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小世界,大学问——微生物检验菜鸟成长记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汪玥 , 顾兵
关键词:

作者 | 汪玥1,顾兵1,2

1.徐州医科大学医学技术学院,江苏徐州 221004;

2.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验科,江苏徐州 221002

2016年的暑假,随着高度紧张的期末考试的结束如约而至,我大学期间最后一个可自由支配的暑假(因为大三暑假已经进入实习阶段)到来了。早已做好打算的我,准备充分利用暑期时间去医院深入见习,一来检验自己的学习情况,二来为 “从基础向临床过渡”的大学三年级学习做好准备。

与一年级暑假的盲目与懵懂相比,这一次的我,有了更加明确的目标:我选择了检验学科下非常有挑战性的科室——微生物室进行见习。相对于检验科临床检验、生化这些较大的科室,微生物室“正如其名”显得有些“渺小”。不仅仅因为它是在显微镜下活跃的“微小世界”,也是因为科室规模相对小,不被外界重视。但是,近几年的细菌耐药现象以及超级细菌等等的出现,让这个“小世界”有了大发展,受到大关注,也让我对这个微妙世界有了进一步探索的渴望。于是,满怀憧憬的我来到了如皋市人民医院微生物室开始了为期两周的见习。

“纸上得来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

微生物对于每个学生而言都属于“超难”课程,“山重水复疑无路”的理论,和“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图像,让人感到“不识庐山真面目”。微生物这个检验学科的亚专业,不同于临检、生化等主要以现代化的精密仪器检查为主,它更需要每位工作者在丰富的临床经验中练就“真刀真枪”的本领,据此去做好细菌的鉴别与诊断,以及细菌耐药性的判断。见习的前三天,和蔼可亲、经验丰富的徐老师先带着我熟悉工作环境、了解日常工作流程,结合常见的典型标本给我讲解检验方法、原理。原本自诩学习成绩还“蛮好”的我,顿时觉得有点“懵”,一些抽象的原理和方法在老师的耐心讲解、翻阅书本和自己的细细体会后,才能清楚地感悟,充分体会了那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在徐老师的耐心指导下,我用了三天时间对微生物室主要的检查项目以及标本检验流程、部分原理和方法有了一个大体宏观的认识。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跟着老师实践操作了。仪器的操作相对比较简单,由于在校期间的实验教学中,关于微生物检验仪器的一些基本原理和操作方法我们已经反复实践了多遍,并进行了考核,因此仪器操作比较容易上手。革兰染色由于具备之前实验课的基础,也不是那么的困难。最具有挑战性的当属涂平板和判断细菌种类了。我自以为在微生物总论的实验课上学习过涂平板的方法,于是在观察老师工作一天之后,就自告奋勇表示想试一试。徐老师拿出过期的平板让我练习,我就依照老师涂平板的样子以及上课所讲的要点信心十足开始了操作,可谁知操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我左手拿着血平板,右手拿着接种针,在琼脂上来回划着线,由于第一次操作,心情既紧张又激动,划线的手颤颤巍巍,因此,划出来的线深深浅浅、歪歪扭扭,完全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手法娴熟、作品美观,好尴尬啊!徐老师在一旁看着我画,一边微笑着指导我,一边鼓励我,依照着他的教法,我练习了一遍又一遍,涂出来的平板也越来越好,当我见习结束时,平板已经涂得有模有样了。

涂平板虽然不容易,但那只是第一步,因为在微生物室考验真功夫的当属细菌种类的鉴定了。我看着徐老师拿着已经培养好的平板,先是近距离观察一番,或者是竖起来对着光观察,有的需要在显微镜下细细观察,观察后他会随即写下微生物的种类。每当他看完一种菌种,我都会问一下他观察的要点,他也会很耐心的告诉我鉴别的方法,有的时候还会拿其他容易混淆的菌种来一起比较。本来,在书本和图谱上我非常清晰的印象,在现实临床工作中,却又显得那么抽象。在徐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在反复书本图谱和实际标本的对比中,我慢慢地也能够初步鉴别出一些典型细菌的种类了。此时,我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和良多感触,“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 ”

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人类战胜疾病的方法也愈来愈多。但是我们也看到,由于抗生素的滥用,造成了许多恶劣的后果,例如一些细菌耐药性升高、新型菌种的出现等。我曾经关注过细菌耐药现象的各种报道,了解一些情况,但是如今在临床实际中真正接触到这些呈现广泛耐药的药敏结果时,很是心痛。见习之余我专门查阅了国内外一些关于细菌耐药性的文献,发现国内的耐药率要明显高于国外,形势十分严峻,这就更加坚定了我对于这一方面进行研究的决心,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为中国细菌耐药这方面做一些自己的贡献。我把想法告诉了徐老师,他鼓励我进行这一方面的研究,并且建议我可以根据临床数据和国内外文献,仔细研究,发表自己的看法。

相对于临床医生而言,有人认为检验科的工作无足轻重,没有含金量,相对轻松,没有什么大的发展前景。而我却不这么认为。随着医学科学的不断发展,检验技术的不断进步,检验的地位会越来越受到重视,他不仅是临床诊断的重要依据之一,也是临床治疗的参考之一,例如:耐药性的检测就可以指导临床医生有针对性的选择用药,提高疾患治疗效果。我很喜欢这两句话:什么叫做不容易,就是把容易的事情反反复复地做到位,就是不容易!什么叫做不简单,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做到位,就是不简单!在微生物室见习之后,我更加坚定当初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在检验科见习的这些天,我看见有人在工作之余认真学习,补充知识;也有人忙里偷闲玩着手机,碌碌无为。过怎样的生活,成为怎样的人,不是看自己所处的环境,而是看自己在所处的环境中做出怎样的选择。我要选择成为不简单、不容易的人!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理论联系实际是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观点,是我们党的优良作风。这次见习对我而言就是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最好方式。在实践中总结不足,再回到校园中学习,这也是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的一个良性循环。有人说,大学学的东西,未来到了社会上基本都是无用的。我却不以为然,现在的学习,一切都是为了将来打基础。没有现在的厚积,哪有未来的薄发?假期时间不长,我却收获很多。这一次的见习,不仅让我学习到了关于微生物的相关知识,更让我明白了在接下来的大学生涯里该如何珍惜把握,如何学习。有人用“间接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来形容我们大多数同龄人的现状,可能是因为我们总是想的太多,做的太少吧。“不是一番梅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想要改变这种现状,我觉得能做的就是从现在做起,成为一个做实事的人,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既要有脚踏实地的学习,也要有仰望星空的思考。脚踏实地,学习基础专业知识,为以后的继续学习和工作保驾护航;仰望星空,了解当前专业最新动态,为未来的发展找准方向,争取做一名新时期优秀的检验人!  

 

(致谢:感谢徐州医科大学韩爱侠对本文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

doi: 

10.3978/kysj.2014.1.2128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