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了解一点神经病学简史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赵重波
关键词:

《神经科高手是如何炼成的》连载002 

一个不懂自己出生前的历史的人, 永远是个孩子。——西塞罗

在“医生的多面性”这篇文章里, 我已对医生这个职业的诸多角色进行了阐述, 这是为了让乐于接受挑战的新手坚定信念, 产生兴趣, 将临床医学事业进行到底, 而让知难而退者绕道而行, 不要勉强!

笔者是神经科医生, 当然重点谈神经科的事, 而作为即将或已经成为神经科医生的朋友, 也非常有必要了解一下我们这个学科的发展简史。当代神经病学的成形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岁月, 其间充分展现了人类难以置信的想象力, 涌现了诸多精英天才, 令人艳羡敬仰, 学科发展也真正反映了“积跬步, 至千里; 积小流, 成江海”的事物发展规律, 从中也可窥出医学的特点——从现象探究本质, 从本质改变现象。

神经科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时代, 但直到16世纪的文艺复兴后期才以真正的学术概念出现。我国中医经典《黄帝内经》(灵枢·九宫八风)里说: “其有三虚而偏于邪风, 则为击扑偏枯矣。”这算是对脑卒中的描述, 但由于中医理论体系的特点, 所言甚是含糊。

早在古埃及时期, 文献中就能找到脑外伤手术的记录, 鼎鼎有名的艾德温·史密斯纸草文稿就是有关于神经系统损伤的记录, 甚至还有关于脑膜、 大脑表面和脑脊液的描述。更为神奇的是, 该文稿还指出如果大脑或颈髓受损会引起身体其他功能的障碍。在古印度的吠陀时期, 有文献讨论了癫痫的症状及可能的治疗。稍后的古希腊医圣希波克拉底确信癫痫有其自然原因, 并非与神祗有关。希波克拉底被认为是古代医生的典范, 他将医学发展成为专业学科, 使之与巫术及哲学分离, 并创立了以之为名的医学学派, 今人多尊称之为“医学之父”。

此后, 古希腊人对神经系统进行了剖析, 亚里士多德描述了脑膜并对大脑和小脑进行了甄别, 但他也错解了脑的功能, 他认为意识来自于心而非大脑。到了古罗马时代, 伟大的医生盖伦(Galen)发现了喉返神经, 并在很多动物身上进行了研究, 最著名的就是当众在猪身上演示了喉返神经的位置(图3, 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此外, 盖伦还认为意识产生于脑, 纠正了亚里士多德的错误。由于盖伦的许多知识来自于他对活体动物的解剖, 他的理论体系比较直观, 使他直到16世纪在欧洲依然是一个医学权威, 直到终结者安德雷亚斯·维萨里(Andreas Vesalius, 1514—1564年)的出现。


图3 盖伦(Galen)医生在解剖猪的喉返神经

从后罗马时代到文艺复兴之前, 欧洲处于黑暗的中世纪, 在科学、 文学和艺术等诸多方面处于停滞, 直到文艺复兴以后, 科学才得以蓬勃发展。在这个时期, 涌现了诸多匪夷所思的全才集大成者, 是一个“大家如云, 精英似雨”的时代, 这一时期出现的人物大都耳熟能详, 具有跨多学科、 集大成的特点, 令人无限神往。

在文艺复兴时期, 由于木刻印刷的普及, 神经解剖学得到了长足发展, 德国1499年发行的木刻展示了硬脑膜、 软脑膜和脑室的特点。1543年, 著名解剖学家兼医生安德雷亚斯·维萨里(盖伦的终结者)编写了《人体的构造》一书, 当时他年仅30岁, 该书详细展现了脑室、 颅神经、 垂体、 脑膜、 眼睛、 脑及脊髓的血供、 周围神经的图像, 神经解剖学真正开创性的时代由此开启。此外, 维萨里还坚持认为脑室与智力没有明显关系, 这种观点在当时算是离经叛道, 但确实是真知灼见。


图4 英国医生托马斯·威利斯(Thomas Willis, 1621—1675年)

 

英国医生托马斯·威利斯(Thomas Willis, 1621—1675年, 图4, 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于1664年出版了他编著的《大脑解剖》, 1667年又出版了《大脑病理》, 他将大脑从颅骨中移出, 从而能更仔细地观察大脑的构造, 并奠定了Willis血管环的基础。令人惊叹吧, 我们今天在CTA、 MRA或DSA上看到的Willis环居然在300多年前就已经由发现者描绘出来。Willis一生对神经病学的贡献卓著, 他提出了一些脑功能的概念, 并对定位和反射有了初步的概念, 更为重要的是, 他开始使用了英文名词“neurology”, 威利斯是一个真正的医学大家, 被认为是神经病学真正意义上的奠基者。

在15—17世纪, 神经病学在大体解剖方面得到了长足发展。到了16世纪显微镜问世之后, 神经病学的微观结构研究正式开始。浦肯野(J.E.Purkinje, 1787—1869年)于1837年首次描述了神经元的特点, 使得神经细胞成为人类在显微镜下认识的第一种细胞。

第一个发现电刺激神经会引起收缩现象的是路易吉·伽伐尼(Luigi Galvani, 1737—1798年), 他是意大利医生、 物理学家与哲学家, 现代产科学的先驱者, 也是第一批涉足生物电领域研究的人物之一。查理斯·贝尔(Charles Bell, (1774—1842年)和弗朗索瓦·马让迪(Francois Magendie, 1783—1855年)发现了脊髓腹侧角与运动有关, 后角与感觉有关。这些大家的发现奠定我们今天对脊髓解剖和功能的认识。莫里兹·亨利希·龙伯格(Moritz Heinrich Romberg, 1795—1873年)总结了前人的经验, 对脊髓功能进行了更全面的描述, 他详细描述了脊髓结核患者的深感觉障碍, 为了纪念他, 将闭目难立征命名为Romberg征。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运动性言语中枢Broca区是由国外外科医生、 神经病理学家、 人类学家保尔·布罗卡(Paul Broca , 1824—1880)在一名偏瘫伴失语的患者中发现并进行解剖学定位的, 为了纪念他, 大脑半球这一区域被命名为Broca区。


图5 法国巴黎的Salpêtrière医院

杜兴(Duchemwe de Boulogne, 1806—1875年)是那个年代的异类, 他一生以临床为主, 虽不擅长形态学, 但却是第一个用照相技术保留显微镜所见神经结构的人, 对一些神经科疾病的现代认识奠定了基础(包括进行性肌营养不良、 脊髓灰质炎等)。与杜兴同时代的夏科(JeanMarrtin Charcot, 1825—1893年)无疑是近代神经科的超级大家, 他详细描述了多发性硬化、 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等疾病的病理和临床特点, 还阐明了内囊及其血供, 后人用Charcot动脉(豆纹动脉)、 Charcot关节、 Charcot病以及Charcot三联征(眼震、 意向震颤、 吟诗样语言)等来纪念这位牛人。两人当时都曾在法国巴黎的Salpêtrière医院工作过(图5), 再加上后来的巴宾斯基(Babinski), 使得该医院一度成为欧洲神经病学的圣地。

以前听国内相声演员牛群和刘伟的相声节目《领导, 冒号》, 使我记住了一个俄国人的名字——巴甫洛夫(Ivan Pavlov,  1849—1936), 一直觉得和搞笑有关, 后来才知道他对神经反射的研究作出了杰出贡献, 他发现基本的生理反射可通过更高级脑功能调节。

神经科疾病的认识来自于对病理解剖的理解, 从1800—1850年, 神经解剖逐渐与神经病理融会贯通, Matthew Baillie和Jean Cruveilher分别于1799年和1829年描述了卒中的病灶。到19世纪末期, 人们确立了卒中和偏瘫、 外伤和截瘫的关系, 并在精神病院的患者中发现了苍白密螺旋体苍白亚种和麻痹性痴呆的关系, 这些都为神经解剖向临床实践转化奠定了基础。

在20世纪初, 神经科的发展迅速, 难以逐一交代, 只要看看我们今天熟悉的一些名词就能脑补那个时代的辉煌。橄榄桥脑小脑萎缩(J.J.Dejerine, 1900); 颅内压增高后血压的变化(H.W.Cushing, 1902—1903); 脑脊液蛋白明显增高的现象(G.Froin, 1903); MarchiafavaBignami病(E.Marchiafava 和A.Bignami在意大利红酒酗酒者中发现了胼胝体的异常, 1903); 丘脑痛综合征(J.J.Dejerine and G.Roussy, 1906); 膝状神经节疱疹感染(J.Ramsay Hunt, 1907); 家族性小脑变性(G.Holmes, 1907); 巴宾斯基病理征(J.F.F.Babinski, 1903); 早老性痴呆的病理改变(A.Alzheimer, 1904), 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 高尔基(Golgi, 1843—1926年)和卡哈尔(Cajal, 1852—1934年)通过染色发现了神经细胞的分支, 并观察了突触的形态。两人均为诺贝尔奖得主, 高尔基是高尔基体的发现者, 而卡哈尔绘图技能出众, 他的关于脑细胞的几百个插图至今仍在用于教学。罗伯特巴拉尼(Robert Barany)由于对前庭系统的研究, 荣获了1914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到了20世纪30年代, 英国科学家谢灵顿公爵对神经反射功能的诸多观点进行了优化和整合, 由此获得了诺贝尔奖。莫尼斯(Moniz)在20世纪30年代中后期对精神病患者进行额叶乙醇注射和脑白质切断术, 打断额叶和丘脑的通路, 并进行相关研究, 因此获得诺贝尔奖。

20世纪50年代以后, 神经病学和其他学科一样进入了高速发展期, 本文不再赘述, 但在神经病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 我们必须铭记并致敬的人还应该有Parkinson、 Jakson、 Wernicke、 Becker、 West、 Todd、 Gower和Erb, 等等!向这些大家表示崇高敬意!

 

综上简述, 经过几千年的演变以及最近几百年的爆炸式聚变, 神经病学已经成形为一门研究中枢神经系统、 周围神经系统及骨骼肌疾病的病因及发病机制、 病理、 临床表现、 诊断、 治疗及预防临床医学学科, 吸引我等“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参考文献

[1] Viets HR.The history of neurology in the last 100 years.Bulletin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Medicine 1948,  24(12):  772-783

[2] Tyler K,  York GK,  Steinberg DA,  et al.Part 2:  history of 20th century neurology:  decade by decade.Annals of neurology 2003,  53 Suppl 4:  S27-45

[3] 维基百科https: //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neurology.

点击 医生的多面性 阅读上期连载内容。

doi: 

10.3978/kysj.2014.1.213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