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潘丽芬护士长:勿忘初心,无畏前行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唐雪琴
关键词:

引言:广东省胸部疾病学会手术护理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于2017年5月6日举办。会前,AME出版社很荣幸邀请到该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手术室潘丽芬护士长接受采访。她笑容纯净明媚,跟我们娓娓普及骨科专科护理及管理的知识,并分享职业生涯中让她深受感动的那些美好故事。

专访人物:潘丽芬

副主任护师,手术室区护长,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手术室,护理本科学历。2007参加广东省卫生厅与香港医管局联合举办的手术室专科护士培训课程,获得手术室专科护士毕业证书,2008完成南方医科大学护理研究生课程,获得研究生结业证书。主持广东省科技厅及院级护理科研项目共2项。主编《护士核心能力读本(手术护理篇)》专著1部,参编《实用手术护理学》、《手术室护理学(第3版)》、《专业护士核心能力建设指南》等专著4部,在全国护理核心期刊以第一作者公开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其中《中华护理杂志》4篇。2013年主持举办省级继续教育学习班《新形势下骨科手术专科护理及管理》。2014年被派往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手术专科护理及管理的对口技术支援,得到新疆当地医院医务工作者的一致好评。

1.骨科专科护理及管理

参加工作20多年来,潘丽芬护士长尤其擅长于骨科专科的护理及管理。潘护长从专业的角度,向AME编辑介绍了骨科专科跟其它的专科有很多不同的地方。首先是骨科专科的患者相对其它专科来讲老龄化程度高。骨质疏松、因摔伤导致骨折的很多都是老人,老龄患者手术给护理带来很大的难度。第二,骨科手术体位的复杂性。其它专科以平卧位比较常见,骨科的体位则以俯卧位或侧卧位为多,还有更为复杂的牵引体位。这些体位的护理给手术室护士带来很大的挑战。第三,骨科的外来器械比较多。包括内固定、植入物等,大多数由厂商提供到医院,这样的外来器械的管理也很繁琐困难。第四,骨科手术台上的无菌要求更高。骨科的很多手术如关节置换,内固定等,感染的风险非常大。骨科手术一旦发生感染,就预示着手术的失败,后果往往是需要取出假体、内固定物等,待感染治愈后再重新植入假体或者内固定物,增加患者的痛苦和经济负担。第五,骨科手术常常需要术中X光透视照片,在其它专科较为少见,这些需要提高对辐射防护的意识。

手术室实行专科化的管理,设立专科组及相关的专科组长和组员,实行专科组负责制,专科组长负责与专科主任的沟通、业务上的联系,还有专科理论与操作技能的培训、专科仪器设备的管理。手术室是高精尖仪器集中的地方,更新换代又很快。实践证明,由专科组管理是一个高效可行的方案。手术配合也是由专科优先配合,医护的默契配合,提高医生的满意度,从而让手术进展更加顺利。

2.一路有你,如影相随

每一项工作,都总会有遇到困难的时候。面对工作中的种种困难,潘护长习惯于先自己想办法解决,再求助其他同事。她现在养成习惯,每天睡觉前会回想一下这一天的工作,“今天都做了哪些事情?有没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有些事情如果再次发生,我是否可以用更好的方法解决?”这样不断地反思自己,对个人的成长帮助很大。假如遇到自己实在没有办法想通或者解决的问题,她会求助团队成员。她很骄傲的说:“我很高兴我有一个很优秀的团队,当我遇到困惑时,我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他们。他们有独特的见解,很愿意跟我分享他们的一些想法,总能帮我出很多好点子,通过头脑风暴,我从他们身上总能得到很好的启发”。潘护长也会求助她的领导,她很庆幸她有一位思维缜密、办事雷厉风行的领导,总能给她正确的指引与解决问题的思路,在待人处事方面,也常常给她很多指导。

3.勿忘初心,始终坚韧

潘护长担任手术室护长,分管的就是教学培训工作,特别是新护士的培训。潘护长认为岗前的培训,首先最为重要的是职业观的建立,因为他们在学校里受到的职业素养教育已经很多了,缺乏的只是一些临床的经历。在学校里,被灌输更多的可能是白衣天使的光环,临床上却会有很多的不如意:环境没有想象中的干净,患者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能够理解他们的工作。从学生到护士这样一个社会角色的转换,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被拉大,潘护长认为给他们“打好思想的预防针”尤为重要。手术室护士相对病房护士,面对患者是相对较少的,但是跟医生打交道却很多。医生对护士的挑剔与患者对护士的挑剔是不一样的,医生的挑剔更偏向于专业。新护士在理论与实践技能都不足的条件下,都是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历练。这期间,可能会面对医生的责骂、同事的不满,如果心里过不了这一关,对往后职业生涯的影响是很大的。“年轻护士要有正确的职业观,不要忘记你的初心,始终如一地朝着自己的方向进发。并且要永远记住:我们的行为要对患者负责!”

对于目前较为恶劣的医患关系,潘护长稍显无奈。媒体的放大渲染,对公众(非医学界市民)的误导肯定是有的。医患关系发展到今天的局面,除了媒体的一些误导,医患之间的相互不信任是最本质的原因。我们希望看到的一个局面是,“作为患者,我很放心将我的生命交给你,作为医生,我尽心尽力为你治病,挽救生命”。回想刚刚参加工作那时候,潘护长说:“20年前的局面不是今天这样的。不论是患者待医生,还是医生待患者,相互之间都像亲人一样。”是什么造成了现在这样一个情况?可能是患者对治疗的期待值过高,当医疗效果达不到这个期待值时,再经过媒体或者网络等散播,患者对医生有了一个不信任、质疑的态度。渐渐地,遭受到患者质疑的眼光之后,医生也变得十分无奈,从而变得抗拒,隔阂由此产生。潘护长补充说,“其实现在普遍来说,患者跟医生还是互相尊重的。只是个别极端的现象被拿出来放大而已。作为医护人员,我们始终要保持的一个态度还是:我们要对患者负责!”

潘护长在2014年被广东省卫纪委(原广东省卫生厅)和中山大学医院管理处派往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为期3个月的手术专科护理及管理的对口技术支援。短短的3个月,对其护理职业生涯,甚至这一生的影响都非常的大,让她感触很深。虽然已是当地的龙头医院,那里的硬件较先进,医护人员的素质、工作流程的管理等软件却不甚理想,跟广东省各医院差距颇大。那是一个维吾尔族人聚居的地方,语言的障碍、个别维吾尔族护士不甚友好的情绪,让帮扶工作难以顺利进行。但是潘护长还是积极争取当地医院领导支持,努力沟通,尽她所能去做好帮扶的工作。尽管个人力量是薄弱的,但至少有所贡献。受当地大骨科单主任的邀请,潘护长进行了一次“骨科手术部位感染的预防与控制”的讲座。当时其科室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来听课,这在潘护长的意料之外。课毕,单主任激动地握着潘护长的手说,潘老师讲课深入浅出,有引援的临床实例和案例,有具说服力的原因分析,有切实可行的措施,引发了在场同行的思考和共鸣,是大家听得最用心的一课。潘护长表示,这让她很是欣慰,从此跟单主任结下深厚的友谊,这是最美丽的收获。

图1:采访后潘护长给我们介绍护理培训资料,并在资料柜前留影。淡定从容的她,纯净明媚,言语中总幽幽透出一股韧性。

图2:潘丽芬护士长(前排中)及其团队部分成员合影。

文 | 唐雪琴,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