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ESTS 2017 | 亮点抢先睹(二):“青年研究者奖”单元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沈建飞 1
1 浙江省台州医院
关键词:

欧洲胸外科医师学会(European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ESTS)第25届年会将于2017年5月28至31日在奥地利历史文化名城因斯布鲁克市的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专家学者们将汇聚这一盛会。本次大会设“青年研究者奖”板块,来自六个国家的青年获得此殊荣。他们分别是来自波兰的Robert Dziedzic(胸腔镜治疗早期非小细胞肺癌的预后研究),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李晓(辅助化疗是否可使R0切除的IB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获益),韩国的Samina Park(机器人食管切除治疗食管癌的学习曲线),瑞士的Miriam Patella(胸膜腔镜超声(PUS)检测胸部引流管拔除后胸腔积气情况),巴西的Maria Teresa Ruiz-Tsukazan(开胸 vs 微创(VATS)解剖性肺切除术:巴西结果)以及巴西的Thomas Schweiger(术前声门扩大在预防喉气管外科术后双侧声带麻痹(VCP)中价值)。

小编点评:在这六项研究中小编最关注的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李晓所报道的辅助化疗并不能使R0切除的Ⅰb期(T2aN0)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生存获益,即使是肿瘤> 4cm,或含有两个以上危险因素的患者,该结论与以往学者的报道和临床经验并不完全吻合,尤其是> 4cm的这部分患者。其次是韩国Samina Park关于机器人食管切除治疗食管癌的学习曲线,小编认为该文的统计方法值得借鉴。然后,两项新技术类的研究瑞士Miriam Patella的胸膜腔镜超声(PUS)检测胸部引流管拔除后胸腔积气,以及巴西Thomas Schweiger关于术前声门扩大在预防喉气管外科术后双侧声带麻痹(VCP)中价值。不知道各位读者是否也是这么认为的呢?

F-020:胸腔镜治疗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预后较好-前瞻性倾向性分析

Robert Dziedzic1, T. Marjanski1, W. Rzyman1

1. Department of Thoracic Surgery, Medical University of Gdansk, Gdansk, Poland

胸腔镜已成为早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标准治疗手段。最近的荟萃分析证实与开放手术相比胸腔镜可改善患者的整体预后和减少术后并发症。该研究旨在比较胸腔镜 vs 开胸手术治疗肺癌的早期和长期生存率,以及术后并发症发生率。

研究者回顾性分析2007年-2015年间手术切除的I-IIA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资料,共982例患者进行了分析。评估术后30天,90天死亡率,住院时间,呼吸和心血管并发症发生率和总生存期。随后采用倾向性匹配分析(PSMA)比较两组患者的基线资料。505例开胸手术患者和203例患者的pTNM,性别,Charlson合并症指数,手术切除类型和NSCLC类型完全匹配。

无论在非匹配组还是在匹配组胸腔镜手术与患者的总生存期相关。同时,匹配组患者的Cox比例风险为0.64,表明腔镜组患者的存活率显着改善。研究者观察到术后肺不张率(3.4% vs. 9.5%)和输血率(4.4% vs 10.3%)降低,术后住院时间(7.5 vs. 8.5),30天死亡率(1.0% vs 1.6%)和90天死亡率(1.0% vs 2.6%)没有明显影响。

所以研究者认为早期非小细胞肺癌胸腔镜比开胸手术可获得更好的总生存期。

F-021:辅助化疗是否可使R0切除的IB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获益?

Xiao Li1, M. Teng1, J. Wang1

1. Department of Thoracic Surgery, Beijing University People’s Hospital, Beijing, China

迄今为止,R0切除Ⅰ期(T2aN0)非小细胞肺癌辅助化疗的应用仍有争议。鉴于此来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李晓等开展了一项研究,该研究比较辅助化疗对T2aN0 NSCLC R0切除患者预后的影响。

该研究收集2004-2014年间前瞻性数据库中接受R0切除的pT2aN0 NSCLC患者资料(电视胸腔镜手术VATS或开胸手术)。Kaplan-Meier和log-rank用于比较无病生存期( DFS)和总生存期(OS),并使用Cox比例风险模型来确定生存获益的独立危险因素。并通过风险指数和肿瘤大小进行分层分析。 该研究将NCCN指南中包含的所有危险因素定义为风险指数。

本研究306例患者中191例(62.4%)单纯手术,115例(37.6%)接受手术+辅助化疗。中位随访期为53(8~148)月。总体来说,辅助化疗并未改善患者的总生存期。分化差和辅助化疗在多变量分析中甚至显示出较短的DFS(本组患者中早期肿瘤死亡率太低,研究者只显示DFS的数据)。肿瘤大小的亚组分析表明,辅助化疗使肿瘤≤4cm的患者预后较差,特别是肿瘤≤3cm时更加明显。辅助化疗对肿瘤≤3cm患者的预后无影响,即使在风险指数≥2的患者中亦是如此。

所以研究者认为,辅助化疗并不能使R0切除的Ⅰb期(T2aN0)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生存获益,即使是肿瘤> 4cm,或含有两个以上危险因素的患者。但是,该结论仍然需要大样本多中心研究予以证实。

F-022 :机器人食管切除治疗食管癌的学习曲线

Samina Park1, K.Y. Hyun1, Y. Hwang1, H.J. Lee1, I.K. Park1, Y.T. Kim1, C.H. Kang1

1. Department of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 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 Hospital, Seoul, Republic of Korea

机器人食管切除术(RE)能对食管和淋巴结进行彻底、细致的解剖,可以降低术后并发症并改善肿瘤学结果。然而,RE技术要求极为苛刻,需要一个学习期。研究者旨在通过分析RE的短期结果来确定手术效果的连续性获益。

研究者对2008年5月-2016年7月接受RE的食管癌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并对总手术时间,胸部手术时间,住院时间,收集淋巴结数和术后并发症进行了分析。构建风险矫正后观察-预期累计和(O-ECUSUM)曲线,以确定变化点。

共纳入144例患者,中位年龄66岁。完全切除139例(96.5%);中位淋巴结采集数为40例。4例(2.7%)患者术后90天死亡。风险矫正后的O-E CUSUM曲线与未矫正的曲线的胸部手术时间和淋巴结采集数变化点相似。风险矫正后的O-E CUSUM曲线上可以发现最明显的两个变化点分别在30例和80例。第一个变化点之后,切除的淋巴结数量增加(22 vs 45),呼吸并发症发生率降低(16% vs 6%)但没有统计学意义。第二个变化点之后,总手术时间(502 vs 431min),胸部手术时间(190 vs 180min),住院时间(24 vs 14天)和吻合口瘘的发生率降低(15% vs 2%)。

通过累积RE经验证实围手术期结局的时间变化点。矫正后的O-E CUSUM曲线与未矫正的曲线相似,表明学习期对食管癌RE术后结局存在显着影响。

F-023 :胸膜腔镜超声(PUS)检测胸部引流管拔除后胸腔积气情况

Miriam Patella1, R. Pini1, S. Cafarotti1

1. Thoracic Surgery, EOC, ORBV, Bellinzona, Switzerland

评估接受肺切除术的患者胸膜腔镜超声(PUS)与胸部X线片(CXR)检测胸腔10-20ml/min空气流速数字记录时引流后残余气胸(PNX)的有效性。

50例接受肺切除术的患者纳入研究。纳入标准:术后CXR提示肺完全复张,胸腔积液<300ml/24h,排除肺气肿手术患者,体重指数<40,过去6个小时内空气泄漏数字记录为10-20ml/min的平台期或呈下降趋势。胸部引流2小时后,在第二和第三肋间进行PUS以评估胸膜滑动情况。没有检测到PNX或无症状的肺尖PNX患者可以考虑出院。相同的患者是现代的,用第二名操作者用CXR盲目评估,并且进行两种方法之间的比较。根据CXR结果作出临床决策。

PUS检测到7例明显的PNX(第三肋间隙无胸膜滑动),10例肺尖部PNX。33例患者无残留PNX。 CXR证实5/7为显著PNX(1例再次予以胸腔引流,4例选择观察),而2/7 PNX 无需临床处理。 CXR证实8/10为肺尖PNX,2/10无PNX。33例PUS提示为非PNX的患者,CXR证实为全肺扩张。总体而言,PUS排除大的PNX时阴性预测值为100%,阳性预测值为71%,2例患者的PNX被高估。

空气流速10-20ml/min时拔除胸腔引流是可以接受的阈值,但在该亚组中需要进行影像学研究以证实不存在PNX,然而,当PUS证实肺膨胀或存在肺尖部PNX,无需进行CXR。

F-024 :开胸 vs 微创(VATS)解剖性肺切除术:巴西结果

Maria Teresa Ruiz-Tsukazan1, R. Terra2, Á. Vigo3, A. Gomes-Neto4, H. Alves De Oliveira5, D. Pinto-Filho6

1. Thoracic Surgery, Hospital São Lucas da PUCRS, Porto Alegre, Brazil

2. Thoracic Surgery Division, Heart Institute (INCOR) - Clinicas Hospital / Medicine School, Sao Paulo University, Sao Paulo, Brazil

3. Epidemiology, Universidade Federal do Rio Grande do Sul - UFRGS, Porto Alegre, Brazil

4. Thoracic Surgery, Hospital de Messejana, Fortaleza, Brazil

5. Thoracic Surgery, Hospital de Base do Distrito Federal, Brasilia, Brazil

6. Thoracic Surgery, Universidade de Caxias do Sul, Caxias do Sul, Brazil

目前视频辅助解剖性肺切除术越来越多地用于肺癌和非肿瘤性疾病,具有优异的疗效。尽管如此,拉丁美洲还没有进行比较分析,与美国或欧洲相比,研究者发现了不同的情况。该研究的目的是比较巴西胸外科学会(BSTS)数据库中VATS与开胸解剖性肺切除术的疗效。

研究者收集2015年8月至2016年12月BSTS数据库中的所有接受肺切除术的患者,共1355例(704例开胸和651例VATS)纳入研究进行倾向性匹配分析。使用倾向性匹配模型对患者的基线特征,包括手术时年龄,性别,合并症,肺功能,切除类型,肿瘤和非肿瘤进行匹配。倾向性匹配得分良好的患者882例。主要研究结果为死亡率和主要心肺并发症(根据ESTS数据库定义)。

匹配后两组患者的基线资料一致。与VATS(10.9%)相比,接受开胸手术(15.9%)患者的主要心肺并发症发生率高,OR=1.50; 95%CI 1.02-2.20。分析所有并发症时观察到类似的结果,与VATS(23.6%)相比接受开胸手术的患者并发症的发生率更高(31.3%),OR=1.47;95%CI 1.09-1.99。关于死亡率,开胸手术(2.7%)与VATS(1.8%)无显著差异,OR 1.5;95%CI 0.61-3.67。

所以研究者认为在巴西与常规开胸手术相比,微创(VATS)解剖性肺切除术的并发症发生率显着降低。

F-025:术前声门扩大在预防喉气管外科术后双侧声带麻痹(VCP)中价值

Thomas Schweiger1, K. Hoetzenecker1, I. Roesner2, B. Schneider-Stickler2, D. Denk-Linnert2, W. Klepetko1

1. Thoracic Surgery, Medical University of Vienna, Vienna, Austria,

2. Phoniatrics and Logopedics, Medical University of Vienna, Vienna, Austria

双侧声带麻痹(VCP)是喉气管外科术后的严重并发症。由于术后声门开放减小,导致需要进行气管切开术。由于增加声门下区域额外创伤和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会对手术造成负面影响。术前存在或预期可能会出现VCP的高风险患者,喉气管外科术前进行喉气管扩张术可能有助于避免术后气管切开。

该研究中所有打算接受喉气管外科手术的病人都接受VCP的初步筛查。术前有VCP高风险患者或由于肿瘤侵犯计划行喉返神经切除术在喉气管外科手术前进行声门扩张。通过内窥镜下CO2激光切除突出的声带进行声门扩张。

2011年10月至2016年6月,6名患者(4名女性,2名男性)接受先前的声门扩大。中位年龄为64岁(34-80岁)。喉气管外科手术的指征是恶性肿瘤患者(甲状腺癌(n=4),胸腺癌(n=1))。1例患者患为非恶性疾病。 4例患者在转诊前手术失败。所有患者均接受气管切除术(切除长度39±7mm)。尽管所有患者术后单侧(n=5)或双侧(n=1)VCP均符合预期,但6例患者手术后均在24h内拔管。然而,1例患者由于严重的声门水肿而进行气管切开并在术后第9天拔除。中位术后ICU停留时间为1天(范围1-14)。

术前声门扩大似乎对预防双侧VCP高风险患者有价值。尽管至少有单侧VCP和广泛的喉气管外科手术,绝大多数患者可以立即进行拔除手术。

AME学术记者:沈建飞

医学博士,浙江省台州医院,住院医师。J Thorac Dis和Ann Transl Med杂志的Section Editor。在JCO、JTCVS、JSO、JTD等学术期刊发表SCI论文25篇,其中第一/共一15篇。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