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魏革护士长:干一行,就要干好一行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刘美玲
关键词:

引言:广东省胸部疾病学会手术护理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于2017年5月6日举办,会前,专委会专家顾问、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魏革护士长接受了AME出版社的采访。

专访人物:魏革

  • 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主任护师、总护士长

  • 全军重症医学科专业委员会护理学组副组长

  • 全军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护理学组副组长

  • 全军手术室专业委员会委员

  • 广东省护理手术室专业委员会副主委

魏护长从事临床护理工作38年,在现代化手术室管理、专科质量控制及外科护理方面有较深造诣。被问及当前护理工作的重点以及需要改进的地方时,她欣慰地表示,近年来我国手术室在硬件和软件,包括人员的业务素质的建设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随着外科手术的进步,仪器、设备、药品的发展,整个手术室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例如手术术中的CT和MR,一体化手术室、杂交手术室和数据化手术室的应用使远程会诊、教学、指导成为现实,机器人手术的应用也将纳入进程。我国也一直在努力与国际接轨,走访了很多医院,互相学习、交流。

“通过这些交流,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国内手术室的建设一点都不落后,有些医院甚至可以说非常先进,可以跟国外的先进医院媲美。”魏护长很骄傲地说道。

随着我们国家依法治国、治院、行护等方针政策的出台,对手术室的护理服务的要求也更趋复杂。关于如何加强手术室的专业质量内涵的建设,提高专业护士的核心竞争力,魏护长表示:我们确实还有待进一步的加强和完善。“手术室跟临床科室完全不一样。临床科室有很多共性,规范、指南、专家共识比较容易达成;而手术室专科性很强,因此要制定标准、专家共识就会比普通临床科室要难一些。”魏护长认为,护理作为一个一级学科,但是在手术室基础理论以及专家共识这方面,目前还是比较薄弱的,下一步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发展,才能让学科的发展走得更远、更好。

魏护长提到近几年国内外特别注重护理的人文教育和注意义务,国外已经立法,我国也提出了要求。在国家大医改背景下,护理的人文教育以及注意义务是我们当前在临床上需要进一步加强的。跟香港比较,国内医院的硬件、软件实力都在一流水平,但是在人文服务方面还有待提高。“我们最近也在做一些相关的研究,例如病情观察,临床科室在教科书上早就有定义和规范。但是它不能适用于手术室,因为同一个患者在不同的诊断状态下,他的病情变化是不一样的。所以手术室的理论基础在哪里呢,应该怎么去定义它呢?这些都需要手术室的专家们共同努力。把理论基础和临床应用相结合,这样手术室的发展才会走得更远一点。”魏护长语重心长地说道。

在工作、科研之余,魏护长还承担了繁重的教学任务。当笔者好不容易联系上魏护长时,她抱歉地表示刚才2个多小时都在给学生上课,手机调成了静音状态。

谈到年轻的护士,魏护长感叹她们是幸福的一代,生长在一个很好的时代。当代社会,很多小孩都是独生子女,家庭、学校、社会对教育是非常舍得投入的。现在的护士都是统招本科生,可以接受到良好的基础教育,工作后也会有各种平台和机会,可以更快地学习和成长。而且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化的时代,各种资源很容易就可以得到。

护理属临床一线,工作比较琐碎、苦累,常常倒夜班。魏护长特意引用了南丁格尔的一句话“护理是一门艺术,从事它需要崇高的献身精神和艰苦的准备”。她深情地表示,献身精神和艰苦准备,不仅在那个时代,用到现在也非常贴切。年轻人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动机选择了护理这个工作,但是既然已经进入了这一行业,干一行就要干好一行。尤其护理工作是为人服务的,要特别地专注、细致、认真、有爱;生命是宝贵的,人的生命也只有一次,所以对生命要有敬畏感,对人要有仁爱之心。

“耕耘才有收获,想要成才,就要沉下心做事,在做事的过程中你就会得到,有所收获。所以我常常跟我的学生讲,经历就是一种财富,看似今天你什么也没有学到,若干年以后,你遇到别的事情,回头看看,无形中,这些经历已经给了你很大的帮助。大有大的做,小有小的做,现在作为一个普通护士,好像没有在做管理者,其实你在管患者的时候,你就是个管理者,所以要珍惜每一次工作机会,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得到进步、锻炼以及成长。即使以后不做护理工作,这种能力也可以用在其他岗位上。” 魏护长最后的一番肺腑之言,深深触动了笔者,相信这番情真意切的话,不仅对年轻护士,对当代年轻人,都会有所启发。

文 | 刘美玲,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