肿瘤边缘到肿瘤侵袭的边界,vWF阳性的毛细血管和小静脉逐渐减少,而D2-40阳性的淋巴管逐渐曾多。肿瘤区域vWF/D2-40双阳性的血管密度增加,提示肿瘤淋巴管发生验证表性改变。淋巴管生成对患者临床预后有关(平均生存时间30.7个月),因为生存时间长的患者其血管密度更低。高表达PD-L1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血管和淋巴管密度较低。有趣的是,PD-L1阳性细胞与PD-1阳性细胞比值较高且血管稀疏的患者其总体生存期至少比PD-L1阳性细胞与PD-1阳性细胞比值较低且明显血管化的患者长一年。

结论:血管和淋巴管的分布和密度可能影响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预后,这一作用可能与PD-1/PD-L1为中心的免疫微环境有关。

具备实时触觉反馈的腔镜抓握器可察觉动脉搏动

Michel Vleugels, C. Alleblas, B. Nieboer O/g

UMCNNijmegen, Malden, Netherlands

目的:内镜手术中,为了获取触觉反馈,人们研发了带有实时触觉反馈的腔镜抓握器(FROI公司)。腔镜手术中,由于腔镜器械的阻隔,组织类型的识别主要依赖术者的视觉判断。当器械尖端无法进一步深入时组织已发生严重挤压,而具有触觉反馈的器械则避免了这一问题。术中动脉与静脉的不同反馈对于复杂手术极为重要。本研究旨在评估FROI能否使术者区分开动脉与静脉。

方法:本实验采用猪作为手术对象,要求医师用普通腔镜和FROI“触摸”动脉与静脉,并感受组织深部动脉的搏动。术中进行录像,术后进行问卷打分,将能否区分出动脉分为0-5分6个等级。

结果:区分动静脉方面,与传统器械相比(0.5; SD 0.7),FROI具有显著优势(4.3; SD 1.0) (p <0.001)。FROI既能感受到小动脉还感受深部动脉搏动,这为术中区分动静脉提供了可能。

结论:FROI公司生产的实时触觉反馈抓握器使术者能区分动脉与其他组织,这一技术将显著提高复杂手术中FROI的表现。 

译者:AME学术记者狄守印

狄守印,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胸外科博士生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