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ATS 2016|寻求先天性心脏病外科的技术完美性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邓喜成
关键词:

编者按:美国巴尔的摩时间5月14-18日,第96届美国胸心外科协会(AATS)年会在巴尔的摩会议中心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专家学者共聚一堂。AATS 年会历来以学术交锋激烈、内容新颖前沿、形式丰富多样而著称,为胸心外科医师们带来的是最顶级的享受。我们特别邀请到了湖南省儿童医院心胸外科的邓喜成医师对大会新闻进行编译,为大家再现大会议精彩内容。

周六的先天性心脏病技能课程集中在提升这些复杂而独特的手术的技术完美性。这部分是通过专注于准备、进行和评估手术的最新成像技术的价值来实现。设置和主持该课程的学者为主席休斯敦得克萨斯儿童医院E.麦肯齐医学博士和联合主席新德里Fortis Escorts心脏研究所克里希纳S.艾耶医学博士。作为体现影像技术重要性的一个例子,波士顿儿童医院杰拉尔德·罗斯马克思博士专注于使用超声心动图评价二尖瓣。马克思博士讨论了通过允许外科医生(哪怕是在手术室里)实时或接近实时对所有节段分别观察对术前规划和术中术后评估产生了革命性影响,并通过解剖和彩色血流的组合成像,可以立即评估结果。他说目前这种技术对正在发展的指南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这些指南寻求建立可呈现并与外科医生讨论三维超声图像的统一标准,以生成最精确、快速、可解读的图像。再加上三维超声心动图惊人的细节和可能的查看选项,“最重要的是,小儿心内科医生正寻求向外科医生分享更好的成像、显示、定向和更好的命名系统来改善我们的沟通。”着眼于低龄儿童二尖瓣修复技巧的波士顿儿童医院佩德罗J.德尔尼多医学博士,解决了一批重大的关键问题。在德尔尼多博士看来,小儿先天性二尖瓣问题与成人有很大不同。“在成人中大多数时候,就是瓣环和瓣叶,也许有一些腱索问题,很简单明了,但在先天性畸形中,它总是很复杂的。”他详细说明需要担心的三个水平:环上、瓣环和瓣下病变。在任何水平过量组织生长的巨大问题特别引人关注,并且可能在瓣下牵扯瓣膜,引起瓣膜过分僵硬和其它一些问题。对此必须针对每一成份进行处理,并去除过多组织/腱索。其它发言则专注于二尖瓣和其它一些问题,如脑灌注使用及其重要性,室间隔缺损和弓部问题的处理,三尖瓣下移畸形的处理和左室发育不良综合征(HLHS)治疗的技术改进。

 

声明:文章由编译作者译自 AATS daily news,可能存在表达误差

 

译者|邓喜成,男,心胸外科博士。2008-2009年作为访问学者在北京阜外医院从事临床与实验研究工作。2012-2013年以Clinical Fellow身份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Geelong医院与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接受临床培训一年,参与手术数百台,包括成人心脏病微创瓣膜置换、成形,无缝合瓣膜置换,高龄再次多次冠脉搭桥术;先天性心脏病,尤复杂先心病包括动脉调转术、Ross术、左心发育不良综合征Norwood一期手术及多种复杂畸形同期手术等术式。目前在湖南省儿童医院从事先心病临床工作,发表专业论文十余篇,包括英文SCI数篇,并担任《Translational Pediatrics》section editor, 《中国胸心血管外科杂志》青年编委,《临床小儿外科杂志》英文编辑。

 

相关阅读:

doi:10.3978/kysj.2014.1.1901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