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追梦人徐畅 | 恰同学少年,京华圆梦记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徐畅
关键词:

作者丨徐畅,现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因参加 “AME-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追梦计划” 第一届演讲比赛,并获三等奖,故获得AME出版社资助,提供见习机会,随AME科学编辑团队前往北京,参加“米兰标准20周年—肝癌治疗的传承与未来&学术论文写作研讨会”。

 

从陌生到熟悉,从懵懂到欣赏,从一无所知到有感有想,我的见习之旅得到了最大的圆满。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方能实践出真知,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身体和心灵总要有一个在路上的原因吧。但一直以来,我书读的很少,路也走得不多,所以很感谢AME出版社能给我们这次机会,得以实现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身体和心灵的饱足。说是见习感悟,其实一时间思绪太杂,并没有什么清晰的想法,反倒是零零散散的思绪特别多。但是细想起来,其实在每一个时间点,我都会有一些想法迸发而出,这就是此次北京之行的奇妙之处吧。

协和医事与协和精神

此次米兰标准20周年—肝癌治疗的传承与未来&学术论文写作研讨会主办方之一就是北京协和医院,所以参加会议之前我们就通过《协和医事》一书对其有了简要的了解。协和作为一所享誉盛名的学术殿堂和医院,它的医院体系和办学理念一直是国内医学界的典范。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它高标准的办学和育人制度。协和创立之初正值民国百废待兴之际,其中医院和医学人才最为短缺,远远满足不了当时社会的需要。因此,当时的争论是究竟要创立一个一般标准的医学院以满足当时社会对医生的需求,还是建立一个高标准的为中国提供高精尖医学人才的医学院。协和最终选择了后者,并坚持“Recruit the best people and keep them happy”的教育原则。书中有一句话:设立高标准需要雄心,而坚持高标准需要意志和智慧。协和人用他们的意志和智慧向世人证明了其坚持高标准办学和行医是具有远见卓识的,它在当时及后世为中国提供了一批像林巧稚、兰安生、林克胜等高端医学人才。

不仅如此,协和在其精英教育中对英语的重视是尤为突出的。中国传统以中医施治,所以在外国引进西医之前,在西医这方面是空白短缺的。在当时,许多医学文献和医学突破都要用到英文,协和并没有固步自封,闭门造车,而是在教学中大量普及使用英文。这点从书中的一个小例子就可以略见一斑。协和毕业生张之南回忆他1949年英文考试内容之一就是能用英文写出《桃花源记》,老师上课时要求“需会背原文,又要能译成英文,中英文都要好”。这其实是协和高标准办学的又一体现,它不仅能使协和医院有着长足的进步,更推进了中国医学界与外国医学界的交流。

可以说,协和精神深深地震撼了我,在之后的学习和生活中成为一种激励,一种鞭策。

 

01 北京协和医院

02 笔者在参观协和医院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

一直以来,我都对医生有着一种误解,那就是他们大概就是实践类的人才,每日的工作便是治病救人。所以之前我对医学类论坛、会议和医生们所撰写的论文并不感冒,认为这些学术类的工作对疾病治疗的贡献是有限的。但此次大会让我认识到这种想法是浅薄无知的。医学类会议并不是空讲大道理或理论知识,而是在反思、交流医生们行医数十年的经验,这其中出现的思想交锋的火花和哪怕是只言片语的领悟,恰恰就是医学新突破的起点。所以此次大会令我得以见识到来自美、中、日各国的医学教授们济济一堂,争相发言的情景;领略到了他们创新思辨,不拘一格的思想理论;体会到他们医者仁心,和而不同的人格魅力。

03 会场内学者进行提问和讨论  

他们是这场学术会议的局内人,是创造者。于他们,参与学术讨论是家常便饭。于我,作为一个局外人,也是参与者,更能体会到那种置身于飓风眼的平静之中,却有什么东西悄然改变的感觉,对于游走于生与死界限间的病人来说,会上那些医学教授的交流与碰撞,也许将给病人带来福音与希望。

04 笔者在会议茶歇期间对Thuong Van Ha教授进行采访,编者注:笔者穿着黑色外套 

医生教授和此次会议的专业性则更令我钦佩。但会议上出现的大量的医学术语和医学背景知识则是难点,在这里我要反思一下自己,虽然我在会前有做一些准备,但是后来证明这些远远不够。预则立,不预则废并不只是说说而已,充分的准备并不一定注定成功,但绝对是成功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所以从中我了解到办一个会议,尤其是医学类的专业会议并非局外人想象的那么容易,会前准备,大会议程和时间的把控,以及会后的反馈等每一环节都需要各方的悉心准备,协同合作。

医者仁心,反思才能创新

此次会议惊艳到我的一点还在于它对于医学伦理道德、现行器官移植捐献标准的反思以及对未来新技术发展的展望。这打破了我以往对于医学会议只考虑医学实践的刻板印象。医学教授们想说,敢说,不惧怕他人提出的问题,具有质疑的精神,彼此唇枪舌战,思想碰撞出的火花令人赞叹。王海波教授对于中国目前器官捐献状况的反思, J. Michael Millis教授对于美国活体肝移植与尸体肝移植比例的分析,对于医学伦理的反思,郑树森教授提出的肝癌肝移植方面的“杭州标准”,以及毛一雷教授提出的3D打印技术在医学领域的应用等内容都令人耳目一新。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简约而不简单的会议。它的简约在于会议各环节简明清晰,有条不紊;不简单在于它本身的价值:为医学教授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经验的平台,为观众提供了一场学术盛宴。

总结来说,这次见习之旅令我体会颇多,可以说,我的身体和思想都去向了远方。无论是PUMC的医生,会议上的医学大牛,AME杂志社的编辑姐姐,还是与我同行的小伙伴,我从他们身上都学到了很多。行万里路其实和读万卷书一样重要。这不在于你将去向何方,而在于你同怎样的人一起前行。与优秀的人相伴,你自身的境界亦将得到提高;在看似随意的交谈中,你亦能得到启发。其实思想的碰撞就是如此,取你的一部分,我的一部分,就会内化成我们共有的感悟。这就是我此次见习的所感、所想。

05见习小伙伴合影

06 笔者在清华大学

致谢

在此特别感谢北京协和医院的赵海涛教授和王安强博士等人在参观协和时提供的帮助。有你们,我们的旅途欢乐更多。

相关阅读:

「AME-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追梦计划」介绍

2015 年 12 月 30 日,跨年之际,AME 出版社与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在南方医科大学校本部秋水堂月色厅举行了“追梦计划”教育合作签约仪式,正式启动并肩推动外语专业应用于社会实践的教育事业。 该计划致力于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优秀在校生的综合素质培养。 

AME 出版社将每年出资 10 万元人民币“追梦奖学金”,和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联合举办面向全院的英文演讲比赛。优胜者将可获得“追梦奖学金”所提供的支持,随 AME 科学编辑团队参加国际会议,参观著名医学院校和采访国际医学专家的机会。点击「阅读原文」,了解“AME-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追梦计划”详情。

AME 招聘火热进行中,欢迎加入!阅读以下文章,了解 AME 多一点。

doi: 

10.3978/kysj.2014.1.226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