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欧洲胸外科的教育平台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作者 | Gilbert Massard1, Gaetano Rocco2, Federico Venuta3 

1Service de Chirurgie Thoracique and Groupe de Transplantation Pulmonaire, Hôpitaux Universitaires de Strasbourg, 67091 Strasbourg, France; 2Department of Thoracic Surgery and Oncology, Instituto Nazionale Tumori, Fondazione Pascale, IRCCS, Naples, Italy; 3Department of Thoracic Surgery, Policlinico Umberto I, Sapienza University of Rome, Rome, Italy.  

Correspondence to: Prof. Gilbert Massard. Service de Chirurgie Thoracique, Hôpitaux Universitaires de Strasbourg, 67091 Strasbourg, France.  

 

摘要:

作为全球最大的普胸外科(general thoracic surgery,GTS)专业组织,欧洲胸外科医师协会(European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 ESTS)认为教育是其最重要的工作重点之一。ESTS设立的教育平台不仅有训练科目,还涉及了专科医师的认证。ESTS所肩负的两个主要目的是:(1)帮助ESTS的学员顺利毕业并得到欧洲胸外科医师资质委员会的认证;(2)为已获得认证的胸外科医师们提供继续医学教育的机会以利于他们终身的学习提升与持续的职业发展。在未来十年内,外科医师的重新认证将也很可能成为必然。在成立之初,ESTS教育平台有两项不同的教育课程。一项是2007年在土耳其安塔利亚开办的为期6天的以理论学习为主的课程,另一项是同一年在安坦利亚的动物实验室中举办的为期2天的立足于实践问题的技能训练。这两种教育方式也在进一步的改进之中。在理论学习课程中,我们打算组织一个为期2天的更加专业化的课程以深入研究理论问题;在技能培训课程中,我们将开展更专科化的高难度技术项目,例如气管外科、体外膜肺氧合(ECMO)、机器人技术及胸壁重建术等。为了提升学员们未来的学术领导能力,我们还专门创建了旨在提高医学沟通、方法学习和管理能力的培训课程。同时,我们还需要应对越来越多的来自于俄语国家学员的需求,因为这些学员面临出国的困难或语言沟通的障碍。我们为此自2012年始专门创立了俄语学校,每年有三轮教育课程。当前的教育也同时依靠在线学习平台补充,它也正在积极完善中。由ESTS教育委员会负责组织的各项教学活动均在课程协作者以及网络平台的帮助下进行。现阶段我们讨论较多的是关于教育方法的改进和教育效果的评价,而未来几年的主要任务是在欧洲实现胸外科培训和认证体系的协调与统一。

前言:

历史上的许多科学团体在某个时期往往会有一个影响其后续发展的重大突破性事件。这个事件常常是创建其它组织所没有的新项目来为它的成员服务(1)。欧洲胸外科医师协会(European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 ESTS)于2006年构思组建一个教育平台时,出发点亦是如此(2)。医学教育理念的变化对于制定社会公共政策来说至关重要。ESTS发现,教育平台对于培训医生和高年医师来说都很重要,它可以用来提高和改善泛欧洲地区的胸外科医师的水平和质量。在此背景下,本协会的基本理念便是所有可用的资源都要优先考虑用于医学教育。而实际上,医学教育因其特殊的地位也往往会促进各个医学专业的发展。

本文的目的就是阐述ESTS成立教育平台的初衷、对比医学教育的历史与现状,展望将来的发展规划,并详解当前和未来医学教育所面临的挑战。

背景:胸外科在不断向专业化方向发展

成立于1993年的ESTS在过去的20年中不断发展壮大,目前已处于世界胸外科界的领导地位。与此同时,胸外科自身也在不断发展进步。

胸外科的定义以及专业范围在不断变化中,许多欧洲国家的胸外科都在逐步向更专业化的方向发展。这种趋势正将专注于胸部疾病的普胸外科(general thoracic surgery, GTS)从传统胸外科中细分出来,即与心脏外科相分离。

随着高科技的应用,普胸外科的手术范围也在变化之中,新技术例如微创手术、机器人手术、胸壁重建术、ECMO、肺移植等逐渐涌现。

同时,不同欧洲国家对于胸外科医生的训练与认证的制度也不尽相同。在某些国家普胸外科是作为一门独立学科,而另一些国家的胸外科则仍然包含心脏大血管外科,最令人意外的是在比利时和卢森堡胸外科甚至未被列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此外,有些国家的专业证书由大学授予,而有些国家则由卫生部或学术组织授予。这种混乱情况表现最为极端的是法国:专业学位由大学颁发,考试由国家科学委员会组织,而专业职业证书则由卫生部颁发。

欧盟于1958年创建了一个机构来讨论培训和认证的事务,并同时进行医学职业的宣传和全欧专家学者们的协同。这便是欧洲医学专家联盟(European Union of Medical Specialists,UEMS),其由来自34个国家的专业学会的代表组成,覆盖了50多个专业和超过160万的专科医生。不同专业的医生又组成数个部门。最初胸外科包含两个部门,即普胸外科专业和心胸外科专业。到了2013年,普胸外科升格为一个单独的部门,这体现出欧洲社会对于胸外科重视。

UEMS成立了两个委员会来负责教育项目。欧洲医学专科医师资格认证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for Accreditation of Medical Specialist Qualification,ECAMSQ)负责管理培训时间、培训内容以及能力评估;欧洲医学继续教育认证委员会(European Accreditation Council for Continuous Medical Education, EACCME)则负责组织继续教育活动和发放证书。

为了统一不同国家的认证制度,UEMS也组织了专门机构来组织认证考试。其胸外科部门成立了胸外科认证委员会(EBTS),它从之前的胸心外科学认证委员会(EBCTS)中分离出来,每年为欧洲毕业医生组织相关考试。尽管该认证是对医生个人能力的充分肯定,但是因为其不具备法律效力,因此仍然不能成为其在各自国家进行执业及从事学术活动的凭证。不过,这个证书可以作为认可医生个人在理论知识或专业技能方面达到专业医师的标志,因而能够促进欧洲范围内专业医师们的流动。近期的目标是说服各个国家能够认可将该项考试,并作为各国专业医师培训的结业考试。

我们虽然提出了统一欧洲大陆的教育体系的美好设想,但与北美的教育系统相比,目前却仅仅停留在蓝图之上,因此还需要很多很艰难的努力;而在美国,由美国胸外科医师认证委员会(ABTS) 提供了非常优质的服务,已经使得该教育体系牢固而又高效。

为什么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教育平台?

在大多数国家,大学已不再提供专科医师的培养。临床技能的训练由各胸外科学会提供。ESTS/EACTS学会修订了胸外科医师培训的标准,而且已经被UEMS所认可。此外,也有越来越多的与大学或学会无相关联系的企业出面组织相关的培训活动,但是这种模式仍然存在很多问题,最明显的是无法确定其是否是基于商业目的。ESTS在此扮演的角色就是协调各个国家的专科医师教育,并为UEMS的考试进行训练准备。

除了专科医师培训,医学终身教育(也可称为继续教育)也是医学教育的任务之一,而且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推出专科医师的再次认证。与此同时,新技术的日新月异,例如胸腔镜肺叶切除术,也要求高年的专科医师们在技能方面能够与时俱进。

因此,ESTS有义务提供一个更有竞争力的教育平台,以应对培训专科人才以及为其提供继续教育的双重挑战。ESTS的多国联盟的性质,能够保证其对各个国家的反馈情况再进行评估,并实现整体范围内的协调。

教育平台的起源

在建立教育平台的时候,首先要考虑到对外科医生的培训既有理论知识的传授、也有实践技能的培养。因此ESTS教育项目也主要致力于理论和实践课程两个方面。在2007年,当VATS肺叶切除术在胸外科界开始得到广泛认可时,动物模型是外科实践训练的最佳方式。借助于部分企业的赞助,ESTS能够每年至少组织两次以猪为操作对象的实践课程(在法国Elancourt市)。同时,ESTS的理论课程也在土耳其的安塔利亚市举办。通过在重大会议上发放宣传册、电子邮件和网络广告等各种方式来提高ESTS成员们对教育项目的关注。两种教育课程也都得到了UEMS/EACCME委员会的认可。

同时,ESTS也提供了其他培训机会,包括巡回课程,出国奖学金和成立教育研究委员会。

实践课程

2007年10月在Elancourt举办的实践课程是ESTS胸外科培训的开始。在两天的课程中,每天早上先进行课前准备事项,包括手术的适应症、手术方式以及预期的情况等,主要以互动讨论以及视频的方式进行;在下午的动物操作前也要进行技术要点方面的互动讨论。我们邀请了来自欧洲和美国的专家来进行指导。在上课前的2周,学员们被要求填写调查问卷来了解自身的能力水平并进行分组。每次有超过20头猪用于操作,以保证每2-3名学员使用一头猪;并且操作器械多为人体手术器械,以保证训练环境更接近标准手术室。每次课程仅限50名学生。从2011年2月开始,为了保证课程质量,每次课程限制为40名学生,以保证每台手术只有两名同等水平的学员。我们还聘请了专门的兽医对实验动物进行单肺通气以及围手术期管理。我们在课前通过剪辑录像向训练者讲明动物的解剖标志以及标本的最佳处理方法。实践课程的目标是覆盖各方面的胸外科技术,包括微创手术和开胸手术,同时讲解肺移植、食管切除术、胸壁重建术、开放及VATS肺叶切除术等要点,并进行操作训练。在课程结束时,学员要进行自我总结,合格者向其颁发证书。自2010年开始,教学大纲中的课程和书面摘要以及建议阅读的参考文献列表也可以在网上获得。

理论课程

在安塔利亚举办的课程旨在提供详尽的胸外科发展历史以及相关的知识更新,使学员更好的准备UEMS考试。我们根据各自的专业特长挑选世界各地的专家来授课。我们制定了教学大纲和课程宣讲的讲义,以帮助学员的学习。课程时长一周,在上午及下午的学习后均进行分组讨论。在一周后结束课程时,以选择题笔试的方式考核学员对理论知识的掌握情况。学员们需要填写调查问卷对课程的逻辑性和科学性进行反馈。促进世界各地的年轻和资深医生们之间的交流也是本教学课程的主要目的之一。课程的最大参与人数为50人。

所有的课程都是按照先报名先参加的原则。因专科医师认证考试对理论课或实践课没有先后顺序要求,故学员们可根据自己的偏好自由选择课程的先后顺序。根据ESTS政策,ESTS向来自低收入国家的学员(占总人数的10%)提供奖学金;后来也鼓励女性学员参加培训,这些奖学金包含了除交通费以外的所有花费。

出国奖学金

借助于那些致力于医学教育的厂商支持,ESTS能够提供一些额外的出国奖学金。这些奖学金的获得者将以观察者的身份在欧洲的大中心学习并掌握胸外科领域的新技术(2)。资助情况部分也收到出资者所在国的影响。这个项目有利于刺激、促进和保证全欧洲胸外科医师的流动,其资助对象是已毕业或正在接受训练的学员,为他们作为普胸外科医师职业生涯的一部分去先进国家参观学习而提供机会。ESTS邀请了若干年手术量在400次以上的欧洲著名胸外科医学中心作为项目的接受单位。这些医学中心的名单可以在ESTS网站上查看。每一个获得该奖金的ESTS成员都可以在这些中心进行至少为期5天的参观学习。

巡回课程

同样为了支持低收入国家的学员,ESTS创办了巡回教育课程。该课程在2008年得到批准,于2009年开始实施。课程主要包括TEMLA和VATS肺叶切除术。这些课程在各个国家的不同地点举行,为期2天,每次最多容纳3名学员。ESTS也将对受资助者提供每个课程除交通费以外的所有花费。

ESTS研究和教育委员会(CRE)

ESTS委员会一致认同成立研究和教育委员会,旨在提高成员的科研及教育水平。该项决议是在2010年6月1日在西班牙巴拉多利德举行的第18届欧洲普胸外科年会上做出的。委员会包括5位ESTS的前任主席、现任ESTS秘书长和司库。ESTS的慈善受托人将最终管理所募集的资金。资金来源是ESTS会员们的志愿捐款。ESTS CRE的成员从奖学金的申请人中挑选出候选人并递交给ESTS委员会。奖项将在年会的晚宴上授予。捐赠者的名单则在每年年会的项目手册上列出。

当前教育的发展方向

在2012年,学习事务委员会和委员会一致认为教育平台需要进一步发展,并且对来年的发展制定了规划。该规划在2013年6月举行的战略发展会议上得到进一步确认(图1)。

从最开始,我们进行了两种模式的教育,即在Elancourt进行的实践教育和在安塔利亚学校进行的理论教育。这两种模式都在不断地项专业化方向提高。但是在当前的环境下,这两个教育项目仍属于基础课程。面对不断更新改进的外科技术,技能教育也需要不断进行专业化提升。我们制定了四个专业化的发展方向:ECMO、机器人手术、气管外科和胸壁重建术。气管重建术的首次课程于2014年12月与莫斯科第一医科大学合作举行的第一届医学会上进行;这项课程将结合现场手术传播和案例教学。ECMO课程将于2015年上半年开始。机器人手术课程和胸壁重建术课程也正筹划之中,将于2015年开课。

同时,我们也打算提高理论课程的水平从而提供更深入的专业知识,包括呼吸生理学、无创通气、胸部影像和其他胸外科技术。我们正在与欧洲呼吸协会(ERS)讨论合作事宜。

为胸外科医师提供学习机会并促进其继续教育并非ESTS的唯一目的,更重要的目标在于提高其成员们在该领域里的学术领导能力。为此我们也设计了第三种课程,即学术能力培养课程。基本目的是提高学员的交流能力及学习方法。第一次课程已于2014年4月开课,大获成功,并将于2014年11月再次开课。我们打算每年两次开设这项课程,并以学习方法学的培训作为2015年课程的尾声。这种高水准的教育将主要集中于管理和教育学方面。我们与利兹大学合作举办的管理课程也正在讨论中。

如何满足外部需求

通过年会上与本专业同行们的交流,我们发现欧盟以外国家的学者也对我们的教育很感兴趣。这些国家的同行们可能因为交通花费或英语语言障碍而不能参加我们在欧洲举办的学习班。在2012年,我们在莫斯科成立了驻外学校,由三个研讨班组成。在2012年1月在喀山举行了开幕活动,有200多人参加,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之后我们在2012年6月圣彼得堡举行的全俄胸心外科年会上举办的研究生教学日中也获得了很高的参与率。最后在克拉斯诺达尔结束了本轮活动,亦获得了高度赞扬和热情参与。这些课程中包含有手术直播,并通过同声翻译进行交流。这种成功的模式促使我们在2013年再次举办了同样的课程。我们注意到通过开展教育研讨会,使教学质量得到了坚实的提高,并且开始从传授个人经验转向传授最前沿的进展。我们也在不断拓宽教学方法,2014年在喀山的课程我们还引进了生物实验教学和个案讨论。第三年的课程于2014年3月份在喀山开始,并随后转向圣彼得堡和克拉斯诺达尔。教学质量的持续提升也鼓舞我们将2014年3月在喀山的课程首次改为对所有欧洲学员开放。

第二个重点地区是乌克兰。但是因为政局动荡,在2011年11月成功举办一期学习班后目前很难再举办第二期学习班。我们同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国家也有联系,潜在的来自这些国家的厂商赞助也将帮助我们发展驻外教育。

在线学习平台

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下,发展在线学习平台十分必要。但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任务,因为它不仅要规划教学内容,还要制定相关的使用规则。在线学习平台与现实教学并非竞争关系,却是有益的补充。

我们首先确定的学习内容是ESTS教科书、年会的培训材料(尤其是早会部分)以及手术视频。任何教材都必须经过同行评议来确定其是否有足够的教育价值。我们决心在2014年底对外开放,具体使用规则正在讨论之中。

学习事务委员会

日益增多的教学活动需要专门的机构来领导。ESTS委员会成立了学习事务委员会,由教育主管负责主持工作,并由四位组员协助(分别负责理论、技能、学术能力和在线学习)。为了能从受训者中得到反馈信息,我们还增加了学员代表。ESTS委员会在年会之前都要进行两次相关的例会。ESTS委员会也在考虑增加管理人员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工作负荷。

即将到来的挑战

在未来几年,学习事务委员会将面临多重挑战。其主要任务是对教育平台的理论教育和实践教育的基本内容进行准确界定,必须覆盖胸外科毕业生所需具备的核心技能。教学大纲和课程安排都是为了指导学员接受专科培训和持续的职业发展。我们近期也与欧洲呼吸学会(ERS)合作,决定让胸外科医师也参与到HERMES(Harmonized Education in Respiratory Medicine for European Specialists)计划,即欧洲呼吸专科医师统一培养计划。HERMES计划主要内容是成人呼吸病学,还包括小儿呼吸学、呼吸睡眠学、重症监护,以及正在进行的胸部肿瘤学教育。鉴于新知识和新技术层出不穷,HERMES计划的教学大纲和教学课程也在定期修订中。ERS在过去十年中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5)。

关于培训时间的长短目前存在着争议,但是显然培训的结果相比过程的更加重要。实际上,我们需要思考学员们是否接受了教学大纲上的所有课程、他们是否需要这样的课程、他们是否能够掌握所有的知识和技能?

在教学方法方面,ESTS已在努力探索各种新颖的方法。仿真技术应用于实践课已有7年时间。自从在布达佩斯首次取得了相当成功的效果后,我们也越来越倾向在解剖室进行技能培训课。在未来几年,我们希望能在VATS和机器人技术仿真培训方面取得重大进展,当然也希望这些仿真训练方法能很快被学员们接受。在理论课程方面,我们还是强调经典的课堂讲座、学员互动以及穿插案例教学。我们也希望新的教学模式,比如学术能力课程和在线学习平台,能够弥补其他教育方式中的不足。

对于教师和教学计划的评估正处于探索阶段,也是提高教学质量的必要措施,以适应学员们不断变化的需求。

培训结果的评估已经实现了与欧洲胸外科认证委员会共享。目前,在申请材料经过同行评审后才给予申请者考试资格。考试本身是采用专家小组面试的方式,包括三部分(基础知识测验、临床病例分析以及文献阅读能力评估)。将来也许会与其他学科的专科医师考试的形式相匹配:第一部分测试为纯理论知识和能力,通常经过在线测验的方式进行,方式包括多选题,连线题和小问答题。通过第一部分检测后才可以进入第二部分口试测验。测验的题目与教学大纲的要求保持一致,我们需要对欧洲学员们的知识范围、技术及学术交流能力进行检测。

显然,学会举办的教育活动往往与厂商举办的活动存在竞争关系。对于厂商赞助的教学活动,我们要审视其内容主题及相关专家的利益相关性,以及活动质量能否保证。在另一方面,学会也需要经费来举办自己的教育活动,而自身会员的注册费又往往不足够支付这些活动。因此学会也可以与厂商谋求合作:由厂商提供必要的经费,由学会保证教育活动的质量和客观性。

总结

胸外科医师的培养正面临着多重挑战。本学会的职责是为所有胸外科医师提供专科培养和继续教育项目,并最终在全欧洲范围内实现培训与认证考试的统一。

 

译者 | 李浩淼,河南省肿瘤医院胸外科,住院医师,硕士学历

审校 | 汪灏,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胸外科主治医师,外科学博士;李印,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河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胸外科主任。

点击链接查看英文原文:http://jtd.amegroups.com/article/view/2491/html

doi: 

10.3978/kysj.2014.1.2413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