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王宇医生:患者和行业的认可是最大的成功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郝兴丽 , 周丽桃
关键词:

王宇医生每天早上7:00到医院,然后开始查房、手术、门诊,基本一直到晚上7、8点,特别忙的时候会进行连台手术时间会更晚,空余时间会看文献、听音乐或者看杂志。繁忙,高强度的工作,似乎是每位医生的日常。面对我们的镜头,王宇医生侃侃而谈,给我们分享他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图1)。

图1. 王宇医生和编辑合影

动手能力强,这是王宇医生对自己的评价,也是他当初选择做医生的一个重要原因。王宇医生不仅手术台上用刀灵活,业余时间电脑钻研也不在话下。他说,从大学开始同事和朋友的电脑装备都是由他上阵,平时对硬件和IT产品关注也很多。被问及假如不当医生会选择从事什么工作时,王宇医生笑谈,“如果没有做医生的话,也许自己会成为一名IT工作者。”

临床与科研两者兼顾

最近,医疗圈闹得沸沸扬扬的“撤稿门”事件备受公众关注,医生的科研工作也成为热议的话题。对于此次事件,王宇医生认为,国内临床医师在科研体制下面临着较大的压力,此次撤稿事件的集中大爆发,反映了这个深层次的原因,多数医生应该将更多精力用于临床,但是对于教学医院的医生而言临床与科研是医学的两大部分,不可偏废,而是要合理安排时间,做到两者兼顾。

对此,王宇医生认为临床医师要在科研工作中扮演领头的角色,即主动发掘开展科研,而且是根据本单位的实际选择相关方向。在具体的研究过程,王宇医生会注重培养研究生的实践能力,让他们每周汇报实验进展,并且也会和实验室的PI(Principal Investigator)进行定期交流,以确保整个实验能顺利进行。

医生与患者增进理解

从医十几年里,王宇医生遇到过很多印象深刻的事,但给他最大触动的,是2007年在美国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进修期间经历的一次医患交流。初到肿瘤中心的他,在跟随整形外科教授查房时,遇到一位乳腺癌术后整形的NASA工程师急需进行皮瓣抢救手术。但当晚的急救手术并没有成功。术后,肿瘤中心的教授满怀歉意地与该患者交流,却不想患者反倒安慰起教授来。那位患者说,他知道大家都很辛苦,手术就像NASA的登月计划,虽然有大量周密的计划准备,却免不了失败。

病人的一番话让王宇医生感到震惊,这样互相理解、平和坦诚的医患交流,在国内实在太难得了。他希望国内患者和医生双方能有更多的沟通和理解,携手对抗疾病。

技术与研究期待突破

谈到未来工作上的突破,王宇医生强调了临床工作和学术研究两个方面。在临床工作上,王宇医生希望更多的新技术进行合理合规的应用于临床,如机器人能更多地运用到头颈部肿瘤手术上,如口咽喉咽肿瘤。

而在研究方面,王宇医生对基础研究抱有很大的期待。他希望医学工作者在发现早期甲状腺癌的同时,也能预测器未来的发展,比如现在的热点甲状腺微小癌。目前对于小于一厘米的微小癌,很多文章探讨的是如何进行观察。王宇医生认为,随访只是观察进展,其实是被动的。如果在诊断初期就能通过样本某些Biomarker的检测来预测微小癌的进展,那么对于惰性的、持续不进展的疾病,医生可以进行随访;对于可能会有进展、侵犯或者转移的肿瘤,就需要医生即时进行处理。

病人和同行的认可是最大的成功

当问及如何定义“成功”时,王宇医生笑道从来没人问过他这个问题,自己也从来没有思考过何谓“成功”的职业生涯。如果真要定义成功,他认为对于一个医生而言,成功主要体现在患者和行业对自己的认可。“患者认可你的医术,行业认可你的贡献,这就是最大的成功。”

这个定义简单而朴实,却道出了医生工作的真谛。

受访专家:王宇

王宇,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主任医师、副教授。2000年毕业于原上海医科大学医学系,获硕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肿瘤学系,获博士学位。2007年赴美国M.D Anderson肿瘤中心进修 。擅长头颈部常见良恶性肿瘤:甲状腺、唾液腺、软组织、口腔、喉咽、喉肿瘤的诊断和手术治疗。致力于全腔镜、腔镜辅助下甲状腺微创手术、腔镜辅助下颈淋巴结清扫;保留功能的喉、喉咽手术;口腔癌、局部晚期甲状腺癌等头颈部肿瘤术后缺损的修复与重建。作为主持及主要参与者参加十余项局级、省市级、国家级与国际多中心基础及临床试验。主持多项适宜技术推广项目如甲状腺癌腔镜辅助淋巴结清扫。作为第一及通讯作者在国内核心如中华外科杂志、中华显微外科杂志、中国实用外科杂志等,SCI收录期刊Head Neck等系列杂志发表文章。担任多个国内核心、SCI收录期刊编辑及审稿专家;在多个上海市、全国的头颈部肿瘤、甲状腺专科学术团体担任委员、秘书、副主任委员;曾获多项全国性竞赛奖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