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ATS 2017|三十年行医路砥节砺行——记AATS百年特别传奇人物Valerie W. Rusch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康晓征
关键词:

编者按:百年AATS传承至今,倾注了代代北美胸外科医生“薪火相传,追求卓越”的践行意志,同时也激励着更多跟随的青年人投身其中。从AATS年会上设置的同“传奇”共进午餐环节可见一斑,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前胸外科主任Valerie W. Rusch在AATS百年之际受邀出席,分享了她近30年医学心路历程。

Rusch教授出生在纽约,父亲从事银行业,母亲则是一名医生,这样的家庭氛围熏陶下铸就了Valerie独立自主的性格。从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毕业后,与同班同学(从事麻醉专业)完婚后,Valerie前往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从事普外科住院医师培训,以及后来选择的心胸外科专科医师培训。经过将近8年繁重的医师培训后,Valerie遭遇了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迷茫,当时的她已经厌倦了每日重复性冠脉搭桥手术,渴望拓展新的领域。偶然的机会,Valerie获悉德克萨斯州M.D. Anderson癌症中心招募胸部肿瘤外科医师,毅然决然地奔赴休斯顿。此次德州之旅改变了Valerie的职业轨迹,在返回西雅图从事6年胸外科主治医师工作后,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向她抛出橄榄枝。当时癌症中心外科主任Martini教授慧眼发掘Valerie在德州培养形成的多学科综合治疗理念,盛情邀请她加入Pearson医生领导的胸外科团体。Rusch医生对胸部肿瘤外科临床研究的热忱,以及对于各项学术兼职孜孜不倦、持之以恒的精神,使得她成为所有女外科医师的榜样。Rusch医生担任过美国胸外科医师教育委员会主席、美国癌症联合会肺癌、食管癌及恶性胸膜间皮瘤工作组主席、国际肺癌联盟肺癌分期委员会主席,独立或参与发表科研论文260余篇,胸外科专著数十部,名副其实地“德医双馨”。

本届AATS传奇人物午餐会的主持人G. Alec Patterson教授好奇是什么不断激发并且引领Rusch教授在布满荆棘的行医路上不断前行,她谦逊地归结为自己对于医学临床及研究的好奇心,接受各种挑战的胸怀。Rusch教授在交流过程中始终坦诚地回答主持人的提问,在座数位曾经由她引领步入胸外科医学殿堂的年轻医生排队向自己的导师致敬并表达由衷地感谢。比利时鲁汶大学的Antoon Lerut教授、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Gail Darling教授等同道也纷纷称赞Rusch教授所取得的诸多成就。笔者有幸能够旁听Rusch教授分享的行医心路,感慨颇多。在英语中,“education”(教育)源于拉丁语 “ēducātiō”(养育),后者又源于 “ēdūcere”,有带领、将人从某地带出的意思。根据中国现存最早的字典,许慎(约58—约147年)著《说文解字》,“教”的意思是,“上所施,下所效也”;“育”的意思是,“养子使作善也”。若按如此解释,这个基础问题的基础就在于“上所施”,然后才有“下所效”,才有“养子使作善”。而如果“上所施”仅仅局限于父母、老师的作为,这还不是根本的基础。看看“教”这个字的原形,会发现左边的“子”之上是“爻”(音同“尧”)。“爻”是中国古人象征天地万物变化的符号,含交错、变动之意,喻义行迹、真相。在《周易》中,有“爻也者,效天下之动者也”的说法。在这个意义上,“教”可以用“效”来解释。两个字的右边都源于“攴”(音同“扑”),意为轻轻击打,大约是“上”对“下”的某种训诫、提醒。这样看来,比父母、老师的作为更根本的“上所施”是天地的作为,以此才有,人效法天地,然后才有,孩子效法父母,学生效法老师。从教育角度讲,AATS传承了100年的“塑造卓越”宗旨,将引领青年人的医学教育理念渗透入会议内容的方方面面,这确实值得我们学习领会。

AME学术记者

康晓征,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外一科

  •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肺癌学组青年委员

  •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营养与支持治疗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

  • 国际肺癌研究协会IASLC会员

  • 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会员

  • 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会员

  • 美国胸外科学会STS会员

  • 欧洲胸外科学会ESTS会员

  • 2016年度北京市优秀人才培养资助青年骨干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