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博士后科研汪的毕业小结——有你们,真好!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祁兴顺
关键词:

编者按:生活啊,从来都不是一路花开的,它就在那里,你能发现,便可享受。提起科研生活,有人会眉头紧锁,有人会喜笑颜开,在后者的眼中,繁琐的实验步骤中孕育着无比的乐趣,科研不仅是一种兴趣和追求,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本期文章的作者——AME Medical Journal杂志的Associate Editor-in-Chief祁兴顺正是这样一个在科研生活中且行且享受的人。两年半的博士后生活即将划上句号,在这条科研路上,他或许是一个平凡的行者,一路走来,因诸多师友的相携相助,他的生命之诗得以越发流光溢彩。

No Thanksgiving would be no virtue.

——Jean-Jacques Rousseau

2014年7月,我告别了母校,回到了家乡沈阳。在郭晓钟老师的积极帮助下,我有幸来到沈阳军区总医院工作,后于2015年1月正式进入沈阳军区总医院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这让我拥有了更多的时间继续畅游在科研学习中。时光如梭,博士后学习即将结束,距博士毕业也已有三年,是时候该总结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并在此向那些热忱帮助、大力支持过我的人们致以深深的谢意。

有人把老师比喻成一棵大树,学生是在这棵大树上栖息的小鸟。郭老师对我的关心与爱护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的。科研上,只要我有想法,无论研究开展起来有多难,老师总是两个字“支持”,想尽办法克服财力和物力上所遇到的困难。刚到科室那阵儿,老师主动安排研究生协助我收集临床数据。后来,正是基于老师对我的极大信任,几乎所有硕士研究生都由我来辅导。为了能够更顺利地实施某些研究项目并发表结果,老师会亲自督促临床数据收集的进度、监察研究过程的各个环节、不厌其烦地帮我反复修改材料。临床上,老师对我的指导是循循善诱的。尽管博士期间积累了一些科研经验,但自己的临床实践以及与病患沟通的能力极度匮乏。为了更有效地将科研与临床实践结合,老师安排我先跟着有经验的医生值夜班,以了解临床工作流程;此后,又安排我全天跟着管病人;最后,逐渐由轻病区过渡至重病区独立管病人。与此同时,老师也积极鼓励我参与消化内镜诊疗的学习。生活上,老师常对我问寒问暖、解我所急。曾遇到些难事,还没等我张口,老师就帮我想办法解决了;对此,老师总会微微一笑地说“你好好干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初遇蔡书城站长时,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他对“博士后”的原创性解释——“搏、实、厚”。在站学习期间,令我感触最深的则是他“孜孜不倦”的工作精神、“以德为先”的育人原则、“礼贤下士”的待人态度。他常会在“博士后之家”里发几段励志的语录,以鞭策我辈刻苦专研。他对每位博士后都非常热情,常说“无论在站还是出站,遇到任何不顺心的事情,都可以来站里和我一起聊聊”。站长就像是一本带着无限正能量的书,永远鼓励着我向前拼搏。

医院和科室是我成长的基石,这有着许许多多的领导、主任、医生、博士后战友。在此,我要特别感谢候明晓院长,王强主任,李宏宇副主任,邹德莉、孙蕊护士长,邵晓冬、刘旭、陈江、任丽楠副主任医师,张永国、候悦、姚辉、吴春燕、田野主治医师,林浩、张艳琳、高振娇医师,夏春莲技师,汤雨龙、韩涛、仇靖、陈克研、柳云恩、陈颖欣博士后等等在工作和生活中給予的帮助。在当代改革强军的浪潮中,愿我的医院、我的科室、我的战友们越来越好。

辅导研究生让我倾注大量心血。我向研究生们承诺的是“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文”,而绝不“霸占第一作者位置”。起初,我组织大家进行Journal Club;而后,改为“一对一”讨论研究设计、检测数据准确性、修改论文。三年间,我共带教20人,包括代俊娜、彭颖、张文文、朱翠红、李云、宁铮、侯飞飞、赵剑成、邓晗、李静、王晓晰、张鑫彤、王然、韩丹、宋廷雪、暴文春、彭忠、韩慧仙、朱佳、韩冰。截止目前,他们围绕肝硬化以第一作者共发表了20篇SCI论文。看到这些,我也倍感欣慰。也正是这些研究生们不断地积累数据,铸就了沈总肝硬化数据库的雏形。这让我懂得了“要想走的远就得一伙人走”的人生哲理。

2016年底,我有幸结识了AME出版社汪道远社长并担任AME Medical Journal的Section Editor。这次经历着实拓宽了我的眼界。首先是社长的人格魅力及办刊理念。其次是同期加入AME Medical Journal杂志Section Editor伙伴们的强悍科研背景以及个人特长。再次是AME出版社编辑们极高的工作效率以及出色的团队协作。在此,我更要感谢汪社长鼓励我成为AME Medical Journal杂志的Associate Editor-in-Chief。祝愿我们的杂志越办越好,早日进入SCI。

此外,我也要感谢法国肝病科教授Valla、意大利血液科教授De Stefano、意大利肝病科医生Mancuso、巴西肝病科副教授Romeiro、英国放射科副教授Arora、墨西哥肝病科教授Méndez-Sánchez、加拿大胃肠病与肝病科教授Yoshida、德国肝病科教授Teschke等等在多篇论文撰写过程给予的大力指导。

最后,特别感谢家人对我的支持和理解。家人始终是我最坚强的后盾。

寥寥数语,难以表达我无尽的感激之情。望余生不惜己力以回报。

——祁兴顺

2017年6月1日记于沈阳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