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序言

《胸腹主动脉瘤修复术》Foreword 新方法解决老问题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3期

关键词:

新方法解决老问题

《心胸外科年鉴》本章节的主要内容是胸腹主动脉瘤修复术, 该手术对于所有心胸外科医生都是一个巨大挑战,虽然发展了各种外科技术,但围术期并发症依然很高。近年来,基于导管的介入技术,例如腔内主动脉修复术,标志着这一血管疾病在治疗方法上出现了重大的变革。然而介入技术并非心胸外科医师继续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腔内介入一直以来都是另一些专业的核心技术,如介入放射学、心血管内科学以及血管外科学。寄希望于心胸外科医生掌握介入技术真能成为现实吗?也许需要在住院医师培训期内增加这一技术的训练,这会导致培训时间延长,但可能会减少为获得心胸外科资格而申请该项技术培训的人数。是否应该训练心胸外科医生只实施开放手术呢?随着新兴介入技术的出现,例如经心尖的主动脉瓣植入术、二尖瓣夹植入以及杂交主动脉修复术等技术的出现,心胸外科医生只需掌握开放手术这一理念受到挑战,一些学者认为现代的心胸外科培训体系应纳入腔内技术的训练,以使新一代的心胸外科医生在未来(甚至是现在)能掌握这一必备的技能。患者最需要的是心胸外科医生能提供全方位的诊断和治疗方法,能根据患者的不同情况选择适宜的治疗手段,而心胸外科或心血管外科医生只能通过专科医生培训才能具备这样的能力。

Joseph Coselli和Scott LeMaire教授是我们的特约客座编辑,其中Coselli教授担任了Cullen基金主席,是Baylor大学医学院(BCM)心胸外科的主任和教授,St. Luke’s教会医院的德克萨斯心脏中心(THI)成人心脏外科的主任以及St. Luke’s教会医院的心血管外科副主任,St. Luke’s教会医院位于德克萨斯州休斯敦市的德克萨斯医学中心。同时Coselli教授还是THI/BCM胸外科住院医师培训计划的副主任以及主动脉专科医师培训计划的主任。Coselli教授是主动脉疾病外科治疗的专家,受教于主动脉外科的先驱E. Stanley Crawford医生。Coselli教授是土生土长的休斯敦人,在Denton Cooley教授的建议下从事心胸外科并在住院医生期间接受了Michael DeBakey教授的指导;多年后,Coselli教授在这些外科先驱的帮助下脱颖而出,完成了超过7000例的主动脉修复术和2900多例的胸腹主动脉瘤修复术,从而闻名世界。他出版了超过360部的医学专著,在27个国家做了将近500次的专业报道,我们相信您一定能从Master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的视频中得到很多收获。

Scott LeMaire是外科、分子生理学以及生物物理学教授,担任Baylor大学医学院Michael E. DeBakey外科部心胸外科研究室主任,并且是德克萨斯心脏中心的心血管外科主治医师。他主要的临床研究兴趣是胸主动脉疾病患者的管理,特别是主动脉夹层和胸腹主动脉瘤的治疗,而他的研究项目主要集中在主动脉手术期间的器官保护、胸主动脉疾病的基因问题以及主动脉退行性变的分子机制。他在胸主动脉瘤和主动脉夹层病理生理学方面的研究受到美国国立医学科学院(NIH)以及胸外科研究与教育基金的资助。LeMaire教授对本专题文章中的每一页都倾注了很多心血,在此我们对他表示崇高的敬意。

我们由衷希望您能在该领域专家呈现出的作品中有所斩获,无论是开放手术、完全腔内手术、亦或杂交手术。我们也非常荣幸能与以下专家合作,呈现出一部优秀的专题报道,Charles Acher, Richard Cambria, Roberto Chiesa, Gabriele Di Luozzo, John Fehrenbacher, Marcelo Ferreira, Richard Gibbs, Randall Griepp, Chad Hughes, Michael Jenkins, Nicholas Kouchoukos, Germano Melissano, Konstantinos Moulakakis, Yutaka Okita, Virendra Patel, Amit Pawale, Marc Schepens 以及 Joeseph Woo医生,非常感谢您们。

Tristan D. Yan1,2,3*, Paul G. Bannon1,2,3**

1Department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Royal Prince Alfred Hospital, University of Sydney, Sydney, Australia;

2The Collaborative Research (CORE) Group, Sydney, Australia;

3The Baird Institute for Applied Heart and Lung Surgical Research, Sydney, Australia

*BSc, MBBS, MS, MD, PhD

**MBBS, PhD

Editors-in-Chief

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声明:作者宣称没有利益冲突。

(译者:卢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血管外科,北京 100029)

(审校:老启芳;广西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重症医学科,南宁 530021)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