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ESTS 2016:AME编辑团队在那不勒斯的那些事儿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陆小雁
关键词:

编者按:第24届欧洲胸外科医师学会(European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ESTS)年会于2016年5月29日至6月1日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举行。诚如AME特邀记者汪灏医师所述,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专家学者汇聚这一盛会,学术流派众多、内容全面深入、形式丰富多样、前沿与实用并重。然而,小编并不打算给大家介绍会议盛况。因为,汪大记者已经亲自执笔洋洋洒洒写下5篇报道,全面报道了会议的亮点、重点、笑点,还有Master Cup大赛全纪录、点评、花絮,会后各项大奖汇总,精彩而深刻。与医师们共赴盛会,见证历史,共同报道,实也乐哉。

想起那短短几日风风火火的会议展厅两地跑,有感于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情,小编就选一些我们编辑团队在那不勒斯的见闻,讲讲故事。


图1.
会场内外 A)那不勒斯会场外景 B) 开幕式上演奏的那不勒斯之歌

 

“Naples is the dream that the whole word knows, but nobody knows the truth.” by Pino Daniele

去那不勒斯之前,就看到广为流传的话说,那不勒斯是这辈子去过一次就可以无憾的地方。但从机场到酒店,所见之处,颇为失望。破旧矮小的楼房,随处可见的“涂鸦”,不太整洁的街道,是个落后的古城,不像想象中舒适美丽的欧洲小镇。

编辑们酒店下榻片刻,便步行去会场Mostra D’Oltremare踩点。晌午走在那不勒斯的街道上,若你走过,也会对这里的日照难忘。在这儿撑伞会被当做奇葩,小分队两位成员撑伞的同时不忘遮脸。Mostra D’Oltremare外面看着像一个校园,门口几位在骑车的小孩用不太熟悉的中文词语跟我们几位大姐姐打招呼。翻了一下Mostra D’Oltremare的历史,其建立的时候是作为世界博览馆,展览各国的植被风貌,后经二战几乎被摧毁,稍作修缮,才至现眼前这副历史捶打的面孔。

后来了解了才知道,在意大利,百年以上的老房子老店很多,那些公共交通工具像火车、电车之类的也是很久之前沿用下来的。在那不勒斯港附近的有一个始建于13世纪,15世纪加以重建的古老城堡,从那不勒斯港出去不远处有一个人间天堂一样的卡碧岛,从这一两个景点就可以感受古老的历史和美丽的风光交相辉映。

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对这儿有了更大改观。那被我们嫌弃的老旧,其实凝聚着一种传承。被时光磨损、变得残旧的砖块,貌似永恒深蓝的大海,像深沉又慈爱的老人,带着宽容,微笑地看着我们这群天真的小孩。恰如那首歌儿唱的那样,那不勒斯像一个梦想,我们却不了解它的真相。


图2. AME展位照

这是我们的展位,在我们内部,惯常称呼那些展布桌布的蓝色为AME蓝,展架杂志的绿色为JTD绿,记着这色调,连同这里发生的那些有温度的、有人情味的故事。


图3.
 “Master Cup”三大洲临床病例决策大赛

A)亚洲队在“Master Cup”三大洲临床病例决策大赛中成功卫冕

B)中国四位成员合影,左起周方宇、李嘉根、赵晋波、戴杰医生(赛后录短视频时,Ali Zamir Khan 特别赞扬了来自中国的四位年轻医生的勤奋准备。)

5月29日的主要日程就是“Master Cup”三大洲临床病例决策大赛(详见汪灏医生的报道)。回想起那天在微信群里直播比赛,很多情景历历在目,有时拍照紧张到手抖。尤其第三局亚洲队跟欧洲队对决的时候,比分一直胶着,后来被欧洲队领先,并且最终欧洲队以13:12赢下一局。但是,亚洲队凭着强大实力,在决赛中,沉着应对来自Alan Sihoe和Jaroslaw Kuzdzal两位教授的高质量题目,步步为营,最终以8:7的比分拿下比赛,卫冕成功。


图4.
奖杯与奖项

A)亚洲队队长Ali在比赛间隙给作为观众奖品的单孔书签名

B)Alan给大家展示观众中答题最佳前三名奖品Uniportal Video-assisted Thoracic Surgery(里面有队长等大咖的签名)

C)比赛冠军奖杯(奖杯内刻有往届年会地点和比赛冠军队的名字)和观众中答题最佳者前三名奖品单孔书

D)ESTS-AME Prize 授予在“Master Cup”三大洲病例决策大赛中的全场表现最佳的年轻医生队员,2016年的获得者是来自瑞士苏黎世大学的Claudio Caviezel。Alan Sihoe教授和牟巨伟教授颁奖,获奖者还将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胸外科进修。

E)AME-Prize 2015年的获得者来自比利时鲁汶大学的Lieven Depypere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外科何建行教授团队Tubeless微创胸腔镜快速康复的展示海报旁合影。正是一年前他在比赛中表现优秀,赢得奖项,到该医院进修,与这个团队结缘。

图5. 亚洲队的队长Ali Zamir Khan

 

"O Captain! My Captain!" -- by Walt Whitman

这是惠特曼于1865写的一首诗,原本是纪念美国前总统林肯的。但小编对这句诗的认知来自电影《死亡诗社》。里面的Captain就似乎代表着自由思想、精神和灵魂的引领者、解放者。所以,第一次看到三个队伍的介绍,尤其是Captain的介绍时,脑海中第一秒闪过的不是美国队长,而是死亡诗社中的Captain Keating。亚洲队的队长Ali Zamir Khan在一些方面最有“Captain Keating”的风格,不拘小节,自由洒脱。几乎每一题题目出来之后,本来坐在观众席前排的他都立马蹦跶到台上亚洲队队伍中,或弯腰、或屈膝蹲着,或者直接跪在地上和队员们商讨,充满热情,挺像电影《死亡诗社》里的那位Captain,有一股能带动人和鼓舞人的力量。美洲队的队长M. Blair Marshall在后来的采访中也对亚洲队长评价颇高。

图6. 大赛主席与各队成员合辑

A)两位主席Alan Sihoe和Jaroslaw Kuzdzal

B)主席之一的Alan与部分亚洲队成员合影

C) 欧洲队合照

D)美洲队合照(美洲队统一穿了“美国队长”衣服,中间那位是队长M Blair Marshall)

 

比赛由两位主席主持大局,三支队伍各有一位队长(Captain),然后有4位专家组成员(大都是各大中心的教授)和9位年轻的医生构成。主席是这场比赛的“裁判”,队长是精神领袖,专家组是军师、智囊团,年轻医生则是战场上的士兵,在比赛中历练。相信在每个队伍中传递的不仅仅是前辈的经验知识,还有不同国家之间的协作交流,还有比赛精神的传承(观赛总结Education, Fun, Friendship)。

图7. 汪灏医生在比赛茶歇间隙依然对着电脑“奋笔疾书”,是在直播的微信群里继续点评,亦或是准备着赛事的报道文稿呢?

 

参会期间听另一位医生说他们大会报告的PPT都是在参会期间演讲之前做的,因为平时工作太忙根本没时间完成。汪灏医生此次参会除了自己的会议报告,还要兼顾会议报道。他怎么做到的,在往返意大利的飞机上,在转机候机的时候,休息的时候,都在写吗。看着汪医生的这张照片,忽然想起海明威一个访谈的那段话:“我能在各种环境下工作,只有电话和访客会打扰我写作……你任何时候都能写,或者你狠狠心就能做到。但最好的写作注定来自你爱的时候。”会议报道,本不是汪医生的任务,他本身还有要务在身呢,可是依然坚持完成这么多篇出色的报道,文字里是他对写作的热爱,对医学的热爱吧。纯粹地追随内心的热爱,从汪医生身上,又学了一课。

“这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当年烛光渐升的那面楼梯旁的大墙早已荡然无存。有许多当年我以为能够在心中长存不衰的东西也都残破不堪,而新的事物继而兴起,衍生出我当年意料不到的新的悲欢;同样,旧的事物都变得难以理解了。”-- by 马塞尔·普鲁斯特

会想起了普鲁斯特的这段描写,或许是因为那不勒斯的古老与现代营造的气氛,或许是在大会上看到了很多这样新旧交替但薪火相传的人事。对组织机构来说是发展,对个人而言是成长。每次出来参会,看到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更高深的学问,以及那些出类拔萃的人,总会打破小编辑们从前的一些认知。


图8.
ESTS两任主席Prof. Gonzalo Varela & Prof. Jaroslaw Kuzdzal

A) Prof. Varela(左2) & Prof. Kuzdzal(右2)

B) Prof. Varela(右3)团队与AME编辑团队合影

C) Prof. Kuzdzal在采访后与编辑Grace合影

D) Prof. Varela在Presidential Address中讲述自己的偶像Prof. Carlos Duran

 

今年ESTS的主席换届,Prof. Varela即将把主席之位传给继任者Prof. Jaroslaw Kuzdzal了。30号中午,Prof. Varela的演说“Books, Songs and Thoracic Surgery”分享了很多对他影响很大的书,音乐,还有他对与作为胸外科医生的感悟,感动了很多人。后来的采访中,问及他PPT中介绍的堂吉诃德,是否可以作为一个理想的偶像,他说不,堂吉诃德只是一个虚构人物,那是一个很精彩的故事(一直以为堂吉诃德在大家心中都是理想主义的化身,但从Prof. Varela这里了解到有人只是把那当做一个精彩勇敢的故事,又一次打破原本主观片面的认识)。Prof. Varela的偶像其实是Prof. Carlos Duran(大家可以去Google一下),他说他终其一生在追随着Prof. Duran的脚步,尽力了,但是没能达到榜样的高度和成就。


图9.
ESTS的总秘书长Alessandro Brunelli和年会的Director Enrico Ruffini

A)和年会的Director Enrico Ruffini接受采访中

B) Brunelli和Ruffini与他们作为客编的JTD杂志的ESTS特刊

C) Brunelli和Ruffini与AME编辑们合影

 

三年来JTD的ESTS年会的会议特刊客编都是Alessandro Brunelli和Enrico Ruffini,有着稳定的合作,是很AME熟悉的朋友了,所以,我们编辑特意邀请了这两位客编同时接受采访。采访前编辑说待会儿要给他们拍合照,他们立马摆拍,四目相对做凝视状,十分逗比;正式采访前编辑问他们当初是如何认识时,两人都是哈哈笑起来,然后抬头作回忆状。如果你有一位朋友,被问到你们当初是怎么怎么认识的,你得从一个久远久远的回忆里,从记忆的迷宫里找回初识的片段,给人的感觉就是,你们真的是老朋友了。原本觉着这样的朋友应该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多,但转念一想,很多人都会失散在时光的洪流里,也不一定都能维系。Alessandro Brunelli和Enrico Ruffini说他们的认识应该是在意大利的各种会议,更多是跟ESTS协会有关。不难推测,ESTS会议,虽然是工作合作,但也同时是维系他们友谊的纽带吧。

图10. 会议资料包中的JTD特刊

AME旗下的JTD杂志已经是第三年和ESTS合作,杂志放在发给每一位参会者的资料袋里。当我们在那不勒斯的会场打开资料袋拿到杂志的时候,上面似乎还有国内小伙伴传过来的温度。从一篇篇电子文档到实实在在拿在手里的杂志,从我们国内编辑部到意大利会场,这一路跋涉,写出来恐怕也可以单独成篇。看到杂志被发到每位参会者的手里,编辑们做的事情就实现了它的意义。也希望和ESTS的合作一直传承下去,当更多的医生学者们去参加欧洲胸外科协会年会的时候,从资料袋里取出的是我们中国出版社的杂志。

 

刚刚说到ESTS协会可能是维系Alessandro Brunelli和Enrico Ruffini他们友谊的纽带,忽然觉得AME和JTD等杂志也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参会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作者和读者会来到我们展位,或者咨询投稿、文章出版、会议合作等事宜,或者趁着参会过来展位合影留念、甚至有的老朋友只是觉着我们展位舒适亲切,过来坐会儿休息。这里似乎很神奇地多了一股引力。

图11. 读者、作者与审稿人都来了

A)来展位咨询书籍的读者  

B)医学评论的作者Ramon Rami Porta与AME编辑们合影。这位作者过来展位说很荣幸收到JTD的邀请写评论,但是太忙了,所以也很感谢编辑给他延期(小编回来还特意查了一下邮箱,原来是会议开始前的那个星期邀请的,好巧,在会议上见着了)。

C)左起编辑Jessie,Diego,Tunc Lacin, Grace。故事来自右二这位来自土耳其的Tunc Lacin,他说他曾经给JTD审稿几篇稿件。因为土耳其出了新政策,在SCI杂志发表一篇文章政府会给予作者一定的奖励,所以他还特意到展位那里对着的们的背景布让我们一一找出进入SCI的杂志,看来他回去是要牟足了劲儿投稿啊。

图12. 老朋友来叙叙旧,新朋友来认识认识

A) Alan和李辉教授

B )Alan等展位前闲聊

C) Alan,Luca,Diego三位是AME旗下JTD的编委(Alan是JOVS主编)、客编、作者,Luca是JTD统计学专栏的客编

D) Alan, Alper Toker(JOVS编委),另一位Bortosz Kubiso是他们介绍的新朋友吧 

E )Diego推荐一位新朋友(左一)写一篇preface

图13. 中山肿瘤医院的张兰军教授和罗孔嘉医生 A)私下里有编辑说这二位很有“师徒脸”,连笑的弧度都一样哦,看这悠然的神情,大会报告一定做得很好吧 B)左起Toni Lerut, 张兰军教授、罗孔嘉医生、Diego等合影

图14. 专家会面进行时

A) Grance 赠送JTD编委Andrea Imperatori编委证书后合影留念,这次Andrea Imperatori主动找到Grace,希望合作另外一个会议的特刊 

B) Grace与Henrik Hansen合影(专家拿着的是热门新书Art of Operative Techniques)

C) JTD多篇文章作者Eric Lim与AME编辑Grace和Jessie合影

D) JTD作者Alfonso Fiorelli与编辑Jessie合影

 


图15.
为AME封面画疯狂的Cecilia Pompili与Grace合影 

A)Cecilia Pompili看到本期会议增刊里面关于Surgery versus Stereotactic Body Radiation Therapy for Early-Stage Lung Cancer这本书的广告页,特意过来找书的,但是会议前我们这本书还没有印刷,只带了这本书的封面图画。收到画作的Cecilia也特别开心 。

B) JTD V8S1特刊Post-operative Care in Thoracic Surgery的封面。Cecilia过来找书的时候看到展位上摆着的这本特刊,特别兴奋,因为她是其中一篇文章的作者,而封面图片就是来自她那篇文章。她告诉我们她开心得到处跟人“炫耀”这个特刊封面选了她的图片。

图16. David Sugarbaker与Grace还有Grace的签名书合影。Grace第一次给专家签名,表示特别紧张,问了两次对方“Are you sure you want this?”签名照暂时不曝光了,因为据小编了解,在意大利一家缝纫店,店里的“裁缝”缝了一个很有艺术感的签名送给Grace,我们都建议她以后照着那个练,以后专门给专家签名,期待吧。

图17. 采访的笑点和小感动

A) ESTS Database 的Director Pierre-Emmanuel Falcoz采访后与编辑Anne合影。其实,Prof. Falcoz很高,合照的时候为了照顾编辑的身高他一只脚屈膝,另一只脚向前弓了一小步,他若有1米9,照片的编辑起码衬托到了1米8。那滑稽的样子把周围的编辑都逗笑了。

B) Dirk Van Raemdonck采访后与实习编辑Delia合影。 Prof. Van Raemdonck是我们采访的最后一位专家了,会议差不多结束,很多专家离开了,但是他还是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得知Delia是我们实习编辑,还给她鼓励,非常体贴。

其实从这些细节,都能体会到,这些专家虽然都是大牌,但是都没有什么架子,还总是会为别人着想,体贴别人。这是特别让编辑们感动的。

Prof. Van Raemdonck是ESTS- BROMPTON PRIZE  -- ESTS的最高奖项的首届获得者。在采访前的闲聊中,Prof. Van Raemdonck说他们这一代算是ESTS组织的第二代,第一代是协会的创立者们。所以,现在大会上的那些年轻医生就是第三代了。一代代医生为医术、学术、科学贡献心力,心中的那份爱、知识和真理也一直在传递吧。


图18.
PPT中JTD的倩影(可能作为编辑,在会场,眼睛总是忍不住会追随着自家的杂志啊、书籍啊)

A/B) Alan在Mater Cup大赛中讲解题目时候两次引用JTD杂志文章

C) Prof. Varela的Presidential Address的PPT中展示有JTD杂志封面

D) Xavier Benoit D’Journo在题为Vats for Clinical T3 Tumors的报告中引用JTD的文章

图19. 实力与颜值并重的BROMPTON SESSION讲者 A)方文涛教授 B) Alfonso Fiorelli C) Wolfram Karenovics  D) Brompton Moser E)Miriam Patella F) María Rodríguez

大会第一天上午的“Brompton Session”单元的报告是所有大会投稿中得分最高的6篇。选择这一组图片是因为觉得,就算没法给大家展示这些讲者的智慧成果,起码可以展示他们的颜值,对吧。

图20. AME编辑小分队四人合照

 

照片里的四个人,分别是不同时期来到AME的,有元老Grace,也有实习生Delia,怎么感觉是“四代同堂”。Delia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参加“AME追梦计划”获得一等奖而得到了这次随编辑队出国实习的机会。她自信开朗,充满热情和活力,自由率直。希望这次实习成为她追梦路上一次宝贵的经历、一个美好的回忆。

图21. AME展位照(忍不住还是在最后重复放了一张展位照,听完故事,是否多了一点亲切感)

 

字数超了好多,故事却还是说不完,留待下次。不管生活生出怎样的悲喜,但愿能记住每一分的感动,珍惜每一次遇见,感恩每一次的经历。这次的编辑团队在那不勒斯的故事就分享到这里吧。不知道,下一趟旅程,下一段故事里,会否遇到你。

 

ESTS 2016 相关阅读:

 

doi: 10.3978/kysj.2014.1.195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