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序言

《胸腹主动脉瘤修复术》前言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3期

关键词:

我们非常高兴担任《心胸外科年鉴》这期专题的客座编辑,本专题将重点集中在胸腹主动脉疾病的外科治疗上(视频1)。我们非常幸运能在休斯敦这一汇聚了众多主动脉外科先驱的地方工作。在55年前的美国外科协会议上,Arthur Blakemore医生对Michael DeBakey医生首次报道的外科治疗胸腹主动脉瘤系列病例给予了高度的评价(1),正如Arthur Blakemore医生形容的那样,Michael DeBakey医生与他的同事一起“始终不懈地致力于铲除遍布在主动脉上的古老恶魔-主动脉瘤”并最终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累及内脏动脉的腹主动脉瘤获得了理想的治疗也包含在这一成果中,《外科年鉴》将其视为血管外科领域最伟大的进步之一”。

视频1

此后的多年,我们的外科团队在DeBakey医生、Denton Cooley医生和最负盛名的Stanley Crawford医生的带领下,在外科修复胸腹主动脉瘤领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2)。尤其是他们将研究的重心放在脊髓保护以及降低截瘫风险的外科策略上,这些外科医生所取得的令人瞩目的成果使得全世界很多其他的外科医生能够涉足该领域,并大大地改善了这一复杂手术的转归。

正如《心胸外科年鉴》中本专题强调的那样,在围术期管理、外科技术以及器官保护措施方面的进步使得修复胸腹主动脉瘤在如今这个时代取得了非常理想的治疗结果。然而,我们仍然面临着众多严峻的挑战—如何进一步降低术后脊髓功能障碍的风险;降低肾衰、呼衰的风险,特别是我们将越来越多地面对因多种合并症导致生理功能储备受限的老年人群时更是如此。

希望既能有效修复动脉瘤又能最大限度减少相关并发症的需求与日俱增,这激励着一些外科医生试图通过腔内途径治疗胸腹主动脉病变。其中一些修复方式被称为杂交手术,即腔内隔绝主动脉瘤联合开放手术,这一术式保障了内脏分支的血供。另一些修复方式采用了最先进的支架设备,可通过完全的腔内途径隔绝动脉瘤并重建分支动脉灌注。这两种技术都会在本专题中予以介绍和讨论。

随着越来越多的手术方式可供选择,外科团队面临的临床情况也越来越复杂。正如上述提到的情况那样,对于多年前因高龄、合并症而被认为是手术禁忌症的患者,我们目前也在尝试对其进行外科治疗;而且外科医生们也在尝试治疗一些新发现的主动脉基因病,每一种都有其独特的表型特征并最终影响着临床上的决策。此外真菌性动脉瘤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被认为是胸腹主动脉重要的组成部分,现在知道其中隐含了非常致命的病原菌。最后,当我们处理既往腔内修复失败的患者时,通过新方法取出支架并确切修复动脉瘤的需要正变得越来越迫切。不断拓展的外科技术将导致出现越来越多的各种临床情况,这也指明了我们在即将到来的十年中需要努力实现的主要目标:根据每名患者的情况不同选择最佳的治疗方案。如果对胸腹主动脉瘤患者进行大型的随机临床实验非常困难的话,我们将依托高水平的研究团队,认真分析已有的数据并发展出询证医学支持的技术方法以治疗日益增加的复杂患病人群。

首先我们要感谢杂志的主编Tristan Yan和Paul Bannon医生,非常荣幸能有机会成为他们这一极具创新性杂志的客座编辑。与他们这个杰出的编辑团队一起工作非常愉快,我们也希望他们所采用的这一新颖而先进的外科教育方式能取得圆满的成功。其次,我们要特别感谢那些在本专题中与我们慷慨分享他们精湛专业知识的同事们。著者们提供了多种多样的专业素材使得这一专题成为了真正独一无二的全球性著作,我们对他们做出的贡献致以深深的敬意。最后,我们要特别感谢我们临床研究团队中的几名成员—Baylor大学医学院的Laurie Fondren, Susan Green, MPH, Michael Hughes, Matt Price, MS, RHIA, Scott Weldon, MA, CMI, Jeffrey Whorton, RHIA, 以及Samantha Zarda, RHIA;St. Luke’s教会医院德克萨斯心脏中心的Joseph Brewton和Stephen Palmer, PhD, ELS,他们为本专题中我们这一部分文章做出了很多贡献,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无法完成这一工作。我们在此仅代表本专题的所有合著人员衷心地希望这些宝贵专业资源能为每一位从事胸腹主动脉瘤治疗的医务人员提供有价值的帮助。

参考文献

  1. DeBakey ME, Creech O Jr, Morris GC Jr. Aneurysm of thoracoabdominal aorta involving the celiac, superior mesenteric, and renal arteries; report of four cases treated by resection and homograft replacement. Ann Surg 1956;144:549-73.
  2. Green SY, LeMaire SA, Coselli JS. History of aortic surgery in Houston. In: Chiesa R, Melissano G, Coselli JS, et al, eds. Aortic Surgery and Anesthesia: “How to Do It” III. Milano: Arti Grafich Colombo,2008:39-73.

Joseph S. Coselli1, Scott A. LeMaire2
 

1Professor and Chief of the Division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Michael E. DeBakey Department of Surgery,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and Chief of Adult Cardiac Surgery, The Texas Heart Institute at

St. Luke’s Episcopal Hospital, Houston, Texas, One Baylor Plaza, BCM 390, Houston,

TX 77030, USA

(Email: jcoselli@bcm.edu.)

2Professor and Director of Research, Division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Michael E. DeBakey Department of Surgery,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 Staff, The Texas Heart

Institute at St. Luke’s Episcopal Hospital, Houston, Texas, One Baylor Plaza, BCM 390, Houston,

TX 77030, USA

(Email: slemaire@bcm.edu.)

doi: 10.3978/j.issn.2225-319X.2012.08.01

公开声明:作者声明本文不涉及任何利益冲突。

(译者:卢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血管外科,北京 100029)

(审校:老启芳;广西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重症医学科,南宁 530021)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