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传承辉煌,开拓未来:“米兰标准20周年——肝癌治疗的传承与未来&学术论文写作研讨会”精彩回顾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徐畅 , 柳峰
关键词: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学思落谁家。中秋佳节之际,在大会主办方北京协和医院,AME出版社,芝加哥大学放射系,芝加哥大学移植中心和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的通力合作下,以米兰标准、肝癌治疗和学术论文写作技巧为主题的2016年“肝癌治疗的传承与未来&学术论文写作研讨会”于9月16-17日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顺利召开。

2016年,是肝癌肝移植米兰标准提出的第20年。此次会议就米兰标准的重要意义进行了深刻总结,探讨了亚洲、日本和美国肝细胞肝癌的治疗情况、疑难问题以及预防与治疗方法,提出了未来肝移植方面的发展新方向、新趋势,同时也分享了学术论文的写作技巧,为大家提供了一场异彩纷呈的学术盛宴。

此次大会不仅是一场学术盛宴,更为来自世界各地在肝癌肝移植方面有着很高建树的专家们提供了一个相知相惜,互相学习交流的平台。与会嘉宾和讲者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郑树森教授;芝加哥大学移植部主任 J. Michael Millis 教授;北京协和医院肝脏外科主任医师毛一雷教授;北京友谊医院移植外科主任朱志军教授;中国卫生部器官移植应对系统研究中心主任王海波教授;芝加哥大学医学院肝肾胰腺移植和肝胆外科的Adam S. Bodzin教授;日本熊本大学移植外科的Yasuhiko Sugawara教授;俄亥俄州立大学Wexner医学中心外科主任Timothy Pawlik教授;哈佛医学院消化及肝移植科的Simon C. Robson教授; Porter Adventist医院专科医疗主任David C. Cronin教授;芝加哥大学医学院临床与研究部门主任Thuong Van Ha教授;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副院长李宏教授和上海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的黄鹏羽教授等人(图1)。

 

图1:大会部分讲者合照

米兰标准的重要意义及亚洲肝细胞肝癌的治疗

会议在大会主席之一,北京协和医院肝脏外科主任医师毛一雷教授的致辞中拉开帷幕。毛教授向在场的讲者和听众表示热烈的欢迎并致以节日的问候(图2)。接着大会迎来了第一个演讲嘉宾,中国工程院院士郑树森教授。郑教授是中国器官肝移植和多器官联合移植领域的先驱,一直致力于外科原则和技术的创新,他领导的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学院肝胆胰外科团队于2008年首次提出用于肝细胞肝癌肝移植的“杭州标准”。这也是首个在该领域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标准,是对米兰标准的补充和拓展。会上郑教授用6900多个病例证明杭州标准能安全扩大肝细胞肝癌接受肝移植的受者群体,此标准受到了中国学者的广泛认可。此外,他还提出针对肝癌患者肝移植后的复发,手术切除应作为首选治疗方案并强调了雷帕霉素为主的免疫抑制治疗和抗病毒治疗。郑教授的演讲可谓是信息量和价值量俱全,十分具有意义,也引起了参会者的热烈讨论(图3)。

图2:毛一雷教授致辞

图3:郑树森教授发表讲话

接着,中国卫生部器官移植应对系统研究中心主任王海波主任发表演讲,过去12年间他对中国器官移植正规化做出的贡献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赞扬。会上王海波教授在对医疗大数据领域开展深入研究的基础上,阐述了中国国家器官捐献的现状,以及移植网络中用于肝细胞肝癌移植的成就和有待改进的地方。他的研究对我国建立一个透明、平等的国家器官分配系统有着重要意义。

北京友谊医院移植外科主任朱志军教授的演讲同样令人振奋。他提出交叉辅助性肝移植是治疗代谢性疾病的一种新方法,是一种以活体肝移植技术为基础的辅助性肝移植。并列举他在院期间几个成功病例,即利用辅助式和双肝的移植方式避免小肝问题。此外,他还提出用小体积移植物辅助式肝移植治疗门脉高压。他的演讲结束后,众多讲者和参会者纷纷踊跃提问,交流(图4)。


图4:上为王海波教授,下为朱志军教授

日本和美国肝细胞肝癌的治疗情况

大会的第一节主要阐述了亚洲特别是中国肝细胞肝癌的治疗,第二节由大会主席之一的芝加哥大学移植部主任J. Michael Millis教授主持(图5),主要着眼于日本和美国肝细胞肝癌的治疗情况和介入治疗方案,这有利于三国专家增进交流,互相借鉴。来自日本熊本大学医学研究部移植科的Yasuhiko Sugawara教授简要介绍了日本针对肝细胞肝癌的移植情况。在此基础上,他还指出在进行活体肝移植时米兰标准可被适当扩大和5-5原则是恰当的准则。

图5:J. Michael Millis教授正在进行主持

接下来来自Porter Adventist医院的专科医疗主任David C. Cronin教授则介绍了美国活体肝移植治疗肝细胞肝癌的现状。他首先分析了美国活体肝移植和尸体肝移植的现状并指出成人活体肝移植已经开展了20年,但对超出米兰标准的肝细胞肝癌患者进行活体肝移植是否合适仍缺乏证据。如果在超出米兰标准的HCC肿瘤患者中实施活体肝移植手术,必须告知供体及受体移植后肿瘤复发的风险会升高。此外,他还提倡外科医生在履行道德上的义务即尊重患者自主权时,还需要有自己的判断。Cronin教授介绍的来自美国的经验和外科方面的社会道德标准值得我们深入思考和讨论。

紧接着,来自芝加哥大学介入放射科临床及研究主任的Thuong Van Han教授详细而精炼地介绍和分析了介入治疗在肝细胞肝癌中的重要作用。他分别谈及了TACE(Transhepatic Arterial Chemotherapy And Embolization, 化疗栓塞)与RFA(Radiofrequency ablation, 射频消融)这两种介入治疗方法及其相关的效果与并发症等内容。同时,他将TACE与RFA的联合治疗与TACE和放射栓塞进行了对比,列出了多方面的研究结果并进行了分析。Van Han教授精妙风趣的语言使会场笑声不断,他提出的关于Y-90的相关内容引发了大家又一阵热烈的讨论(图6)。

图6:左上为Yasuhiko Sugawara 教授, 左下为Thuong Van Ha教授,右为David C. Cronin教授

疑难问题及预防与治疗

来自芝加哥大学医学院肝肾胰腺移植和肝胆外科的Adam S. Bodzin教授就如何预测肝移植治疗肝细胞肝癌的复发以及复发后如何处理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与研究细节。他指出AFP甲胎蛋白的预测作用、列出了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值NLR等系列数据,接着针对可能出现的复发提出要提防预后不良等情况并需及时进行复查以及进行风险评分;哈佛医学院消化及肝移植科的Simon C. Robson教授介绍了CD39与嘌呤信号与癌症免疫代谢反应的调节的相关性,讨论了有关ATP释放的机制、调节性T细胞多方面的功能、CD39和树突细胞及肝癌等内容,他提出了一些未来CD39对肿瘤免疫治疗可能性的设想;而俄亥俄州立大学Wexner医学中心外科主任Timothy Pawlik教授则通过在线视频分享了其在肝内胆管细胞癌的许多发现研究,提出了未来研究方向是制定ICCA的实用指南,与会嘉宾并没有受到时空阻隔的影响,依旧热烈地提问,分享各自的见解;随后来自上海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的黄鹏羽教授就静脉周IGF-2可促进慢性损伤诱导的肝脏再生表达了新看法与研究结果(图7)。


图7:左上为Adam S. Bodzin 教授, 右上为Simon C. Robson 教授,左下为Timothy Pawlik教授, 右下为黄鹏羽助理教授

与会嘉宾的许多看法互通有无,相互关联,同时新想法也不断被提出,这个section在思想和交流的火花中结束了。

学术技巧——发挥影响——分享理念

第二天后半部分的研讨会主要围绕科研论文写作以及同行评议等方面展开。讲者主要分享论文设计、写作和投稿等方面的经验,包括如何写一篇高质量的综述,非英语国家作者如何写一篇好论文等,而这些都是与在场嘉宾息息相关的。Timothy Pawlik教授分享了关于如何撰写一篇论文的基础建议,包括写论文的原因与要求、如何一步步有计划地撰写等内容。Adam S. Bodzin教授则就在学术早期生涯年轻人该如何寻找方向和如何获得成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与建议,他特别着重强调了好的导师的重要性。接着David C. Cronin教授详细地讲述了书写科学论文及同行评议的过程,其中包括文章评审过程、常见的论文错误、编辑常碰到的问题、最困难的部分以及摘要的重要性。而Thong Van Han教授就如何撰写高质量审稿意见分享了自己的想法与详细过程,他层层剖析,妙语连珠,会场气氛轻松欢快。Yasuhiko Sugawara教授则用生动的自身的例子和有力数据讨论了作为英语非母语学者如何发布英语论文的问题,他得出的积极结论是学者本身应该努力修改和多加反思。

除了关于科学论文写作与学术技巧等方面,这个环节也包括了一些新技术的分享。毛一雷教授介绍了第一个具有首创性的3D打印人类肝脏产生的过程,并且带领大家回顾了3D打印技术到目前为止所经历的过程和发展,引人入胜。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的李宏副院长则介绍了他的临床体会,给大家展示了新型全腹腔胰十二指肠切除术等手术录像以及他的第一次手术经验,接着他还声情并茂地讲述了有关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体验,惊心动魄的故事和描述的壮丽场景博得大家掌声阵阵(图8)。


图8:上为毛一雷教授,下为李宏副院长

传承辉煌,开拓未来

米兰标准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作为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标准,毫无疑问它对于提高肝癌肝移植患者的5年生存率和降低肝癌复发率做出了巨大贡献,此次会议也充分肯定了米兰标准的实际意义并吸取和传承了其成功经验(图9、图10)。但最令人欣喜的一点是,米兰标准并没有限制和禁锢肝癌肝移植其他标准的发展,世界各国的专家也并没有因此而固步自封。在过去20年间,美国标准、多伦多标准、巴塞罗那标准、杭州标准等一系列标准的提出恰恰表明了世界各国肝移植专家们在结合以往经验和各自国家医疗情况的基础上,不断追求进步与卓越,为肝癌患者们带来福音。在此次大会上,一些讲者提出了肝癌的新治疗方案的可能性,使我们看到了未来该领域的新希望。虽然今年的会议画上了句点,它所带来的影响却是深远和深刻的。期待明年我们再次聚首,也期待未来的肝癌和肝移植领域得到长足的进步和发展。

图9:参会者们积极热烈地讨论

图10:参会者们积极热烈地讨论

作者:徐畅,现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柳峰,现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大三学生。两位同学因参加 “AME-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追梦计划” 第一届英语演讲比赛,并获三等奖,故获得 AME 出版社资助,提供见习机会,随 AME 科学编辑团队参加“米兰标准20周年—肝癌治疗的传承与未来&学术论文写作研讨会(2016·北京)”。

指导编辑:江泳施,科学编辑,AME 出版社。

doi: 

10.3978/kysj.2014.1.2167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