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J创刊词 | AMJ:burnishing AME dream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汪道远
关键词:

文 | 汪道远,AME出版社社长

AME 出版公司(AME Publishing Company)目前在香港、广州、长沙、南京和上海等地设立办公室,正在筹备设立北京、成都、悉尼和旧金山办公室。AME 取 「Academic Made Easy/Excellent/Enthusiastic」 的首字母,中文译为「欲穷千里目,快乐搞学术」。

2009 年 7 月,我创办这个公司,同年 12 月创刊旗下第一本杂志 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2010 年 9 月,创办第二本杂志 Journal of Gastrointestinal Oncology

2010 年 11 月 21 日,丁香园的创始人李天天与我在广州第一次见面,中午我们在南方医院附近的大家乐餐厅(Cafe DE Coral)吃了个简餐。我们相互交流了一下。当时我的观点是,NEJM 这么牛的期刊,也仅仅是一本,我已经创办两本杂志(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 Journal of Gastrointestinal Oncology),我的一生能够把这两本杂志办好已经很满足了。而李天天的观点是,不是出版一本杂志,也不是两本,而是三位数(即,出版 100 本以上期刊)。那次见面,李天天一方面点燃了我内心的梦想,另外一方面,作为天使投资,2011 年初丁香园投资了我的公司。

光阴似箭,转眼间,已经五年过去了,我们 AME 已出版 25 本英文期刊,其中  2 本期刊(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Translational Cancer Research)被 SCI 收录,Annals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 等 15 本期刊被 PubMed 收录。 

2016 年 8 月 23 日,AME 获得 4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相信,未来的五年,将是 AME 快速发展的五年;同时,也坚信「出版 100 本以上期刊」这个梦想肯定能够在未来五年内实现。

过去的几年,我们不断探索,除了出版一系列学术期刊,同时还出版「科研时间」、「医学评论」、「国际引进图书」、「专家访谈」和「外科系列」等五个系列书籍。目前已出版 Lung Cancer 等 10 本英文书,《腹腔镜胃肠手术笔记》等 15 本中文书和 60 余本电子书。此外,还举办 100 多场形式多样的线下学术交流会议。

针对所开展的工作,我们进一步将其提炼成三个字母 CNS,分别代表:

  • Content(内容为王,通过出版期刊和图书,积累优秀的医学内容)

  • Network(通过编辑出版期刊和图书,以及宣传推广的过程,建立一个链接国内医生和国际医生,链接内科、外科和病理等不同学科之间的广泛的协作网络)

  • System(构建一个富有创新的快乐的科研生态系统,例如,我们开发“认领系统”这一网络平台,将审稿人与杂志的编辑联系在一起。编辑部将拟送外审的稿件信息发布到“认领系统”上,经过实名认证的审稿人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稿件,进行审稿,审稿完成之后获得积分“快币”奖励。审稿人可以使用快币,在“认领系统”上进行兑换图书和期刊等商品。类似出版界的Uber,成功地将期刊编辑和审稿人之间的需求进行对接。此外,我们出版的一些译著,也在这个“认领系统”平台上完成,发布一本书的目录等信息之后,一般情况下 48 小时内就被注册会员一抢而空。)

AME 深耕医学出版,但是,更在不断努力,争取一步步超越出版。

2013 年 12 月 7 日,我们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举办了第二届 AME 学术沙龙,晚餐之后,复旦大学附属上海中山医院胸外科沈亚星医生带领我们几位学术沙龙委员去他的房间喝茶。酒店的电梯位于中间,出了电梯,先向左,再向左,再向左,再向左,然后,到了他的房间门口,我们一群人虽然被绕晕了,但是,还是有点清醒,发现他的房间其实就在电梯口的斜对面,顿时,哈哈大笑。他第一次进房间的时候,就是沿着这个路线走的,所以,第二次他带我们走同样的路。亚星说,其实,这就是“典型的”外科医生!每一步手术步骤,每个手术动作,都是老师手把手带出来的,所以,很多外科医生喜欢亲切地称呼自己的老师“师傅”。

这是我与沈亚星医生的第一次见面,印象深刻。自那以后,我们之间不分彼此,时常神聊,蹦出一些火花,偶尔还结出一些小果,不亦乐乎。

如果说李天天是点燃我内心梦想的人,那么,沈亚星就是不断给我向火把上加油的人。

我们一致认为医学教育的重要性,于是,就白手起家,创办了“AME College”,他还给它起了一个中文名字,叫“亦塾”。 先后,在全国 10 余个城市举办医学科研培训课程,给数千名学员不仅仅带来知识,更多的是欢声、笑语和发自内心的快乐,让“欲穷千里目,快乐搞学术”深入人心(见图1)。

图1. “AME College”的小旗插遍了大半个中国

AME College 之所以取得如此大的反响,归因于背后有一小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依靠一个微信群聚在一起,微信群的名字叫“AME College校董会”,平时,遇到问题,大家在微信群里热烈讨论,一起出谋划策,相互鼓励,在云端神聊,直到 2016 年 8 月 28 日,大家才一起相聚到济南,那个晚上我们奢侈地租了一艘游船,召开第一次校董会(见图2)。


图2. AME Colleague 第一次校董会参会成员合照

大家达成一致共识,创办一本杂志:AME Medical Journal(简称 AMJ),作为 AME College 的官方出版物,同时,推选沈亚星医生担任首任主编。

doi: 

10.3978/kysj.2014.1.221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