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钱学森之问”的一些尝试解释:亚里斯多德原则与做出卓越成就的内在动机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毅翔
关键词: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它与李约瑟难题一脉相承。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钱学森的时候,钱老感慨说:“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钱老又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钱学森之问”是关于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一道艰深命题,需要整个教育界乃至社会各界共同破解。

 

香港中文大学的王毅翔老师对此的解答部分摘要如下:

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 [Abraham Maslow, 1908-1970] 认为食物、避身之所、性生活是人类最低生活需求。一旦这些需求得到满足后,人类就会追逐其他的更高层次的需求。在人类社会,首先是每天一日三餐要能得到保证,而后是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及安全保障。进一步是有自己的社会圈子,并追求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受到别人的尊重。人类的终极追求是完全实现自我价值。哲学家约翰·罗尔斯 [John Rawls, 1921- 2002] 对于亚里士多德原则[Aristotelian principle]进行了解释:在相同条件下,人类享受其自身能力能够得以实现或者展现,而且这种能力越复杂或越具有挑战性,那么具备这些能力的人的享受程度就越高。内在动机是使人类从事创新活动及做出卓越贡献的原始动力,这些活动常常富有挑战性并令人愉悦。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心理学家Mihaly Csikszentmihalyi [1934-] 采访了大量我们认为是 “苦行僧” 式样的人们,如攀岩手、棋手、运动员等。他们可以在没有任何金钱奖励的情况下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在他们喜欢的事情上。Csikszentmihalyi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详细阐述了他获得的数据和由此推演出的理论,并将该理论称之为 “流”(flow)。“流”是人类各种享受中最有意义的形式。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运动员能近乎狂热地投入到枯燥的训练中去。Harry Harlow [1905-1981] 的动物实验也表明,猴子在没有食物或其他外在诱惑的条件下,也会三番五次地完成机械拼图。在没有任何外部诱惑下,人类会表现出享受 “发现新事物、了解到事物的复杂性、发现意外惊奇”等刺激的倾向。追逐优秀就像追逐幸福一样自然,Charles Murray [1943-] 提到,“天才们从事工作的时候,更像冷板凳上的匠人,精益求精地对待自己的作品,苦闷地面对各种失败,反复琢磨,止于至善的目标拖拽着他们一点一点儿地接近心中近乎完美的作品”。

奥地利作曲家和画家,第二维也纳学派领袖人物Arnold Schoenberg [1874-1951] 指出:“真正的艺术家有内在的驱动,不管有没有人喜欢他们的作品,他们绝不会为赋新词强说愁。而那些为取悦他人而作曲的人,那些头脑中只有观众的人,不是真正的艺术家。他们只是技巧娴熟的娱乐工作者,如果他们没有找到听众,他们可能会放弃创作”。 卢梭认为一个人如果是为了获得物质利益而从事某种工作,长此以往,他就会将从事某种工作仅仅当作获利的工具。很多研究表明,那些为了获得奖励的人似乎更加努力的工作,并且更加高产,但是他们的作品大多质量较低。对同一问题其产出的创造性往往次于那些并非为奖励所驱动的工作。提供金钱奖励的策略如果使用不当,从长期来看会降低人们工作的内在动机。

上世纪70年代心理学家做了一组非常有趣的心理学实验。他们把被测试人员分为A、B两组,在第一阶段,A、B两组的被测人员同时从事一些有趣的活动如玩游戏、艺术创作、完成拼图等。对于A组的赢者给予各种物质奖励,对于B组则没有奖励。第二阶段则 A、B两组都没有奖励,让他们自由从事他们先前安排的活动。心理学家发现在没有奖励时,一旦宣布活动结束后A组的所有试验者会立即停止安排的活动;而B组的试验者则不少人因为兴趣而会继续进行安排的活动。这个实验被重复了很多次,并对实验设计和实验对象进行了调整,但得到的结论几乎是惊人的一致,即外部奖励似乎将人们喜欢从事某活动的内在动机转移到了追逐奖励本身。许多研究发现,与那些不计回报的人相比,为了报酬而工作的人往往会挑选容易的项目。Charles Murray指出奖励可能会导致工作“量”的增加,但不会导致工作“质”的提高,金钱奖励很少能催生出卓越的成就。

内在动机是一件非常宝贵的东西,需要培育和呵护。金钱奖励会导致人们追逐利益最大化,即做最少工作而获得最大利益。其另一个严重弊端就是踏实做事的人会觉得自己吃亏从而失去精神动力。追求科学真理的原始动力往往是出于好奇心,或者为了得到周围人的尊重。随着中国近几十年来的经济的飞速发展,许多人在物质主义吸引和侵蚀,缺少了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当前中国学术界泛滥使用的物质主义奖励难以让中国产出许多真正高质量高品质的科学及人文成果。

 

作者:王毅翔,AME出版社 Quantitative Imaging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www.amepc.org/qims) 杂志主编,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教授。

doi: 

10.3978/kysj.2014.1.234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