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关于评估先心病外科新方法的两项研究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邓喜成
关键词:

编者按:美国巴尔的摩时间5月14-18日,第96届美国胸心外科协会(AATS)年会在巴尔的摩会议中心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专家学者共聚一堂。AATS 年会历来以学术交锋激烈、内容新颖前沿、形式丰富多样而著称,为胸心外科医师们带来的是最顶级的享受。我们特别邀请到了湖南省儿童医院心胸外科的邓喜成医师对大会新闻进行编译,为大家再现大会议精彩内容。

 

大动脉转位行动脉调转术(ASO)后立即拔管的价值与影响尚不明确。Joby Varghese医生报告的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在一组行ASO后的婴儿中,56%是在手术室立即拔管,病残率并未增加。Varghese医生表示这些数据证明了ASO后立即拔管(IE)的安全性。

他和他的同事们在奥马哈儿童医院和医疗中心试图确定动脉调转手术后立即拔管的相关因素。总共有32例大动脉转位患者接受手术,中位年龄为6天;其中18例(56%)立即拔管。

该组无死亡病例。体外循环时间大于173分钟,体外循环(T min)最低温度小于或等于30.4℃,主动脉阻断时间超过86min的患者更有可能带管回监护室。实足年龄、孕周、体重、冠状动脉解剖或不存在室间隔缺损与立即拔管无关。

与之后拔管患者相比,立即拔管患者再插管的发生率没有差异。直接拔管患者的重症监护室停留时间显著较短,术后ICU产生费用更低。IE和非IE组出院前的超声心动图检查均未见心肌功能障碍。

 “我们的数据证明了动脉调转术后立即拔管是安全的。影响立即拔管的术中因素超过术前因素“他说,“更长的体外循环时间和阻断时间和更低的温度与立即拔管可能性较小有关。立即拔管患者重症监护室停留时间较短,这可能转化为成本效益。”

John M. Costello医生报告了他和他的同事在芝加哥Ann & Robert H. Lurie儿童医院进行的一项研究,确定一种新的病情适应性照护模式是否能提高小儿心脏手术结果。Costello医生描述了一种新模式,该模式要求接受小儿心脏手术的患者收住心脏病房,在整个住院期间由相同的临床团队照护。他和他的同事们推测,相比那些使患者根据年龄、病情轻重和手术状态在不同病房和照护团队间转换的传统模式,新的模式可改善小儿心脏手术患者的结果。

研究纳入2007年7月至2015年6月之间接受过符合胸外科医师学会–欧洲心胸外科协会死亡类别的索引性小儿心脏手术的连续患者。

共有993例患者围手术期照护为常规模式,556例为过渡模式,971例为新模式。手术死亡率由2.3%下降到1.2%,但生存率无显著提高。手术部位感染从每100例1.8 和1.9显著下降到0.6例,病情适应性模式组未能抢救成功比率显著较低(分别为8.6%和4.2%)。相对于传统模型,新模式术后住院时间也显著缩短。组间主要并发症、机械通气或再住院率无显著差异。

“当与传统模型结果比较时,新的病情适应性照护模式在我们的小儿心脏外科项目中的应用可带来显著收益,包括手术部位感染减少,抢救失败率显著降低以及术后住院时间缩短。“Costello医生总结说。

声明:文章由编译作者译自 AATS daily news,可能存在表达误差

 

译者|邓喜成,男,心胸外科博士。2008-2009年作为访问学者在北京阜外医院从事临床与实验研究工作。2012-2013年以Clinical Fellow身份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Geelong医院与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接受临床培训一年,参与手术数百台,包括成人心脏病微创瓣膜置换、成形,无缝合瓣膜置换,高龄再次多次冠脉搭桥术;先天性心脏病,尤复杂先心病包括动脉调转术、Ross术、左心发育不良综合征Norwood一期手术及多种复杂畸形同期手术等术式。目前在湖南省儿童医院从事先心病临床工作,发表专业论文十余篇,包括英文SCI数篇,并担任《Translational Pediatrics》section editor, 《中国胸心血管外科杂志》青年编委,《临床小儿外科杂志》英文编辑。

 

相关阅读:

doi:10.3978/kysj.2014.1.190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