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ESTS 2017|Alps论剑新规则,枫叶国乱中取胜——ESTS大师杯赛程回顾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罗孔嘉 , Grace
关键词:

编者按:5月28日,第25届欧洲胸外科医师协会(ESTS)年会的在有着阿尔卑斯山心脏之称的因斯布鲁克拉开序幕。当天,备受瞩目的ESTS Master Cup病例挑战赛在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相比往年的洲际代表队出题互相考验对方,今年的赛制改革让场里场外多少有点适应不良。就连来自英伦的严谨大牛David Waller教授以及西班牙的美女Nuria Novoa教授在主持的时候都频频出错,一度成为场上的主角。不过,作为观众,单单是观察赛场上各队的表现,也能发现不少神亮点。

花絮1:本次比赛入场仪式不输奥运会,16支参赛队伍的队长举着国旗走红毯,这倒也符合注重形式和礼仪的欧洲人一贯作风。各队入席后,满满的联合国大会即视感(图1)。每个队伍的服饰也颇有民族特色(图2-7)。

图1. 各队入席后,满满的联合国大会即视感。

图2. 中国队与随队智囊团,中国队队服为中山装,配上刻有长城标记的徽章。

图3. 日本队,请注意与下文提到下半场日本队的头饰/配饰作对比,有惊喜哦。

图4. 加拿大队,笑容很灿烂,虽然全队一半人以上都是美国在职医生,为此被耿直Boy(Cerfolio教授)调侃为“美国二队”。

图5. 土耳其队,队服为全球通用的西装。

图6. 波兰队,据路边社了解,各国队员均纷纷表示如果正面盯着这群美女团,抢答速度会不由自主地延迟“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

图7. 瑞士队,据本杯赛最资深评论员汪灏医生分析,带帽队伍会大概率遭遇“滑铁卢”!请看下文详解。

花絮2:在第三场小组赛第二题的竞答中,Waller教授“调皮”了。比利时队答题正确,但Waller教授不敢确认。因为他不小心把答案纸弄丢了,全场忍俊不禁。

图8. 比利时队员被“调皮”的Waller教授弄懵了

花絮3: 在半决赛第一场第一题的对决中,加拿大队给出答案:“4。”Novoa教授一本正经地说“Sorry,你答错了。正确答案是4。”加拿大队员一脸无辜地说“可是我们的答案是choice 4啊。”Novoa红着脸说“亲,我看错了,其实答案是3!”加拿大领队Cassivi教授随即在台下大声喊冤(图9)。讲真,C叔这种如此较真的精神才给他带来如此多荣誉和冠军吧。

图9. 花絮3

本届赛事如此状况百出,主要是赛制改革太剧烈,赛制设计过于复杂所致。

ESTS 2017 Master Cup赛制

本次比赛共有16支参赛队伍(按国家组队)。第一轮小组赛分四组,每组4队同场PK,最终每组2队晋级。第二轮半决赛分2组,每组4队再次PK,最终每组1队晋级。第三轮决赛2队终极PK,最终胜者夺冠捧得大师杯!每场比赛各竞赛队伍以抢答的方式回答问题,答错者失去继续抢答的机会,答对者得分。每场比赛共6题,按出题顺序依次提高答题难度。当然,随着答题难度升高,题目的得分也依次提高(第一题1分,第二题2分……第六题6分)。其中,第五、六题可为多选题,以临床病例的诊疗方案决策为主,一题多问。第六题作答时,要求答题者给出选择理由,并邀请出题者及现场观众点评答题者的选择,最终由主持人判定答题者是否正确。有别于往年由参赛队伍赛前提供题目,本次赛制由ESTS邀请业内知名胸外科专家统一命题,并根据ESTS TEXT BOOK中的循证医学证据进行答案分析及解读。

ESTS病例挑战赛最佳选手返场演讲

本次比赛中最佳表现的年轻医生将获得AME-ESTS Prize,由AME资助到中国领先的胸外科中心参观学习一个月。

作为比赛的特别环节,上一年 AME-ESTS Prize获奖者将分享其中国胸外科中心进修的经历。于今年3月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进修的Claudio Caviezel医师分享了他在中国期间的收获:专业技能的提升、满满的友谊和让人留恋的美食(图10-12)。

图10. Claudio Caviezel医师在医科院肿瘤医院观摩手术。

图11. Claudio Caviezel医师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观摩手术。

图12. Claudio Caviezel医师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高树庚教授和AME出版社编辑进行分享和交流。

国内专家对本次比赛赛制的解读

张兰军教授:以国家为单位参赛,无疑增加参赛队伍的积极性及凝聚力。今天参赛队伍都携带自己的国旗,并佩戴代表自己国家的服饰,一下子就带动了现场的气氛(图13)。ESTS大师杯的这次赛制一下子把洲际赛变成了万众瞩目的“胸外科世界杯”了!同时,大会如此设计,本意是想在公平公正的平台上,比拼各国胸外科住院医生的临床技能水平。以交流为主,互相取长补短。然而具体比赛时,规则设置一改又改、主持人控场有张有弛、个别题目设计争议较大,导致比赛过程中争议不少。

图13. 下半场比赛日本队画风大变,领队还带“武士刀”上阵了,小编被这“感人”的仪式感震惊了。

李辉教授:第一轮主持人Waller教授没有把比赛节奏控制好,以至于第3、4场出现恶意抢答的场面,而抢答者本人甚至没有听完或者看完题目就已经作答。主持人要求阐述答题理由时,队员直接回复“just guess”,比赛过于投机了。结果,第一轮小组淘汰赛后,夺冠的“大热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美英法中无一例外全军覆没!第二轮主持人Novoa教授较好把握了比赛节奏,规定必须在主持人读题完毕后才能开始抢答。如此才让竞赛队伍和观众有充分的思考时间,也便于交流。

汪灏医生:由既往的必答题改为现场抢答并要求阐明解答思路。这对平日思维奔放、性格普遍外向的欧美医生来说非常有利。反而对于秉承循规蹈矩、尊礼谦让的东方文化,且英语非母语的中国参赛医生来说,这是一次极其严峻的考验!

法国队和土耳其队在小组赛上,日本队在半决赛中,没有一次发言机会,就被默默的淘汰了。汪灏医生分析,可能是日本队的头饰过于浮夸,影响到现场发挥了。无独有偶,去年欧洲队别出心裁地以棒球帽作为吉祥物统一佩戴出战,详见汪灏医生去年写的比赛花絮: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4522。

郑斌医生:对于临床疑难病例决策的题目设计有待商榷,部分题目是个案报道,其临床决策带有强烈的个人经验色彩(图14:一例后纵隔肿物的诊疗计划——“可疑支气管囊肿”)。如果大师杯的出发点是为了推动年轻胸外科医生的循证医学教育,大会出题应更多着墨于已有较多循证依据的临床问题上。另外,有些题目的答案引用自ESTS textbook中某一段落而得出,免不了有点死板,不一定符合临床实际(图15:活动性气管塌陷的诊断)。大会“推销”此鸿篇巨著的手段有点生硬。

图14. 一例后纵隔肿物的诊疗计划——“可疑支气管囊肿”

图15. 活动性气管塌陷的诊断

笔者认为,本次赛事的题目涉及范围非常广泛,从普胸外科的日常工作细节(图16:肺癌第8版TNM分期;图17:恶性胸膜间皮瘤的免疫组化诊断)到新技术应用的认知(图18:穿刺扩张型气管导管的应用;图19:V1+V2a静脉用于指导左上肺尖后段(S1+2)的识别),涵盖了食管内镜、胸壁重建、气管外科等多个领域的重要知识要点,甚至包括了多个胸外科/神经内科、胸外科/呼吸内科相互协作的疑难病例(图20:隐球菌肺炎的多学科诊治;图21:难治性肺气肿的多学科诊治)。这些疑难病例都来源于出题专家日常工作的积累,笔者重新复习这些病例的临床决策,深感受益。另外,会议允许现场观众及时发表意见参与竞赛也是本次赛事的亮点。不得不点赞美国Cerfolio教授的耿直,多次直截了当地“拍砖”答案设置的缺陷及临床处理的不足,让出题专家心服口服,圈粉无数。

图16. 肺癌第8版TNM分期

图17. 恶性胸膜间皮瘤的免疫组化诊断

图18. 穿刺扩张型气管导管的应用

图19. V1+V2a静脉用于指导左上肺尖后段(S1+2)的识别

图20. 隐球菌肺炎的多学科诊治

图21. 难治性肺气肿的多学科诊治

最终,加拿大队在决赛场上以大比分胜出捧得了本届大师杯。中国队遗憾止步于8强之外。不管如何,本次比赛水平之高,内容至精彩,再一次让全世界同行瞩目。希望下一届大师杯比赛能把创新性的赛制进一步完善,公平、公正兼顾娱乐与教育,让这个展示年轻胸外科医生风采的舞台,受到更多同行的关注和参与!

相关阅读:

决战阿尔卑斯之巅——ESTS Master Cup Match 2017 观战指南

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5208

AME学术记者:罗孔嘉

罗孔嘉,主治医师,肿瘤学博士,就职于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科。从事胸部肿瘤外科治疗的临床工作,擅长以内镜外科技术为基础的早期食管癌、早期肺癌以及胸膜疾病(包括不明原因胸腔积液)的诊断及治疗,如:经内镜食管粘膜下剥离术ESD、经内镜食管粘膜下隧道肿物切除术STER以及软式胸腔镜检查等。以第一作者/共同第一作者身份发表 SCI 8篇,包括 Ann Surg、Ann Thorac Surg、Ann Surg Oncol 以及 Br J Cancer等。目前是 AME 出版社 Annals of Translation Medicine 杂志的 Section Editor。

编辑|Grace,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