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医生的多面性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赵重波
关键词:

《神经科高手是如何炼成的》连载001

 

维持一个人的生命的事物, 是他的事业。——爱默生

 

在哲学上, 人类有三个终极问题: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据说能参透其中奥妙的不是成了佛就是成了真主安拉。作为医生, 我们也有与第一个终极问题类似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做的是什么?我们做事的目的是什么?总而言之就是说, 医生是干嘛的?从事一门职业, 决定能否做得好的因素很多, 但兴趣是根本!而在产生兴趣之前, 有必要对这门职业有一定的了解。

个人觉得医生是集诸多角色于一身的复杂个体, 在很多情况下已经超出职业的范畴, 会不由自主地进入“身(职业)心(思想、 性格)合一”的境界。医生是具备医学知识的专业人群, 以“精勤不倦, 济世救人”为己任。但仅仅是如此吗?非也, 现代的医生同时具备教师、 牧师、 侦探、 预言者、 科学工作者、 写作者和哲人的角色, 有着多重使命和职能(图1)。


图1. 医生的多面性(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

 

在古代, 人类罹患疾病被认为与恶魔和神等的诅咒有关, 因此, 医生的前身是巫师, 《广雅·释诂四》就说: “医, 巫也。”这与各民族的宗教密切相关, 巫师通过一些仪式、 符水和草药帮助病人解除病痛。即使到了今天, 有的地方仍然通过“驱魔”“附体”和“跳神”等带有迷信色彩的巫术来诊治病人, 由此衍生很多传说怪谈, 虽然看起来很可笑, 但扒开其“迷信”的外衣, 究其实质, 竟然其初衷也是“救死扶伤和治病救人”。其实,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 “巫”和“医”早已分家, 如今已经势不两立!医生已经成为掌握医学科学知识和临床实践技能的群体, 站在科学的肩膀上“救死扶伤和治病救人”。中文博大精深, “医生”=“医治众生”, 其功德无量!

然而, 医生的角色并非“医治众生”那么简单, 其功能多样复杂。医生必须是一名老师, doctor一词追溯其源为“to teach”, 也就是说医生应该具备授业解惑的能力, 不但能把复杂的医学知识用通俗易懂的话语宣教病患, 更能以“传、 帮、 带”的形式将临床技能教授给下级医生, 终其一生, 授业解惑与治病救人双轨并行。威廉·奥斯勒说过: “老师如果不能教学相长, 那就绝不会是个好老师!”

同时, 医生也是牧师, 必须时刻准备抚慰病患和(或)其亲属的心灵, 这是人文精神的集中体现。即使在医学高度发达的今天, 它也不是万能的, 有很大的局限性, 如何对医学的缺陷进行补位, 这就需要医者的关怀和安慰。箴言有云: “医生的作用是治愈少数人, 帮助多数人和安慰所有人”。帮助和安慰均属于牧师的工作范畴, 从躯体和心理上减少患者和(或)其亲属的痛苦, 优秀的内科医生一定是一名合格的安慰者, 能聆听病患的告解, 也能疏导病患受伤脆弱的心灵。

医生每天面对不同的患者, 从支离破碎的临床信息中洞察疾病的原因和规律, 无论各种临床信息多么云山雾罩, 医生可通过缜密的思考推理, 获取最终真相。这和侦探寻踪破案本质上并无差别, 因此充满趣味性, 神经科医生尤其如此, 令喜欢“烧脑”的人痴迷无限。大家都喜欢看美剧《豪斯医生》, 是不是觉得豪斯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医学侦探, 与福尔摩斯的魅力不相伯仲。

从文明诞生以来, 人们就对预言者充满敬畏。去除掉预言的迷信色彩, 我们应将其称为“预见性”, 通过医学知识的储备和长期的经验积累, 在很多情况下医生是有可能对患者的社会状况和病情作出“预见性”判断的。如何提高病患的依从性有很多技巧, 其中展现预见能力是最易奏效的法宝, 也就是说通过对患者的仔细观察, 结合医学科学和社会科学, 给患者或其亲属预见性的告知, 颇能最大限度提高他们的依从性。

从社会学的一些细节而言, 如果看到穿红袜子的病人, 根据中国人的习俗可以推测其正逢本命年, 若是2016年, 则属猴, 再根据面相判定其是24、 36、 48抑或60岁……再比如根据穿着打扮, 可以初步判定患者的职业。这样, 在初诊患者时不但可以拉近与患者的距离, 还可争取他们的依从性。在专业上, 对于接诊的急性起病的血管性、 炎症性或感染性疾病患者, 必须向患者及其亲属告知, 即使给予相应的对因和对症治疗, 近期的病情依然会加重(因为这是疾病规律)。在这种预见性告知的情况下, 当病人的病情的确出现加重时, 他们大多会表示理解并服膺你的预见能力。相反, 他们则会质疑你的临床处理。


图2. Stanley Prusiner医生

 

医生在临床工作中就是碰到问题而想办法解决问题, 在探究一些问题本质的时候, 需要用科学的思维设计一些方案来研究或验证它, 这就是医生这个职业中的“科学工作者”属性, 这种“科研”的驱动力是天然而可取的, 现实而有用的。

获得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的Stanley Prusiner医生(图2, 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 针对神经科的皮质-纹状体-脊髓变性病人, 经过多年研究, 开创性地发现了全新的致病因素——朊蛋白, 它是一类主要或完全由蛋白质组成, 具有传染性并可自我繁殖的特殊“病原体”。

当医生在临床中碰到一些有趣的病例, 或对临床实践有心得体会, 或通过科学研究回答了某个具体问题, 都需要通过写作来记录、 表达或交流。而在教学过程中, 医生也需要用文字来对患者或下级医生进行教育和帮助。因此, 医生又必须是个写手, 笔耕不辍, 孜孜不倦。除了专业论文之外, 很多优秀的医生都有知名的著作传世, 比如威廉·奥斯勒的《生活之道》、 郎景和的《医道》, 等等。

行医数十年之后, 诊治病患无数, 有了丰富的经验, 必须像哲人一样思考、 总结和提炼, 把具有个性化的临床思维、 技能和经验“形而上学”化, 从而能转变为方法学, 帮助到更多的医生。作为临床神经科医生, 我偏爱读Louis R.Caplan的《做称职的神经科医生》和Kathryn Montgomery的《医生该如何思考》, 这是两本大开脑洞的著作, 从中我们可以萃取“医学之道”的精华。

总之, 医生应该是人类最伟大的职业之一, 每一个角色经分解后都可以独当一面。反过来也说明, 对一名医生的要求是非常之高的, 如果要选择这门职业并好好走下去, 你准备好了吗?

 

参考文献

[1] Liberski PP.Historical overview of prion diseases:  a view from afar.Folia neuropathologica / Association of Polish neuropathologists and Medical Research Centre,  Polish Academy of Sciences.2012,  50(1):  1-12

点击“链接”了解此书详情或参与订购。

doi: 

10.3978/kysj.2014.1.211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