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联合亚洲,冲向世界”——记第一届泛亚洲胸外科合作论坛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刘燕华 , 叶伊倩
关键词:

2016年7月30日,第一届泛亚洲胸外科合作论坛在北京召开。本次会议由AME出版社和Medtronic创新外科联合举办,邀请了来自亚洲各国十余位知名胸外科专家及国内近百位胸外科专家参加。会议上,国内外十余位知名胸外科专家分别从不同国家的视角出发,共同探讨了泛亚洲胸外科合作的机遇与挑战,同时也给我们分享了亚洲国家在胸外科手术的创新技术与合作交流的经验。此次会议更特别开设了中国专场,国内数位胸外科专家向亚洲同道进一步展示了中国胸外科医师的手术技艺。


图1. 热情高涨的听众们

 

会议伊始,本次大会主席、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赫捷院士进行了开幕致辞。赫捷院士指出,本次会议是泛亚地区胸外科合作的开始,我们要想把胸外科做好,就不能闭关自守,一定要贯彻“走出中国,走向世界”的想法与目标。在亚洲地区建立医科胸外科协会,把亚洲的胸外科人团结起来,这一举措不仅是为了促进感情和学术上的交流,更是为了促进学术水平的提高。

图2. 赫捷院士致辞

 

泛亚洲胸外科合作——机遇与挑战并存

日本大阪大学医学研究生学院Meinoshin Okumura教授向我们展示了日本胸外科技术的发展史和现状,强调日本胸外科技术的发展离不开与其它国家的交流,同时也提及日本在培养新一代胸外科医生这方面所做出的努力。

图3. Prof. Okumura:日本胸外科发展历史的精彩回顾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陈海泉教授提到,对于国内的胸外科医生来说,虽然病患人数较多、技术的普遍提高等条件带来了一系列的机遇,但是另一方面,临床上还有许多仍未攻破的难题。他指出,在临床诊疗中,EBM与guidelines是尤为重要的。

图4. 陈海泉教授:机遇与挑战共存

图5. 在讨论环节,Prof. Okumura表示在JTD杂志上了解到很多中国胸外科技术的进展

日本东京慈惠会医科大学的Toshiaki Morikawa教授分享了日本创新的科技技术,包括传感器技术、3D打印技术、智能仪器与第二代手术自动器械等,以及手术室中所采用的SSS(Synchronized Surgical Simulation)技术。

图6. Prof. Morikawa: 日本在胸外科手术方面的创新

 

来自菲律宾肺病中心的Jose Luis Danguilan教授介绍了菲律宾胸外科的进展,包括手术时间的减少,单孔胸腔镜技术的应用,以及与亚洲各国的合作培训项目等。他表示,接下来他们将进一步开展单孔胸腔镜技术的培训,同时也希望能够与亚洲各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加强联系,互相学习交流。

图7. Prof. Danguilan: 菲律宾胸外科的现状与进展

 

作为世界单孔胸腔镜肺叶切除术开拓者的Diego Gonzalez-Rivas教授则向我们展示了欧洲与中国在胸外科手术中的创新和合作经验,除了手术工具的改善与科技的发展以外,非插管手术技术、单孔胸腔镜的培训项目等也是近年来中欧在胸外科方面的创新与合作项目。他指出,未来仍需要开发运用更先进的吻合器、自动化器械和3D裸眼技术,进一步提高非插管手术的技术水平。

图8. Prof. Gonzalez-Rivas: “ Keep calm and think uniportal”

 

从中国胸外科的发展到亚洲胸外科医师的培训

本次会议特别开设中国专场,让国外的专家了解中国胸外科方方面面的进展。首先,何建行教授带来了他和他的团队在“非插管”(自主呼吸)的微创胸腔镜手术的经验分享。“无插管”胸腔镜手术的定义:手术过程中不需要气管插管,无需留置胸管和导尿管。5年来,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已实施过近2000例“非插管”胸腔镜手术。不同于以往手术常用的全身麻醉,“无插管”手术能让病人在手术中保持自主呼吸,是“高选择”的麻醉。如无意外,病人在术后的24小时内就可以出院。期间,何教授播放了6个手术视频,并现场解说手术的关键点和注意事项。他提到胸外科医生应努力变得更优秀,让病人更快更好地康复。何教授结束演讲后,来自印度的 Dr. Khan表示何教授精湛,娴熟的手术技巧让人佩服,叹为观止阿!

图9. 何建行教授

 

高树庚教授接着介绍了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申请精准医疗课题的设计方案。

肺癌是我国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随着精准医疗的兴起,肺癌的精准医疗也逐渐进入大众视线。针对肺癌的预防,诊断,治疗和随后预防,并联系我国肺癌的防治现状和国际研究状况,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设计了关于肺癌精准医疗的三个课题,分别是“生物标志物指导肺癌精准预防筛查的研究”“生物标志物指导的多学科融合精准诊治方案多中心前瞻性临床研究”和“生物标志物谱指导的肺癌精准预后判断和真实世界大数据研究”。高教授说这些课题的研究已经申报成功,正在组织研究团队,热烈欢迎感兴趣的有识之士一起参与。

图10. 高树庚教授

 

刘伦旭教授分享了华西医院在胸腔镜手术上取得的巨大进展。2014年,华西医院胸外科实施的手术高达3248例,其中VATS占到的比例有51%。这些手术多为治疗肺部和食管的疾病。刘教授用不同类型的手术的图片,展示他们根据多年经验总结的一些手术技巧。如针对VATS手术中出现大量出血的问题,他们独创了一种方法(简称SCAT): Suction Compressing-Angiorrhaphy Technique。如今,华西医院胸外科已能够相对娴熟地实施胸腔镜手术,面对较难处理或突发的情况,也有特殊的技巧去处理。为了更好造福病人,他们以后会向更微创的方向发展。

图11. 刘伦旭教授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张兰军教授,谈到了电磁导航术前定位技术对不可触摸的肺内亚厘米级病灶进行精准切除。一些早期肺结节,甚至亚厘米级肺部病灶都能被CT检测到。对于这些医生触碰不到的病灶,如何确定它们的位置来确定诊治方案对外科医生来说是一个挑战。张教授介绍了电磁导航术前定位技术。他说到这种技术能安全有效地确定肺内亚厘米级病灶的位置,让医生精确手术切除范围,极大地帮助胸腔镜手术的实施。

图12. 张兰军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王群教授浅谈肺部GGO的诊治策略和临床实践。王教授表示,GGO是一种非特异性的肿瘤,发展缓慢,可进行随访观察。这种疾病的介入时机由多种因素决定的,如结节大小,C/T值,动态随访变化等。抗生素,PET或CT对GGO治疗的价值是有限的,所以医生不能为了拖住病人而乱用抗生素。医生在治疗GGO时,要有自己的判断,随机应变,而不是完全按照guideline。存在高危因素的GGO,可以进行淋巴清扫/取样。

图13. 王群教授

 

来自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陈克能教授做了题为“新形势下提高自学能力的体会”的分享。陈教授说到,肺癌历史就是肺癌外科治疗的历史。虽然外科治疗一直有受到质疑,但是它是治愈肺癌的正确手段。所谓的新形势,就是肺癌外科治疗技术不断地发展进步。他认为,医生的学习能力关乎患者的治疗结果,换言之,医生学习能力与病人的生存率息息相关。约有2.5%的外科医生是走在前沿,不断创新和探索新技术的,可以说大部分医生都不在这个高阶阶段。然而,医生一定要坚持学习,不能让自己成为置病人于不顾的“拖后腿”的医生。“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句话用于社会上的任何行业都是正确的,不学习,就会落后。

图14. 陈克能教授

 

结束中国专场,会议进入关于“亚洲胸外科医师培训”的部分。台湾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李章铭教授给大家介绍了Asian Thoracoscopic Education Platform(ATEP)的成立和运作。ATEP于2011年11月27日在釜山正式成立,旨在促进亚洲和其他地区胸腔镜手术的发展和亚洲胸腔镜手术的教育和培训,帮助外科医生安全实施手术,得到最好的临床效果,提倡成员之间互相分享手术技巧。自成立以来,ATEP已经成功举办八次学习班(均为期两天),两次学术报告会,与其他协会如ASCVTS,ELSA也有建立合作。ATEP正在逐步强大,第九次的学习班将在澳大利亚举行,未来会设置ATEP fellowship等。他相信这个平台会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图15. 李章铭教授

 

来自泰国的Punnarerk Thongcharon教授介绍了泰国胸外科的现状并用SWOT分析胸外科医生的竞争优势,劣势,机会和挑战。泰国有200多个外科医生,其中80%以上是做心外科手术,单纯仅做胸外科手术的医生只有4-5个。但每年15000个外科案例中,超过4000例是非心脏(普通)外科的。而这4000例当中,约17%的手术是胸腔镜手术。 泰国的医院在胸外科方面的培训较少。胸外科医生地位和待遇也比心外科医生的低一些。但是在近两年来,肺癌手术的需求增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医生对胸外科感兴趣。 Punnarerk Thongcharon教授对这个转变感到很高兴,他提出一个“VATS Longitudinal”培训项目,希望可以培养出更多的胸外科人才。

图16. Dr. Punnarerk Thongcharon

 

来自印度的Ali Zamir Khan 教授介绍了印度外科医师的培养制度。印度的医学生在学校学习五年半后,取得MBBS学位。他们若想成为外科医生,需在外科部门学习三年,获得MS。或者他们想成为心胸外科医生,则需再花三年时间参加“CVTS”培训,通过后即是一名合格的心/心血管/胸外科医生。之后他们还要花5到7年的时间向资深外科医师学习手术技巧,提高手术能力。印度现有157个胸外科医生,32个心胸外科医生。相对于现有近十万例肺癌,五百万例肺结核,印度每年仅培养出6个外科医生。所以印度外科医生的需求量是巨大的。接着,Ali Zamir Khan 教授介绍了印度的一些培养项目,海外合作项目。他认为年轻医师培养应是每一个国家应重视的问题。大家应该加强协作,互相交换资源和前沿的想法,合作培养优秀的接班人。

图17. Dr. Ali Zamir Khan

 

会末,Okumura教授和赫捷院士分别作会议闭幕致辞。赫院士表示会议开得很顺利,并打趣说会议结束没有赶在吃放时间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次会议是里程碑式的,为亚洲胸外科的发展开启新的篇章。各位讲者的演讲也让大家了解到亚洲各个国家胸外科的发展,为成立“亚洲联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亚洲不同国家之间的合作,必定会促进亚洲胸外科的发展,让亚洲胸外科冲向世界。

 

作者|刘燕华,科学编辑,AME出版社;叶伊倩,科学编辑,AME出版社。

点击蓝色关键字查看相关文章

公开课:Lawrence Grouse | 公开课:曾广翘

公开课:James Testa | 公开课:李天天

《中国普通外科杂志》编委招募 | 胸外科论坛

《临床与病理杂志》编委招募 | 内分泌巡讲会

《中国胸心血管外科临床杂志》编委招募

Reviewer |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公共必修课

doi:10.3978/kysj.2014.1.205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