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住院医”哪有“住在医院里”那么简单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成芷
关键词:

近来课题实验进入尾声,想起即将进入大内科轮转,回忆起以往工作时在全院大内外科轮转的光阴,不由得有感而发。

在工作的时候,我们这些 23-30 岁左右的住院医都是相熟的小伙伴,那时候心内科的小卓医生常打趣说:咱住院医就是住在医院的医生了。近期我听闻她已经升级成为了「总住在医院的医生」——住院总。

目前在城市的医院中,住院医最低都是本科学历,所以工牌上都直接印着「医师」二字,视为医务人员的初级阶段。

我常觉得我们应该为自己能够完整的接受完中国高等教育而感到幸福,因为在工作实习期间,我还是看到不少来进修的中专、大专学历的医务人员,他们的级别是「医士」,大多持有助理执业医师牌照,而且比起我们年纪都会大一些。

如果把医师的职业生涯视为升级型游戏,那么住院医便是游戏的起点。

好的住院医难能可贵,能让上级医师放心宽心的少之又少,然而在游戏的初始阶段,我觉得必须尽力勤勉的做好每一件小事,不求大家都满意,至少自己得学到本领还得进步。

首先,请带着精神的身体去上班。

越来越多的上级医师在跟我们聊天的时候觉得我们心思不知道在哪儿,上班目光都是游离状态,不思进取且没有理想。

的确这种状态在各行各业都广泛存在,而在我们住院医自己心里,又常常有一种失落感:在医院的大部分时间都给了琐碎的事情,一天忙活下来也累,可却不知得到了什么。

拖延症患者不在少数,半夜才就寝,早起查房自然是一副呆若木鸡的表情,外加黑眼圈,这样的精神气儿上级医师看了就生气,谈何传道授业解惑也?

再者,请带着灵光的脑袋去干活。

要听话出活儿,且举一反三。

我刚下科里的时候,从不缺勤,跑得也勤快,但总是犯些小马虎,上级问过的检查马上能回报,可马上问另一个检查结果只能哑口无言。我们很多时候忽略了上级的对患者病情评估与追踪的隐含意义,无视相关的检查结果,问了才去追,不问的不管,这本质上是临床思维不缜密所导致的。

有时候主任查房问到一个问题侥幸能答对,其实掌握的只是一个点,而不是一整个面,唯有立体全方位的理解问题,才能真正掌握扎实的知识。

我刚开始轮科时常常佩服上级医师看病人的时间比我少多了,似乎比我还了解病情,带着分析侃侃而谈,除了仰慕便是诧异。后来慢慢理解了上级对病人的把握是提纲挈领,主次矛盾分明的,有些医生汇报病例能汇报半个多小时,把检查结果倒背如流,却并不能把握这个病号的诊断与当前最需要的治疗是什么。

然后,安静的时间多给自己跟书。

医学知识浩瀚广博,唯有不断接受新知才不至于逆水行舟。

温故与知新同样重要,在住院医阶段,还是反复看《诊断学》与《内科学》,在定科之后,便可以看些专科论著。在住院医阶段,我们还得参加住院医规范化培训阶段考核与执业医师考试,还是不要放松,多看多想,有操作别害怕别逃避,咱可是按照医师法在上级医师指导下完成的,多练练手是好事儿。

最后,入乡随俗。

各科室的习惯不一,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想说说:不要以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理由去翘班,这是很不懂事很伤上级医师对你的看法的,因为所有的理由都是借口。身为一个住院医,必须服从所在科室管理,要是真有事儿,直接找科主任请假即可,大家都是人,真有事儿哪有不通情理之说呢,是吧。

愿小伙伴们在住院医这条道路上痛并快乐着进步,早日完成规范化培训,尽快进入下阶段的升级!

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诱发左心衰竭的元凶》阅读上期连载内容。

108位内分泌医学专家脑洞大开、智力众筹的成果,你见识过吗?《内分泌那些事儿》从2012年开始构思、拟题、征文到2016年终于出版与读者见面。这本书涵盖丰富的专业知识、精彩的真实故事,还有医者情怀的真情流露。这是一部由一百多位年轻有活力的医生团队秘制的华美大片,这是内分泌世界的小小缩影,这是一本高级而有趣的书。

附:购买方式(本书可在以下两个平台购买,通过扫描相应的图片中的二维码即可)

微店:AME出版社

淘宝企业店铺:AME图书

更多其他图书详情,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我们官方微店查看。

阅读原文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