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南大医学博士邓展涛:少年已佩妥剑,出门便是江湖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邓展涛
关键词:

编者按:毕业季?毕业祭?毕业寂?我们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百度百科里“毕业”的解释为:学生在学校或训练班修业期满,达到规定要求,结束在校学习。专业、官方、冷冰冰,但我们知道它远不止这么简单。“尚未佩妥剑,出门便江湖。愿你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AME祈愿那些走向生命拐角的年轻人,前程似锦,拥有美好明天。本期文章来自于南京大学医学院邓展涛博士,2016年,他与AME相识,从500位AME兼职科学编辑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如今他即将告别学习生活了八年之久的校园,希望这一番情真意切的致谢之词,能让您重拾青春时代的信心与梦想,让我们在已不再青春的时代,活出当年的感动。

还清楚记得2009年9月,我一个人背了一个背包,带了两万块钱,没有带任何行李,坐了30个小时的火车,从广东来到了南京大学,便开始了我跟南京大学的缘分。入学第一天,去德基买衣服,3件衣服竟然花了将近2000块钱,路上还被骗子骗走了200块钱,现在想起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有点可笑。时光匆匆八年,转眼就要毕业了。对于校园,可能也像钱钟书先生描绘的“围城”一样,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但即将要离开的时候,心里却有万般的不舍。不用多久,我马上就要卸下“学生”的身份了,想了一想,在不舍间又添了半分的担忧。对于自己在大学里的八年,生活算是平淡,自己的心态也历经了几个阶段的变化,尽管我觉得自己已经变得比以前成熟不少了,但在很多人眼里,我依然是那个“智商有余而情商不足”的小孩子。在这八年中,遇到了几个需要特别感谢的人,我认为能遇到他们,是我这八年间收获的最大的财富。

首先我要着重感谢我的导师赵建宁教授。大五结束那年,身边的同学都已经早早地完成了双选,选定了自己的导师,当时的我由于在实验室有未完成的课题,总想着把课题完成了再去选导师,落后了身边的同学不少,后来战战兢兢地来到南总骨科,把简历交到了赵主任的手里,尽管我不是在班级里最优秀的学生,但是赵主任也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就因为这个承诺,尽管后来也有优秀的学生想选择赵主任当导师,赵主任也没有再考虑其他学生了。大家总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尽管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匹千里马,但在我心中,赵建宁教授永远是我的伯乐。在南总骨科学习的过程中,赵主任严谨的教学态度,渊博的临床知识,强调临床与基础结合的理念深深影响了我。曾有幸跟赵主任上过数次门诊,赵主任对患者关怀的态度,对疾病深厚的认识,那时候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未来要成为想赵主任那样的医学家。在我开展本研究前,赵主任及他的团队已经在无菌性松动的机制研究中作出了大量杰出的成果与贡献,因此我的研究算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赵主任的严格指导与师兄们的热心帮助下,我的研究才得以及时完成,博士生涯里做的这些研究,对我产生了深厚的影响,我想在未来,我也会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希望能在攻克无菌性松动这一疾病的道路上,砌一块铺路石。

我还要感谢南京大学医学院的高千教授,2009年我入学的时候,高千教授应邀从美国耶鲁大学到南京大学医学院担任院长,那时候高千教授提出,我们医学院要培养医学领军人才,那会儿刚上大学,听到这句话,很多同学都笑了,都想着以后毕业找份好工作,哪有什么要当医学领军人才的愿望和理想啊。逐渐地,八年过去了,尽管高千教授作为南京大学医学院院长的任期也结束了,但我感觉,相对于刚入学时候的想法,大部分人逐渐也有了要当各领域医学领军人才的抱负和愿望。另外,高千教授在我心里树立起了一个伟大而朴实的科学家的形象,他也是唯一一位在我科学探索路上多次嘱咐我不要走太快,要多花时间思考,做研究要纯粹的老师。从大三进入高千教授的实验室跟着师兄师姐学习实验技术,培养研究思路开始,不知不觉间我也已经在那个熟悉的实验室里做实验也有5年时间了,很遗憾,由于各种原因,我还是那个在科研路上匆匆行色的路人,但是对于高千教授的教诲,我心里一直深深的认同,并以之时刻警醒自己。本研究中涉及的SIRT1的基因,也是高千教授长期研究的基因,而且所有的实验都在高千教授实验室中完成,虽然高千教授不是我的导师,但是每次交流的时候,高老师从来没有吝啬过他的教导和指导,也一直让我无偿的在他的实验室里完成课题。因此,对高千教授,我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

已经踏入社会参加工作的朋友都经常说,大学里的感情,最为的纯粹。我大一认识我现在的女朋友金洁雯,在一起也将近七年。在这七年间,看着周围的同学与朋友周期性的换男女朋友,我和小金应该算是医学院里感情最为稳定的一对情侣,虽然有时候我也会有在大学里多谈几次恋爱的想法,但是日子过着过着,这些想法也就释然。虽然我在其他人面前脾气很好,但我感觉,说来惭愧,我的脾气是都撒在我女朋友头上了,实验没做好,向她发脾气;文章没写好,向她发脾气;心情不好,也向她发脾气。所以在我心里,她应该是我见过的人里脾气最好的一个人了,感谢她多年来的宽容与照顾。而且在工作上,由于小金也是南京大学医学院的博士,本研究中的很多实验中,也有她的辛劳和汗水,以致于可能她有很多的时间都用于帮助我了,自己的研究却没完成,没能在今年毕业。她总担心我先一步去广州工作就会抛下她,因此,在我的毕业论文中,在对她表示深深的感谢的同时,我留下这个承诺,我在广州等她毕业。

还要特别感谢AME(Academic Make Easy,Excellent and Enthusiastic)出版公司,在2016年,在机缘巧合中,我成为AME团队中的兼职科学编辑的一员,得知这12个兼职科学编辑是从全国500多个应聘者中挑选出来的时候,曾经心里有一丝骄傲油然而生,但后来跟团队里的其他成员比起来,我又一次相形见绌了。在AME公司的第一次会议中,我大胆地说自己是带着梦想来AME公司的,然后跟大家分享了我希望能创办一本名叫Interest的科学杂志。后来我没想到,竟然就在第二次会议中,就已经开始讨论Interest创刊的具体事宜了,并让我一个对出版一无所知的小白担任主编,我在惊喜的同时又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不轻松。AME公司里年轻的气息和热烈的科学氛围让我感觉自己离梦想又近了一步,感谢AME的汪道远社长、沈亚星副社长和其他工作人员,也感谢其余11位兼职科学编辑,他们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短处,也学到了很多自己认知外的很多知识。希望包括我自己在内的这12位兼职科学编辑,能在AME的平台上,能在未来成为科研路上的“地表最强12人”。

最后还要感谢我年迈的父母,原谅他们的儿子从初中到博士14年一直在外求学,我的母亲已经从一个能拿鞋子抽我的凶悍女性变为走在路上挽着我手臂的小老太,我的父亲也已从一个每天在外辛劳工作的男人变为每天在家种瓜种菜的小老头了,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我学业的理解和支持。感谢王振恒师兄对我工作与生活中的帮助;感谢包倪荣主任和各位师兄弟在每个月里的研究生组会里的经验分享;感谢在我生命中曾经给与我帮助和宽容的每一个人。

毕业标志了我的学生时代的结束,却又见证了我另一段生命历程的开始,既有对过去的不舍,又有对未来的期望,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貌似触手可及又没有尽头,我能做到的只有珍惜目前年轻而充实的时光,希望在与梦想相遇之时,没有与之错肩。

其短岁月,不再与梦想错肩。

——邓展涛

2017年5月记于南京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