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ATS 2017|心脏手术以外的世界:一个虚假上帝的补充教育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MylesLee
关键词:

作者|Myles Lee, Department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St. Francis Medical Center, Lynwood, CA 90262, USA

译者|AME学术记者周鹏宇,海德堡大学附属外科医院心脏外科

编者按:奥斯卡·王尔德曾说过,在这个世界中,只有两种悲剧,一种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另一种是得到想要的东西;物理学家罗伯特·霍夫施塔特曾说,人类始终无法知道路径的终点;弗兰基瓦利在百老汇音乐剧《泽西男孩》中深刻地指出,我坚持步行,继续步行,追寻音乐,尝试回到家乡。以上的隽语同样适用于艺术家和观众。我们可以从中得出结论,即生命永恒的真理是持续形成的过程,这也是美国 St. Francis 医学中心胸心外科医生 Myles Lee 关于医学与(摄影)艺术迷思的思考。但是人文主义是如何和医疗联系在一起的?近期,我们邀请到了 Myles Lee 医生将其摄影作品及相关解读刊登在 AME 旗下 Journal of Visualized Surgery 杂志【Art & Surgery 专栏】。对于博大精深的哲学,作为非艺术家的我们是茫然的,但 Myles Lee 对自我作品的真情剖析,却向我们解释了这如释迦摩尼谜一般的真谛。该文由海德堡大学附属外科医院心脏外科的周鹏宇医生翻译成中文,以饕国内读者。

翻译此文,周医生有感道,Myles Lee 撰写的 Beyond cardiac surgery: the expanded education of a fasle god 是一篇人文医学好文。但是由于时间有限,篇幅较长,他只将这篇文章的精华部分,即结论翻译出来。希望读者品读以后心有所感、活有所悟。

同表现主义、印象主义者艺术家一样,我的摄影寻找的是那些能够表达其本质或者生命力的景色。尽管大自然懂得绘画,我尽可能尝试从画家角度去看待大自然,从而避免迎合杂志的需求,甚至想象着如果著名画家莫奈拥有一部尼康D810,他会如何拍摄大自然。通过这样做,相比于景色的现实特征,我更加看重其抽象概念,而抽象是由形式,成分,平衡,色彩,质地,以及光所决定。

自然景色的智能化可以创造出各种图像,而这样的图像可激发观众通过承担自我解释的角色来去赋予每张图片个性化的内涵,这一角色就像摄影师决定照相机拍摄大自然景色的方式以及内容的角色。我利用摄影创造了许多油画样的照片,而这些照片将这些稍纵即逝景色定格为永恒照片。在这过程,我发现了生活是如何模仿所谓的艺术。

但是人文主义是如何和医疗联系一起?作为外科大夫,我们整个职业生涯面对生命和死亡现实,病人认为我们是上帝,并且希望我们毫无犯错,但是我们非常清楚医疗技术的局限性,我们只是虚假的上帝——棋局结束后,小兵和大王都同归一个棋盒(爱尔兰谚语)。然而,人文主义能帮我们从这样残酷的现实解放出来。德国著名哲学家尼采曾说过,我们拥有艺术,而艺术可以从现实中拯救我们。因此艺术可以帮医生从其熟知的真实世界中解放出来。

但是艺术有其真理,那些天才艺术家的真理是不断尝试以及坚持,在艰难的情绪或者物质条件下创作,从而以一种个性化的角度表达以及描绘这个现实世界。而我摄影的真理是,尽管拥有艺术历史的背景知识以及摄影的基本技术,我仍需跋涉许多山径,沙滩,经历风暴,沙尘暴,以及热夏寒冬,同时我不仅需要在准确的时间到达准确的地点,而且需想方设法用个性化方式展示一些客观的物体。因此,就像毕加索通过其代表作—肢体分离的人物形象来表达人类动荡的心理世界以及战争带来的破坏,艺术家的艺术作品都是谎话。一个艺术家只会从众多艺术表达手法中选择其一,从而描绘一个想象的现实世界。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

艺术,无论其采用何种方式,均可为艺术家和观众提供挑战以及愉悦。但正如托尔斯泰所说那样,真正的快乐是寻找真理的过程,而非找到真理的那一刻。奥斯卡·王尔德曾说过,在这个世界中,只有两种悲剧,一种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另一种是得到想要的东西。物理学家罗伯特·霍夫施塔特曾说,人类始终无法知道路径的终点。弗兰基瓦利在百老汇音乐剧《泽西男孩》中深刻地指出,我坚持步行,继续步行,追寻音乐,尝试回到家乡。以上的隽语同样适用于艺术家和观众。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即生命永恒的真理是形成的过程。就像其他普通的艺术品,生命这一艺术品,与最新手术技术并驾齐驱,从未竣工,同时可能因不同原因而被丢弃,而那些跟随我们脚步的子孙后代们承担着继续完成生命艺术品的光荣任务。对于艺术以及生命,旅途才是重点,而非到达彼岸方式以及终点。我们都是这一无止尽旅途的旅客,并且正在尽最大能力到达自己的家乡。

Myles Lee摄影作品欣赏,详见原文链接。

图1. “Aurora Borealis” China Cove, Point Lobos State Reserve, California. Inkjet digital print.

图2. “Cosmos” China Cove, Point Lobos State Reserve, California. Inkjet digital print.

图3. “Rising Curtain” China Cove, Point Lobos State Reserve, California. Inkjet digital print.

图4. “Lift-off” Pfeiffer Beach, Big Sur, California. Inkjet digital print.

图5.“Sand Castles” Pfeiffer Beach, Big Sur, California. Photographic Dye Sublimation on aluminum.

图6. “Re-entry” Eucalyptus Dalrympleana. Los Angeles Arboretum, Arcadia, California. Injet digital print.

另外,AME出版社在本次学术外科周的展位号是620(参见图1红色圆圈),欢迎诸位届时莅临AME展位共同探讨和交流。

图1. AME出版社的展位号是620

图2. AME出版社展位效果图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